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大惊,心道:“若是引来青华派就不妙了!”急忙纵马上前,手上顺势在那男子后背剑柄上一拔,拔出长剑,便继续冲去。

  冲出二十余里后,才开始放慢速度,咬了咬牙,看向周围,便向一片山峰中冲去,再冲了十余里,便上了山路,道路崎岖不平,更加难行。

  云明驱着马再行了十余里,只听骏马“呜”的一声,口吐白沫,却再也行不动了。云明咬了咬牙,往地上唾了一口,跃下马来,向周围看去,准备找一个有水的地方来解渴。

  只见山间林木较高,寒鸟声啼,林间传响。云明拉着马行去,走到一个小池时,才上前捧水去喝。又牵过马去喝水。

  举起长剑一看,只见长剑剑刃上已经有了不少迸裂缺口,更磨得钝了。心中却叹道:“楚江月果然厉害,这一把连低等兵刃都算不上的长剑,却杀了那么多高手。”

  休息了一会,又站了起来,心道:“青华派那些老家伙每一人都比我厉害,若是被其中一人追上,我可就有死无生了!得赶快逃去。”便把长剑收入一枚戒指中,又从中取出了一把中等长剑,翻身上马继续行去。

  走不到十几里时,只听后面一队马队疾奔而来,马蹄声促急。云明回头一看,只被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后面五十多丈后上百骑人马齐奔而来,而最前那人岂不是那十多个老者中的一个吗?

  云明手上长剑一划,便在马屁股后刺上一剑,骏马痛呜一声,疾奔上前。云明叫道:“驾!驾!快给我走!走!”疾驰着骏马奔去。

  后面那老者眼见前面一人疾奔而去,岂会认不出是云明,只是却畏惧白天时楚江月的剑术,竟不敢追上,只道:“快!放信号箭!通知长老!其他人,给我围住这个山峰!”便有一个青华派弟子拉开信号箭,一片火花直炸到天上去。

  老者这才放下心来,道:“我们跟上去,不要与他离得太近!”却不知此时楚江月已然沉睡,云明早失去了白天时的厉害,修为也仅有伏渊八重天,哪是老者第四阶的对手?若是老者当先出手,云明也决计逃之不出。

  云明驱马直奔而去,只冲了十余丈,座下骏马却是哀呜一声,彻底倒了下去,无力再动了。云明翻身下马,喘了几口气,心中不断道:“如今怎么办?怎么办?”

  看了看四周,却没见那老者追来,一咬牙,便纵身而起,疾步向林间疾行而去。虽说失去了座下马,但此时身在密林间,速度也不见减慢。

  云明疾走一会,只累得气喘吁吁,身上汗水一片,攀到一个高处,望眼过去,只见一片林后便是一道茫茫江水,江水上浮灌游鸭。云明道:“先逃出这里再说!”便向前冲去,只冲到近前,又突的停住,身体向下一趴,躲到一片高土坡上去,往下一看,只见山下一队队穿着劲装的人马来回游走着,而其间五匹马上竟驮着五个老者,赫然是白天那些人。

  云明脸上一白,又回头走去,走不到十步,只见前面一队人马缓缓走来,马前一个老者看了过来。云明只吓得魂飞九天,心中叫道:“苦也!苦也!前有狼后有虎!”

  q更6新s最3快上酷匠‘(网$=

  急忙向一边林间蹿去,只奔行了百余步,却不见老者追来,心中诧异的同时又有些庆幸。

  第四十五章糊弄云明穿过一片密林疾奔而去,只走得实在跑不动了才停了下来,一把坐在了地下,气喘吁吁的呼着气。心中思付道:“他们不久一定会追来的,我得怎么办才好?”

  向周围看去,只见林间树林横高,直入云天,杂草深深,不见地面。云明咬了咬牙,向前面继续行去,也不知跑了多久,只来到一个山头,往下面一看,只见山下林间一队队骑马奔行游走,风尘起扬,而中间虽然没有那些老者,但也有几个中年男子修为实在看不清的。

  云明咬咬牙,道:“他们只怕把这山也围住了!”又急忙往回行去,只行不到两百步,便累得再无气力,一把坐在地上。

  云明往天空中望去,见天空上苍朗一片,无云无鸟。叹道:“如今只怕也只有飞鸟能逃得过了!”本想便躺在原地上等死算了。

  突的又站了起来,狠咬着牙道:“想我死,我也要拉上几个垫底的!”拔出长剑支撑着自已走去,遇上高草高林时便挥出长剑斩去。走了半个多时辰后,见前面是一片横隔起的草丛,云明抬起长剑削斩了两下,便蹿了进去。

  一出了草丛,看见一处,脸上煞白一片,心中道:“这次我命休矣!”只见草丛后不远处几队马骑巡走着,而其中三骑上的人,却有两个那天所见老者,另一个男子也是无法看得出修为。

  那队马骑见云明从草丛中冲出,初时一愕,又是大惊。一个老者对着中间青衣男子道:“长老!就是他!”青衣男子微微一笑,看向云明,道:“作就是云明?”

  云明眼见那青衣男子脸色平淡,约莫三十岁年纪,却无法看出修为。脸上一沉,道:“我便是!”青衣男子点点头,微笑道:“我倒要看看,能够杀了我宗大护法的人是什么修为!”手上一弹,一把长剑如流光般射在手上。

  云明一言不吭,手上长剑握紧,对着青衣男子,道:“你可以试试!”青衣男子从马上一翻而下,手上长剑呜呜震响,微笑道:“好!出剑吧!”对着云明。

  云明脸上阴沉,心中只绝望一片,手上长剑翻开,又看了看其他几人,却仍故作平淡的道:“他们无须一起上吗?”青衣男子淡淡一笑,道:“我蒋龙行一人便够了!”

  那老者一惊,道:“长老……他的剑法不凡……这……”蒋龙行道:“无防!我正是要见识一下他的剑法如何!”说罢,看向了云明。

  云明淡淡一笑,手上长剑举起,道:“这一剑,我创下时不满九岁,三十三年来,从未见过有人能接得下的!”蒋龙行心下微惊,九岁时创出的剑法?按定岳城中见过的人说这种剑法分明已入臻境,绝妙之剑。这入竟在九岁时就创下了?

  云明淡淡的道:“这一剑,自创出以来,仅使用过八次,第一次,便是老夫九岁那年,刚创出来,兴得意满,以云仙剑顾欢欢一战,一剑毙敌;第二次,是老夫在十六岁那年,与江城段倚一战,一剑毙敌;第三次,是在同一年里,一剑击毙灯淌剑白城主;第四次,在二十三岁时,误杀了顾北离,次年又以同招剑法杀去段倚天,段无道!第七次在二十七岁时击杀了云中仙子;没想到时隔十五年,前曰在定岳城中竟误杀了一个无名小卒,也是老夫只把这一剑当作当时的威力了。”

  蒋龙行心头震动:虽说不知道前面他说的人是谁,但他说前曰在定岳城中误杀的无名小卒岂不是大护法蒋明吗?转而又想:若真如他所说,那他的修为岂不是通天彻地了吗?怎么会逃到这来?

  蒋龙行想定之后,冷笑一声,道:“这么说,阁下已修成了无上之剑,修为通天彻地了?”云明脸色平淡,只微笑一声,道:“你出手吧!我要看看,你挡下我多少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