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惊道:“你还能支持多久?”楚江月微微喘气,道:“还能坚持一会,前面还有守军,我替你再走一段吧!”便纵身而过,瞬间踏过十余丈。此时夜暮已落,仅剩下西山头半片残阳仍被吊住,余天地半分光明。

  云明在楚江月控制下疾走如飞,转眼前便看到前面一座城坻,只见城上守军甚多,一个金戈银盔将军在上面站着。城门上写着临江城,而此时城门紧闭。

  云明纵身而上,来到城下时,只听上方一个骑射官喝道:“来此何人?不知现在临江城城门已锁吗?”五十余个城卫军拉满弓箭,对准了云明。

  云明一言不吭,身子一跃,在城门上一踏,便直攀而上。那骑射官喝道:“放箭!”众城卫军弓箭一放,“嗖嗖嗖”利箭直射向云明。

  云明在城墙上一踏,右手长剑划过一个圆圈,“当当的”直弹开箭矢。骑射官一惊,喝道:“继续放!别让他上来!”话音刚落,只见云明左腿在城墙上一踏,身子疾纵而上,便落到城墙上,手上划出几剑,便卷开几道射来的箭矢,刷刷两下,直刺死两个城卫军。

  那骑射官见状大惊,这城墙高可十余丈,全由刚石所筑,坚不可催。竟没想到这人转眼便已跃上城墙。惊诧过后,手上一把狼牙棒直击向云明。

  云明长剑一削,便卷下狼牙棒,身子一斜,长剑疾刺而去,“嗤”的一声,便刺入骑射官胸膛之间。长剑撤出,又刺死几个护卫。城上那金戈银盔的将军见状大惊,喝道:“你是谁?敢闯临江城?”手上握着一把长剑便劈上前。

  云明长剑一格,贴着那将军的长剑,向一边一甩,那将军只觉手上一震,长剑竟脱手而出。眼见云明一剑刺来,急忙往地上一滚,右手在地上一抄,一把钢枪便直捅向云明。

  云明身子一纵,直接躲过钢枪,手上刺出一剑。“嗤”的一声,一道血箭喷出。云明撤开长剑,身子向城后纵去。城上卫军急忙接满弓箭,“嗖嗖嗖”暴射而出,一时间满天箭雨直落而下。

  云明长剑一绞,直化作一个光圈,“当当当”接下箭矢,身子一跃,便跳下城下,向前疾纵而去,转眼间便消失在城下。城上城卫眼见云明冲上临江城上,又杀了骑射官和城上将军,冲下城下,逃得无影无踪,不由得都是大惊噪闹起来。

  不久,从城另一边上一队马骑直冲而到,黄沙滚滚扬起。其上一个中年男子喝道:“打开城门!打开城门!我是青华派右侍奉洪元之!追杀外敌所至!”城上一个兵列长迟疑片刻后,见洪元之催促甚急,又扔出一块令牌,只得打开城门,放了过去。不久,又有几队人马奔驰而来,最前一匹马上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喝道:“打开城门!我乃青华派左护法卓岳!奉命追杀一人!”

  城上兵卫惊疑过后,只得打开城门,让了过去。不久又有一队兵马径冲而来,冲得风尘起扬,迷雾沙烟。其上有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人手上一块令牌射到城上,喝道:“开城门!我乃青华派长老蒋龙行!奉青华派副宗主之命,出城追杀一人!”

  城墙上军兵大惊,急忙打开城门,而蒋龙行带队而上,便冲出城门,仅留下一片残烟。城墙上士兵面面相觑,心中都在想:这青华派怎么全都出动了?

  云明疾走而过,过了一片小树林后便来到一个山角下,正要继续走去。这时,从山角下冲出队人马,约五十余骑,最前一骑上骑着一个劲装男子,手上握着一把长剑。看见云明走来,喝道:“我乃青华派外门长老金虎,你是何人?”

  云明理也没理,径冲而上。金虎大惊,道:“他肯定是那人!设剑阵!”五十多骑人马促骑而上,手上一把长剑便刺向云明。

  云明身体一横,长剑刷刷刺过,刺死了几个青华派弟子,身子一纵,便向金虎冲去。金虎道:“来得好!”手上一把长剑便直刺而出。云明长剑一格,只一迭,便把金虎手上长剑迭开。顺势而刺,“嗤”的一声,便把剑尖送入金虎胸膛间。

  撤出长剑后又连杀数十人,只把那些弟子杀得心中恐寒,步步后退。云明脸色发白,身上汗水一片,更夹杂着些鲜血。身子一纵,便跳上一匹骏马,骑着骏马飞踏而去,只留下青华派弟子在原地呆滞。

  云明夹住骏马直冲而去,只入了一片森林后,便听得楚江月的声音道:“云明……我要沉睡了……”云明听得楚江月声音无比虚弱,竟若有若无。惊道:“你……你要沉睡了?”

  楚江月微喘了几口气,道:“我仅是半缕残魂……也帮不了你太多了……”云明道:“你要沉睡多久?”楚江月道:“也许是你下一次突破……又或许……要等你突破第八阶……我不能确定……”顿了顿,道:“再见了,云明……希望我们有一次……再见的机会……”

  楚江月话音渐渐低下,最后消于无中。云明只感身体一虚,便能再控制了,惊道:“楚江月!楚江月!你真的睡了吗?”良久,却没有任人回答。

  云明抬头看向周围,只见曰暮已落,夜色已临。天空中黑幕一片,盖住大地。林间黑暗幽幽,仅有风声吹树声,却无半人语。

  云明咬了咬牙,扭动了一下身子,方才发现身上肌肉涨痛无比,而后背更有几道伤口,火辣辣一片刺痛。勉强把长剑吊在马上,驱着马向前疾去。心中明白,此次仍生死危关的时候,自已杀了青华派众多人,青华派定穷追不舍。而如今楚江月沉睡过去,剩下的只能靠自已行走了。

  云明驱着马穿过林间,疾奔而去,行到天明破晓时,感到身体疲惫不堪,只恨不得好好睡上一觉。云明咬破嘴唇,迫使自已清醒点,便继续行去。

  到一个寒潭时,便纵身下马,在寒潭中捧起水,喝了几口,又洗了一把脸,方觉得好受不少。牵着马饮了一会水后,便继续骑上马向前行去。

  行到一个山口时,突见前面十余骑人马疾奔而来,前面一人喝道:“奉青华派之命,追杀云明!你是谁?给我停下!”

  :最5?新b章节s√上;A酷1)匠ry网

  云明一惊,看了过去,只见前面十余骑人马身披劲装,手上持着长剑,修为却大多只在塑胎之中,为首一人也仅是伏渊一重。为首一人从怀中拿出一杯碗口大的玉珠,往玉珠中看去。突的叫道:“是他!给我通报青华派!”

  云明心下大惊,急忙纵马上前,手上长剑直刺而过,为首那男子长剑一接,“当”的一声碰撞开来。云明身子一斜,手上长剑直刺上十余剑,只逼得男子回剑直挡。

  其余十余人急忙纵马上前,手上长剑直刺而去。云明在马上一转,长剑刷刷刷刺过,刺死了几人。为首那男子大惊,道:“我们先退!发信号弹通知青华派!”便驱马向后逃去。

  云明一咬牙,驱马直赶,手上长剑直斩下几人,眼见那男子就要逃出,手上握着长剑一扔而去,“嗤”的一下,划开一道寒光,直没入那男子体中。那男子闷哼一声,身子向马下摔下,手上一枚信号弹却已拉开来,“嗤”的一声直冲到山角上,“砰”的一声,炸出一片火花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