海船晨早时寒烟一片,雾冷露清,树叶滴淌着点点朝露。四下鸟声争唱,虫声叫绝。云明在翻身下了一株大树,调息了体中元力后,便举起一把长剑挥舞开来,身上元力运起,刺挑劈斩,倒是舞得树叶风动。

  练了一个多时辰后,便到周围打了几只禽兽,又把兽魄练至双眼中。云明长剑上吊着几只飞鸟,双眼闪着淡黄光,心中道:“这催魂术单独拘出凶魄,一天可使用三十余次,若是拘出强大的凶魄,又是另说。那天在岩洞下为了拘出那匹巨兽,却差点把自已弄死。好在这巨兽修为也有第三阶攀翔一、二重了,也算是值了。”

  便到周围走了几圈,又用催魂术拘了几头禽兽后便回到海滩上。只见吕玉雪走过来,得意扬扬的把几个贝壳扔到地上,道:“喂!色狼,把贝壳给我烤了!”

  云明翻了个白眼,自顾自的抓起几个飞鸟到海水边除去毛皮。吕玉雪见云明不理会自已,哼哼两声,走上前去,道:“色狼!你快给我去烤了贝壳。”

  云明道:“小鞋子!你欠揍了吗?”吕玉雪哼了一声,道:“你敢打我吗?你打啊!打啊!”说着,挺了挺身子,走上前去。云明一时无语,道:“小鞋子!去一边玩去,否则我……”

  吕玉雪道:“否则怎么样?你说啊?”云明想想还真没有什么威胁得了她,便低着头去着鸟毛。吕玉雪见云明不理她,哼了一声,道:“老娘不理你了!”便独自走回岸上。

  云明懒得理会吕玉雪,继续拔着鸟毛。突的手上一停,脸上微变,缓缓抬起头看向海上。只见海上一望无际,波澜壮阔。海雾时生,不见峰岳。而这时,从一边海雾中一只巨船缓缓游出,“呼呼”声远远传来。

  云明站起身来,看向海上巨船,脸上变色,心中道:“这是什么船?会不会是青华派的?”吕玉雪也是脸色一呆,看向远处海船,突的跳起来,喜道:“有船了!有船了!我们可以走了!”说着,冲到海岸上挥舞着双手。

  云明急忙抓住她的手,道:“傻女人!现在还不明是谁,你别乱叫!”吕玉雪道:“为什么啊?没事啊,把他们叫过来载我们回去吧!”

  云明拉住吕玉雪,道:“傻瓜!如果是海盗呢!”吕玉雪脸上迟疑一下,便被云明硬扯回海滩上,又往林间跑去,隐在一处草丛上。

  吕玉雪道:“可是……可是如果是一些商队呢?我们不是可以跟上去吗?再说以你的修为还怕什么?”云明道:“等会看清楚再说,现在别出去,免得遇上别的变故。”吕玉雪想想也是,便不再多说了,看向海上那辆巨船。

  那辆巨船缓缓行至,船上“呜呜”声音震响不绝。巨船往山岛上靠近,“嘭”的一声,停留在海滩上。云明与吕玉雪隐在草丛中看去。

  只见从船上抛下几条粗绳子,几个人从船上爬下,却是六个穿黑衣的男子。六个男子下了船后,又有六个女子从船上落下,六个女子一样的打扮,一身粉红长裙,长发系在后背,脸上甚是俏丽。云明心中甚奇:这些人是什么人?来这干什么?

  六个女子落下后,环顾四周,对着上面船头道:“小姐!到了,这里应该就是那些海外游岛了。”从上面伸出一个小脑袋,脑袋上扎着两条大辫子,一张瓜子脸看了下来,道:“这里就是吗?阿景,你抱我下去。”

  从船头上一个女子便抱住女孩身子,在船头上一跃,便轻飘飘的落了下来,站在沙滩上。云明看了过去,只见中间一个小女孩约莫十七、八岁,穿着一身水蓝裙,身子甚是纤小,灵眸皓齿,倒十分漂亮。却无半分的修为。而抱着女孩的人是一个身穿青裙的女子,长发纤眉,珠眼樱唇,也是十分漂亮。约莫在三十岁上下。云明眉头一皱,却无法看出这女子的修为。

  青裙女子对着小女孩柔声道:“阿桢,你师傅可说了,你得听我话,不许再乱跑了!我就给你去找些好玩的。若是能给你找到那株药材,去了你身上的病根,那就不愧你师傅了!”

  小女孩嘻嘻一笑,道:“阿景,你放心了!上次我只是想救那只小蛇,才会遇上那帮坏人的。”青裙女子微微一笑,纤手摸了摸女孩的头发,道:“上次那帮海盗自已找死,敢惹上你。这次你就跟在我身边就好,有什么敢伤你的,我一并除去了就是!”

  女孩纤眉一蹙,道:“阿景……没有人对我怎么样的,你别老是这样。”青裙女子微笑道:“好,我听你话就是。”看向下来的那八男八女,道:“你们分路入岛,去给我找那三味药!”

  那八男八女道了声是,便向林间奔进。女孩拉了拉青裙女子的手,道:“阿景,我师傅呢?她怎么不跟我来?”青裙女子道:“你师傅有大事要做呢!自然不能跟你来了。”

  女孩道:“大事?什么大事呢?”青裙女子微微一笑,道:“还不是除魔会那帮人的事。没事,阿桢,过几天我就带你去找你师傅。”

  女孩点点头,笑得甜美,道:“好阿景!你一定要带我去。”青裙女子点点头,道:“好。”牵着女孩走上岸前。环顾四周,眼光突的在云明、吕玉雪两人隐藏的地方一停。

  青裙女子脸上微变,双眼发寒,道:“是什么人?给我出来!”云明心下一沉,脑海中转过几个念头,一咬牙,便拉着吕玉雪走了出去。

  吕玉雪“哎”了一声,被拉了出去。青裙女子一手拉着女孩,一手寒掌伸出,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藏在哪里?”那云明看向那两个女子,急忙道:“我们是乘船过海时被风浪打翻了船的人,所以在这岛上暂住。刚才遇上你们的大船,恐是海盗,所以才藏了起来。”

  青裙女子的脸色有所缓和,看向云明吕玉雪两人,只见男子一身平凡,竟无半点修为。而女子也才伏渊一重天的修为。便放下心来,道:“原来如此。”

  云明道:“在下云明,这是在下的义妹吕玉雪。”说着,拍了拍吕玉雪的脑袋。吕玉雪一恼,本想反驳,却被云明一瞪,只好道:“嗯……我和我……我哥哥在船上被风浪打下,好不容易才来到这岛上。”

  那青裙女子点了点头。云明道:“敢问两位大名?不知去往何处?能否载上我们一程?”青裙女子刚想拒绝,便听到女孩道:“我叫李桢,阿景叫上官景彤。你们被打落这多久了?”

  云明见小女孩脸色憨厚纯朴,便道:“我们从几个月前便落到这了,想走又走不得,只能到林间打些飞鸟来吃。姑娘的船如此巨大,可否载我们一程,等靠岸人烟出,我与舍妹便离开。”

  李桢道:“当然可以了呢!我们的船好大的,你们一起上来吧!”云明急忙禀手道:“多谢姑娘了!”李桢微微一笑,道:“没关系的。”上官景彤见李桢应了下来,也只得说好。

  ●酷匠网首发j

  那八男八女去了不久,便走了回来,半跪在地上,道:“上官宫主,还是找不到。”上官景彤微叹一口气,道:“这药材果然难寻。”

  云明道:“不知姑娘在寻什么药材?也许在下知道。”上官景彤沉吟一会,道:“我在找三种药材,一种火山日炎兰;一种秋水冰霜叶;一种夕晓花。”

  云明一愕,道:“这……”上官景彤见云明神色便已知道结果,摇了摇头抱起了李桢,道:“这三种药材难寻得很,我们上船吧。去下一个海岛看看。”便跃上船头。

  云明与吕玉雪也跟了上去,只见船上甲板宽大,巨帆遮天。许多水手游走起帆。上官景彤牵着李桢的手走进床上一间房间,又吩咐道:“给他们两间房间吧!”

  便有两个女子引着云明、吕玉雪下去,到两间房间。云明自是万分感谢了,便到房间里去。只见温床暖室,茶香朱帘,竟似华室。

  云明心道:“这两个女子来路不凡啊!一只船上竟弄得这么多的东西。”吕玉雪走进一间房子,喜道:“这么漂亮,这次就不用在岛上受蚊子咬了!”

  云明微微一笑,心中道:“正好借他们来避开青华派那些人。”又走出房门,去给上官景彤道了个谢。上官景彤脸色平淡,淡淡应了声好,便不再多说。倒是那李桢纯朴天真,毫无城府。与云明说了一会话,便被云明骗去了不少话。

  原来这李桢身上患有顽疾,十分难治。而上官景彤便带了她到海外诸岛寻找灵药,只是那三味药材太过难寻,始终无果。

  云明随着大船在海上行了数日,又跟着到几个岛上,倒是玩得畅快。大船再行得几日,便到一个岸陆靠上。云明、吕玉雪跟着上官景彤上了岸,向四周看去,只见此处是一个海口,周围有些城镇,虽是人烟稀少,但也有着淡水。

  上官景彤让人下去准备淡水,又对着云明、吕玉雪两人道:“这里地处南边,再下去便是南蛮。你们就在这上去吧。”云明一怔,知道上官景彤在赶走自已与吕玉雪两人,虽仍想借着上官景彤避敌,却难以寻到借口。

  李桢下了小船后,道:“阿景,怎么不让他们跟着呢?”上官景彤道:“我们接下来要去找你师傅,不宜带些陌生人。”又看向云明吕玉雪两人,道:“我可以给你们一些钱财,你们在这卖几匹马去吧!”

  云明道:“多谢姑娘好意了,不过还是不用了。”上官景彤点了点头,也没去理踩云明,便转过身去。

  云明微微一笑,与上官景彤、李桢两人告了个别,便要向岸上走去。上官景彤拉了拉李桢的手,道:“阿桢,我们走吧!去找你师傅。”李桢点点头,道:“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