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雷放下了林动云后,便吩咐了酒菜,请到第九层一间雅座。又道:“接下来各大宗门便要上来了,你们在此畅饮。”林动云只得点了点头。

  {Z酷匠网Mc永久4免费c"看◇h小!?说"*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肖雷对林动云道了声歉,便走了出去。雅间中香烟袅袅,沉香椅子,朱彩缤纷。一张桌上放着几盘肉菜,几壶酒。林动云其下的随从便坐在桌旁,只是位于顶层,却不敢开声说话,更不敢吃菜喝酒了。

  云明看向帘外,只见肖雷壮大如山的身躯走去,从门外一个个人走进,有老有少,白发黑发。有男有女,飘飘衣舞,潇洒仙风。每上来一人,肖雷便上前迎去,请入上座,又笑说着什么。

  云明眉头一皱,只见进来的一个个人修为都是看不清,似有似无。心中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修为我都是看不出呢?”看向林动云,只见他看向帘外进来的人,摇了摇头,苦叹一声。

  云明心道:“据那肖雷说,这林动云是林家的人,林家本来十分强大,可与这些人相比。如今没落了,实力大降。也难怪他会有这种表情。”

  只见又从门外进来十余人,当先一人约若三十余岁,脸容俊秀。他道:“在下天武宗副宗主沐帘声。”

  后面随之进来十余人,皆是和尚。一个古稀之年的和尚道:“贫僧淡理。”肖雷脸色朕重起来,不再是刚才嘻笑的样子,一一请之入座。云明见状,道:“大叔,那个像山一样的人怎么对那和尚客气好多了?”

  林动云初时一愕,待回过神来,也看了过去,不禁莞尔。道:“这天下有千万宗门,唯有三大宗门处巅峰之境!这三大宗门便是云道宗,佛宗,天武宗。而云道宗又是三宗之首,可号天下门派!所以那肖雷便客气了些。”

  云明“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便继续看去,只见上上下下坐着百余人,穿扮各自不同,仙风飘逸,俊怀天星。有的神色淡然、有的神色严肃、有的神色焦急。却似乎都在等着什么。肖雷山大的身体游转在众人中,笑谈自如。

  这时,从门外先走进四人,三个五十来岁老者,穿着布袍,身体伛偻。另一个却是个三十余岁的男子,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剑眉星眼,脸色平淡,若是江水。

  肖雷见到四人,急忙迎了上去,笑说着什么。其他宗门人都是脸上微笑,对着四人说着什么。云明问道:“那四人又是谁?怎么他们都那么客气?”

  林动云沉吟片刻,道:“那四人便是云道宗的副宗主,大长老,三长老以及云道宗大弟子。”云明点点头,便继续看去。

  众宗门便分好成列入坐。云道宗副宗主坐在正中央,其右旁便依次坐着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肖雷,还有宗主亲传弟子李知尘。再其后便是云道宗的一些接待弟子。

  其左旁便坐着天武宗副宗主沐帘声,右旁是佛宗的淡理,依次坐下。其下便是各大门派的门人弟子,而林动云等人便位于边角一处,倒是没有多少人去看他们。

  众宗门坐下后,还未说话,便一个爽郎的声音笑道:“闻云道宗在天画举行大宴,宴请天下门派豪士。特来见识下,就不知欢不欢迎?”随着声音而进入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俊俏男子,身穿黑色龙袍。身高七尺,手上提着一柄长剑。

  此人一上来,众人的视线便凝聚过去。云道宗副宗主微笑道:“自当欢迎。”那人哈哈大笑,道:“那便好,在路上君哥还说你们这些名人子弟大家闺秀的,恐不肯招待我们这些乡野村夫呢!原来倒是他错了。”

  此言一出,场上之人无不蹙眉侧目。这话明显在讽刺他们,在场这些人无一不是名动天下的豪杰,又是大门派的长老宗主。怎被他说成名人子弟大家闺秀?

  这时,从后面又走出一人,淡淡道:“那就是我错了。”此人约二十来岁,身着白衣,脸貌极为俊秀美丽。若穿上女子的衣服活生生就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女。他手上摇着一把折扇,淡笑道:“今日天画一宴,早已动江湖。我虽一介凡夫,亦想一观。不请自来,还望见谅。”

  场上之人着实呆了一阵,这声音亦轻柔极点,仿若未出闺的女子轻柔细语。他们实在没有想到天下间会有一个男子美貌得这个模样。若不是看到此人脖子喉结凸起,胸前平平,非把此人认作是调皮的小女孩,女扮男装了。

  之间那人横眉似剑,一蹙之下,直指北斗,全身散发着雄浑的男子气息。而之后这人,却阴柔得若水若秋。

  场上众人中,男子知道此人是个长得极美的男子,也就回过神来。可那些女子就如中了迷药似的,呆呆的看着那人。也只有云明手上握紧,双眼寒光直冒,心中只念着两个字:“君主!”

  众宗门中走出一个女子,笑道:“阁下是?”那人妖柔一笑,如春风润芳,雨中灵铃,道:“在下便是君天子。这位便是金妖山墓主妄涯。”说着,也没有指认。旁边那人哈哈笑道:“君老弟,你看你真是有魅力!竟把这些人都惊呆了!”

  场上众人脸上微变,心中都是思付道:“这金妖山本属魔界,妄涯更是魔界墓主,而君天子亦是魔道。与场上宗门势如水火,今日之宴他们又来干什么?”

  君天子淡淡一笑,对云道宗副宗主道:“我们这些凡客,可有座位?”云道宗副宗主道:“不是还有一位吗?”此语先落,帘外便传来叮叮当当悦耳的铃声,随着,一个女子便走了进来。

  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岁,头发下垂至腰。唇红齿白,着实貌美。她身着白色绸缎裙,上面所画几株兰花。裙摆处系着此金铃,走起路来叮叮当当之声便响个不停。

  女子走进来便道:“我闻这天画大宴如何了得,又是如何盛大!什么千年之宴,日星相随。今日才来见识见识,却没有料到,原来就是一群子孤老的棺材脸在谈什么情谈什么爱啊!真是叫人大失所望啊!”

  肖雷最是按捺不住,听得那女子的讽刺,登时站了起来,喝道:“呔!你那女子,今日闯我定岳城,犯我云道宗法规!私上天画楼,还敢在这冷言讽刺!你道云道宗可来就来?可走就走?今日你若不留下个交待,你们就别想离开云道宗了!”

  妄涯一拂袖袍,冷哼一声,道:“怎么的?对上门的客人竟是这般?今日可是见识到云道宗的待客之道了!”肖雷哈哈笑道:“若对客者,则与不同,自当全礼!若对贼者,自是不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