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水楼下定岳城大道四通,游人甚多。云明跟着水铃儿一路行去,但见四处异客行动,来回往去。水铃儿道:“这些便是闻名而来的江湖侠客了,当中有不少名动一方的豪杰。”

  云明点了点头。水铃儿引着云明踏着青泥小道而走,转过几个朱阁,也到了几条回栏,道:“这是往来栏,也是一处可望风景。”

  云明微微一笑,看向四处,道:“定岳城有多大?怎么有这么多风景可观?”水铃儿道:“定岳城之大难以分说,只知道定岳城原是皇城,后来世代兴替,便成了云道宗麾下之地。”

  t酷b匠q@网唯一p正版W,|^其‘他H都W是,盗1版6~

  云明“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难道这般华丽。”两人便继续行去。这时,从一处红栏转出一个身穿蓝袍的年轻男子,其后随从甚多,向着一个清湖走去。游人过客看到那男子,无不转身让过。

  云明奇道:“那是谁?怎么那些人都让路了?”水铃儿看了过去,轻“哦”一声,道:“那人叫端木瑾,是端木世家的大公子。”

  云明道:“端木世家?”水铃儿点点头,道:“凡尘界地广人多,也有不少皇室贵族。端木世家乃当代长轩帝国的第一大力量,端木世家势力强大,富可敌国,其又招揽了不少修士隐士,虽非宗门,但势比宗门。端木瑾也是端木世家的第一才子,有个外号,叫天英鬼杰。那些人只是一些普通修道者,并无宗门,自然要退步相让了。”

  云明点点头,便继续走去。走得几步后,道:“对了,修道界中的魔界又是什么?还有……是不是有一个叫除魔会的门派?”

  水铃儿脸上诧异一下,转而又了然,心道:“他连中原八大宗门,方外四大宗门都不知道,自然也不知道这些了。”便道:“修道界中是有魔界存在,魔界修魔道,与天道相逆,始做残害众生、天怒人怨之事。正道门派对之恨之入骨。金妖山便是魔界之都府,魔头万千。仙人难过,道者易亡。那墓主妄涯,便是一头在棺材中沉睡了数千年的老怪,直到近日才苏醒过来。一苏醒过来,便做下了许多天道震怒、修道骇惊之事。”说罢,摇了摇头,微叹一声。

  云明道:“那君天子也是金妖山的?”水铃儿摇摇头,秀眉微蹙,道:“不是。君天子虽属魔道,不属魔界。魔道魔界本来两分。君天子来历不明,只知魔道中有一魔头,唤邪魅君子君天子,修为超凡,作害多端。”

  云明“嗯”了一声,继续向前走去。水铃儿在其后跟上,道:“你说的除魔会么,就是为了除去魔界也成立的。除魔会,由中原八大宗门与方外两大宗门所创,本为联盟。实力自然不凡。”

  云明道:“哦!原来如此!”两人转过一条回栏,只见眼前是一面小池,池中游鱼甚多。池上栏上一朵白花伸出,挂在池上。

  云明走之上前,伸手便把白花摘下。水铃儿道:“哎!你摘那花干什么?”云园微微一笑,把花拿给水铃儿,道:“香花赠美人,这花送你了。”

  水铃儿接过白花,只见白花白若雪,香气依。带着一根枝,上滴着水。道:“这花开得好端端的,把它摘下来送我干什么呢!生在原枝上不是更好的吗?”云明微微一笑,道:“这朵花被我摘下了,这花枝上还会再开一朵。现在我把花摘下送你,却只有一次。你不觉得,这样比它长得枝上谢去更加珍贵吗?”

  水铃儿脸上一红,看了看手上白花,又道:“你送给我干嘛?”云明道:“花开一时,美人也不常在。若不及时摘于相送,等到花谢,美人颜衰,便迟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嘛!”

  水铃儿脸上飞红,道:“我才不是美人呢!”云明道:“姑娘莫要再开玩笑了!若是花有灵性,你手上的花非片刻凋去不可!”水铃儿道:“这……怎么这么说呢?”

  云明笑道:“花也美,人也美。人却比花美,花妒忌不来,岂不是要先凋零而去?你看这雪妒花香,花妒雪白,两者妒来妒去,却是不相上下。一但遇上倾城的美人儿,只见她皮肤欺霜胜雪,难以相较。只需一笑,倾城更倾国。一笑就尤如花开倾城美人香,使满地春风万花开。这雪、花便都只把泪往下咽,连妒忌也是无能。”水铃儿脸上发红,道:“这……”低着头看着脚边,一时却不知说什么。

  云明道:“铃儿,我见过不少女子,却不曾见过你这个样子的?”水铃儿道:“我这个样子?是什么样子?”云明沉吟道:“便是……嗯……又是说不出来……似是……又似……反正与别的女子不同便是了。”

  水铃儿道:“公子才贤奇高,见过的自然是天姿丽质的美人,铃儿又怎么比得上呢!只怕你心里想的是别的吧!”云明道:“水在流,人在变。唯有人的感觉不会变。我又怎么会说的是一番,想的是一番呢!铃儿,你长的真的很美!我很喜欢!”

  水铃儿只被他这极其大胆又直白的话说得身子一颤,脸上飞红,低着头更不敢说别的。云明微微一笑,便向旁行去。其实也不是云明生性风流好色,见一个便泡一个。只是天性口花花没遮拦,又喜欢把美女招惹得芳心暗许,把心挂在他身上才肯罢休。倒是说上几句哄了人家乖便不打算再理了的。

  水铃儿呆得一阵,抬头看去,却已见云明已消失在眼前。心下一惊,急忙向回栏赶去,绕过回栏,却没看到云明身影。心中惊道:“他去哪了?”急忙向四处寻去。

  云明绕过回栏后,本来也是不想甩开水铃儿的。只是眼神一晃间,只见一道黑色身影夹住一个白色身影往一面高墙跃去,一闪之间,便没入高墙中。

  这身影只是一闪而过,速度极快,饶是周围有不少游人,竟没一个发觉。云明只看到那两道身影十分熟悉,直是脑海中日思夜想的人。口中惊吐出两个名字:“曲儿!君天子!”

  心中激荡之下,身子一动,便要跟上去。谁知游人熙攘,云明一时之间竟挤不过去,脸上一急,手上便捏起诀来,身子一颤,便隐身在原地。身子一纵,只踏过几个人头飞跃而去,攀上城墙便蹿了进去。

  那几个被踏到的人惊疑抬头,却没看到什么东西,只道是错觉而已。云明蹿进墙壁后,只见下面花丛高高,点红缀紫。而那黑衣人却看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