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趁着她的话说道:“那你喜欢什么?”水铃儿道:“我喜欢琴,琴声是最美的了!”云明笑道:“铃儿果然有琴一般的丽质!”水铃儿脸上微红,道:“哪有呢!公子取笑了。”云明笑道:“怎么没有呢!”便与她谈说起来,逗得她脸上飞红,才道:“我要去定岳城玩玩。”

  水铃儿道:“我带公子去。”云明道:“好。”便跟着水铃儿走下秋水楼,出了楼门后才发现城中甚是热闹,行人车游如龙,沙尘翻起青烟。

  云明四处走了一阵,见水铃儿一直跟在身边,心中明白这水铃儿必定是云道宗叫来跟着自已的,只是此时得知八大宗门正在追杀君天子,也不急得离开定岳城了,对于水铃儿这位小美人跟在旁边自然不拒绝了。

  一边走一边口花花的跟水铃儿说话,倒是把水铃儿说得脸上一片飞红。走到一片镜湖时,道:“铃儿,你有没有渔竿啊?”

  水铃儿道:“公子是要钓鱼吗?”云明“嗯”了一声。水铃儿微笑道:“前些日子与师兄出去,倒是曾去钓过,还存有一竿。”便从手上取下一个玉镯,纤指一点,便从中取出一把渔竿,便递了过去。

  云明道:“铃儿,你拿给我干嘛?”水铃儿一怔,道:“公子不是要钓鱼吗?”云明道:“我不会钓鱼啊!”水铃儿愕然,指了指渔竿,道:“那?”

  云明微微一笑,道:“我让你钓啊!你给我钓上几条来玩玩。”水铃儿一时语塞,只能道:“好。”便抬起渔竿,挂了一个肉饵,往湖中扔去。

  云明便在旁边坐着,道:“铃儿,你以后别叫我公子,公子太难听了,王子还差不多。”水铃儿道:“这……”

  云明道:“王子……王子又太难听了,王上还差不多。王上……感觉跟王八似的,算了,你以后就叫我父皇吧!”

  水铃儿手上一颤,差点把渔竿掉在手中,道:“公子……这……莫要开这种玩笑了。”云明笑道:“好了,不开玩笑了。我姓葛,名戈。你以后就叫我葛戈吧!”

  ~:更C!新mN最tH快(上V}酷Bp匠网

  水铃儿疑道:“公子不是叫云明吗?”云明眉头一扬,道:“你听错了,葛戈的发音和云明有些相似。所以你听错了。”

  水铃儿怔了怔,道:“这……好吧……”云明道:“你继续钓,钓快些。”水铃儿道:“是,公子耐心等着。”云明打了个呵欠,便倚在旁边一块石头上眯着眼。

  水铃儿钓了一阵,突的把竿一抬,“扑通”一声,一尾红色大鲤鱼便钓了上来,不断翻腾着身子。水铃儿急忙从玉镯中拿出一个竹子编的篓子装上了,对着云明喜道:“公子,钓上了一条。”

  云明睁开眼,看了看,道:“放了吧!我不要鲤鱼。”水铃儿一愕,看了看篓子中的鲤鱼,只好把鲤鱼重新放回湖水中,又继续钓起。云明又再度眯着眼打起盹。

  水铃儿再把鱼钩穿上肉饵,钓起了鱼。钓了一会又钓起一条青鱼,未等收入篓子中,云明又道:“放了吧!不要青鱼。”

  水铃儿无奈之下,只得放了青鱼。接下来又钓上了十多条鱼,如黑鱼、草鱼、鲫鱼之类的。云明都说不要,又放回去了。

  水铃儿见云明始终看了不看就让放生了,钓得心中有气,道:“公子到底要什么鱼?”云明双手摆了个大弧度,道:“我要的就是那种鲲啊!可以变得鹏的!”

  水铃儿脸上一黑,道:“公子这是开玩笑的吧!这里哪有鲲?”云明奇道:“没有啊!没有那算了!你给我钓条蛇吧!”

  水铃儿只气恼得差点把鱼竿甩在云明脸上,忍下来后才道:“蛇怎么能上钓呢!公子要是喜欢蛇,到城中买上几条就是。”

  云明站了起来,打了个呵欠,道:“那走吧!铃儿。”水铃儿这才松了口气,收起了渔竿和篓子。道:“公子,还要去哪?”

  云明道:“城中有什么好玩的吗?”水铃儿道:“有呢!定岳城除了天画楼外,还有一个万丈塔,一个微音寺,一个重阳阁,还有一个一水楼。公子若是想玩,我就带你去玩。”

  云明微微一笑,道:“好啊!哪个地方好玩?”水铃儿微笑道:“其实都是不错的,不过我倒认为一水楼较为雅致,濒水临星,戴月揽华。是一个诗画琴棋的地方,公子可以到一水楼游玩。而且近日也有不少宗门子弟到一水楼去。”

  云明点了点头,突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水铃儿一愕,道:“公子为什么突然间想回去了?”云明道:“若是我游玩游玩着遇上君天子那怎么办?”

  水铃儿微笑道:“公子放心,铃儿还是自信能保下公子一时安全,趁这个时间,其他宗门便会赶来的。”云明微微一笑,道:“那就好,我们走。”心中却思付道:“这水铃儿果然不是普通婢女,修为不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