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江月见云明不语,微微一叹,道:“你已经继承了我的无极之体,即使我想脱离你,也是不能了。”云明咬了咬牙,道:“什么无极之体?我什么时候继承了你的无极之体了?”

  h酷匠。a网!首发“k

  楚江月道:“修道之中,三种天赋之体,一者灵汇血脉,凡天地日月间,任何元力都能运用,九霆神帝便是这个血脉;二者破道之躯,修道之中,任何元力都运用不了,单以一种逆道之术!归海魔皇便是这个灵体;三者便是我的无极之体,天地间,唯我无极。也是如此,你才能在经络全碎之下,重新修练,并能一人控制数种元力。”

  云明脸上阴沉不定,咬了咬牙,道:“反正我就算想逃也逃不了是吧?我必须破开凡尘界界限,到达神界,还要与那位神帝为敌,在凡尘界中还可能被那魔皇追杀?”

  楚江月缓缓点头,道:“是。”云明心中直想骂人,只是想到若不是继承了楚江月的极体,自已早在顾家中沦为废人,那样便是生不如死了,又压下心中怒火,道:“我继承你的极体,然后就得替你办这么多事,你难道就只教我一招剑术吗?现在我杀了蒋霸,你杀了那老头,待会青华派来了,你要我怎么死?”

  楚江月沉默半响,道:“我可以把我的残魂燃尽,试试去掉你的极体。”云明先是一喜,又半哭丧般的道:“老大啊!你别开玩笑行吗?你要是这么做了,要我怎么去对付那些青华派的人啊!”顿了顿,道:“要不,你继续控制我的身体,用那招剑法把那些青华派人杀光了,然后再燃尽残魂,去掉极体?”

  楚江月微微一笑,笑声中若有意味,又叹道:“我本来也想,可惜我仅剩下一缕残魂,那招剑法也只能使用一次,使用过后,便要再度沉睡了。”云明“啊”的一声,惊道:“沉睡?沉睡到什么时候?”

  楚江月沉吟半响,道:“我也不知道,我的苏醒并不多,每一次苏醒,残魂都会失去一部分,只怕,下一次苏醒后,便要彻底魂消魄散了。剩下的所有记忆,也将与你融在一起。”

  云明咬咬牙,道:“这……你若睡去了,你让我怎么对付那帮青华派的人?”楚江月道:“所以你须学会我教你的那招断剑术,只要学成了,便无须再怕了,我也会教你第二招。”

  云明道:“这……”楚江月道:“你学过催魂术了吗?”云明道:“学过了,也是你的?”楚江月“嗯”了一声,道:“催魂术,催尽天下魂魄,却仍有缺点。等你把催魂术练至极限,便会化为风情剑。风情剑,天上天下所有之物,无可不断。你只有学会风情剑与冥山七剑术,便能突破凡尘界的界限了。”

  云明道:“冥山七剑术……这是什么?”楚江月道:“便是冥山七种剑术,断、残、情、屠、离、弃、始。只要你学会前三剑便可以了。”云明沉默一阵,道:“很难学吧?”

  楚江月微微一笑,道:“不难学。”云明道:“你学了多久才学会的?”楚江月沉吟半响,道:“我用了七天的时间学会断剑术,一个月学会了残剑术,一年的时间领悟了情剑术。其后……便再也学不会了。”

  云明本来听得欢喜,还以为并不难学,待听到最后一句话,疑道:“为什么学不会?”楚江月道:“一是无法可学,二是在我学会情剑术后,便与齐归海一同殒落了。”

  云明沉吟道:“那么……”这时,楚江月道:“来了。”只见周围几个破空声响起,十多个布衣老者从虚空中跳出,看向地上两具尸体时,惊道:“大护法!少爷!”急忙直奔而去,一把抱起地上的蒋霸,眼见他脖颈垂下,已然死去,一摸他的脑门,只觉魂魄也已消散,再无复活之理。而大护法蒋明也已身首两分,倒地死去,魂魄尽散。

  云明看向十多个老者,心下一沉,却无法看出任何一个老者的半分修为。其中一个老者抬起头,一双恶毒之至的眼盯向云明,道:“是你杀了我宗宗子?”其他几个老者也同时看了过来,眼中寒光一片。

  云明见十多个老者看过来,反而哈哈笑道:“是我!”十多个老者缓缓成包围状将云明围住,身上黑烟极浓。其中一个老者脸上阴沉如雷,道:“你是谁?”

  云明心中虽有担惊,却不肯低头半分,手上长剑握紧,道:“云明!”心中道:“楚江月,你若是不助我突出这重围,也别想我去什么神界了!一起死在这吧!”

  楚江月道:“好。”声音刚过,云明便觉身体一颤,便不受控制了。身上气息也变化了一下,再不是云明的气息。

  第四十三章杀出定岳城十几个伛偻老者把云明围住,十几双眼睛尽是恶毒与杀气。其中一个老者道:“你敢在我青华派下杀人,到底是谁指使你的?”云明淡淡一笑,道:“你们要上就上吧!”

  一水楼上的十余人镇定下来后,其中一人道:“那是青华派的十四法王。没想到他们竟出动了。”黑衣男子脸色严肃,道:“蒋霸、蒋明被人所杀,他们这然要出动了。只希望……”

  一个和尚望着天空,道:“只希望他们能成功把那孩子擒下,不然,不这个时期,若青华派暴发……”黑衣男子轻轻一叹,道:“玉南子大师,你看那人到底是什么修为?”玉南子摇摇头,道:“刘施主也看不出,岔僧又怎么能看得出?”

  一个黄衣男子看着下方,道:“那十四个老头修为都是第四阶吧!合手起来,比蒋明还恐怖。”黑衣男子点头道:“那个孩子是什么人?给我去调查清楚!”黄衣男子道:“是!”便向后退下了。

  十四个老者围住云明,只见他脸色平淡,竟丝毫未有惧色,都不禁感到有异。其中一个怒喝道:“云明!受死吧!”身子一纵,右手一掌横劈而去。与此同时,另外那十三个老者也都齐身而动,同时击去。

  云明见十四个老者同时攻来,十四只掌各拍向一处,处处置敌死把中。身子向左一移,右手一弹,长剑刺出,“当”的一声,与一个老者一接。

  老者左掌抓去,竟要抓住云明手上长剑,右掌也横推而去,黑雾直散而出。云明右手轻轻一抖,向前一刺,“嗤”的一声,一道寒光直闪而过,一片鲜血也喷洒而出,那老者“啊”的一声痛叫,一只左臂竟已掉落在地上。

  云明一剑划过,身子向右一退,长剑直罩上一个老者,那老者见云明长剑罩来,不敢大意,双掌直拍而去,掌力刚横若海。而另外十余个老者其纵而上,二十多对铁掌翻天倒海般的打出,直击得空气也一声声炸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