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林动云与云明等人,赶往定岳城的天画楼。此日,云道宗便在天画楼举行大宴,宴请天下门派,家族。至此,宽阔的大街上行人来来匆匆,熙熙攘攘。

  云明与林动云行至一处,便见到如拔地而起的一座巨楼。高且十余丈,宽则更不必多说。门面装饰上恢宏气派,十分壮观。

  在楼下便立着几座石狮子,而其中,二十余个身着白衣的弟子各背负着长剑。

  每当一个门派进入时,须出示请柬,交纳礼物。林动云压低嗓子道:“这只是给一些弱小的门派所安排的。排得上位的无须如此,早已上座。你和我来,就在天画楼四六楼观览吧。天画楼分之十楼,一至三楼,乃待高官贵人;四至六楼,接待门派;七至九楼,乃接待一些顶尖的门派。至于十楼十分隐蔽,一般人也不得知。十楼不与开放,也无人知是做什么的。”云明点头说是。

  林动云出示了请柬后,便带之林明与随从进入天画楼。进入到天画楼后,声音明显小将下来。而周围环境更加不同了,窗台,桌椅,画屏,墙壁皆与珍贵木石所刻,雕梁画栋,朱帘飞彩,古香古色。众人走上四楼时,一个主管的道:“西南金家,请五楼上座……林家,请六楼上座。”

  林动云听到后,拉着云明便走向六楼。一边上楼,一边道:“这四五六楼亦有分别,也不是一般可比。”说着,有些丧气的摇摇头,心中道:想自己的林家在许些年前,位置应于七八九楼,如今没落如此,只占了个六楼。

  林动云与众人往六楼一个亭阁去,打开户帘后便进入。进入各自的楼阁又是不同,馨香芬芳,不失雅俗。

  坐定后,侍者便一一扶着酒樽进来。忽然,从外面闯进一人,把垂帘一把翻开,轻扇木门也扫断了。林动云一惊,怎么这里也有如此莽撞之人,难道是寻仇的?云明眉头一皱,看向那人。

  只见进来的那人,体型魁拔,身高一丈。黑脸黑须,全身遍是凸起的肌肉。直冲到林动云面前,一手伸去,便抓住林动云身前衣襟,抓了起来,开口哈哈大笑,道:“你们可是江城林家?”

  林动云“啊哎”一声,身子已被擒住。没想到自己全无防备下竟这么快落于人手,此人修为竟如此之高?心中想到:“此人多半是家族世仇了,竟敢在天画楼动手。恐怕其后台亦强硬无比。”

  !j酷(匠oC网/#永"久F免qX费看U!小T说}U

  云明脸上大变,心中惊道:“林动云修为也是伏渊八重天,怎么这么轻易便落入人手。”铁汉睁着铜钱似的眼睛,瞪着林动云,道:“你是林家的吗?”林动云咬着牙,怒视铁汉道:“我就是!你要怎样?”

  铁汉挣开嗓子,大笑起来,就连桌上的杯具也被震倒下来。道:“我叫肖雷。云道宗三长老,素闻几百年前的林家威震一方,可与云道宗相较。今日特来一见。”

  林动云一愕,难道不是寻仇的?待回过神后更加惊诧,这个粗鲁大汉竟是云道宗三长老?自己的林家什么时候搭上这关系了?云明心中甚惊,却不敢妄动,只在一旁看着。

  肖雷细仔端详了林动云一阵,横眉蹙起,道:“只有这点修为,如今林家怎么没落到这种地位?你们林家那位舍道入魔的老祖呢?”林动云顿时脸红耳赤,随下更加气愤,道:“我林动云虽是一介武夫!可你也不许污辱我林家!”

  肖雷哈哈大笑道:“好好好!虽说实力不济,但存着几分骨气足矣。今日你们林家衰落至此,但也不可忽略。他日未必就不能重登辉煌。怎么在这区区六楼呢?请,同我去九楼,看看那帮子人搞的什么鬼名堂!”

  林动云怒气这才平息下来,可整个人还在大汉手上,却是喜忧参半。其下部众与云明面面相觑,不知如何。

  肖雷体如壮牛,提着林动云便往楼上走去,可怜林动云本来也是个八尺男儿,但在肖雷手上却如小鸡遇见鹰,毫无反抗之力。在肖雷吩咐下,云明等人也随着跟了上去。

  到了九楼上,肖雷才放开林动云来,林动云一挣开肖雷的巨手,怒目而视肖雷道:“阁下怎如此无礼!我林动云堂堂男儿,你休对我拉拉扯扯!污辱于我!”原来林动云实觉脸无颜面,方才大怒。

  肖雷哈哈大笑,也不多说。请之上座后,道:“抱歉抱歉,一时鲁莽,还望尊客见谅。”林动云气尤不平,哼哼两声也只得坐下。坐下后,方发觉这天画九楼与六楼相较大为不同,可是一天一地。九楼上宽广无比,林木耸峰,仙云星杰,雾列长河。川汇万流,积于一路,五岳可揽,合为阴阳。竟若山顶上。约可容二三百人。

  肖雷坐下后,吩咐酒菜。便对林动云道:“哈哈,林小子,待会各大门派也会上来,你也在这观览吧。先吃杯水酒。”

  林动云见肖雷不再似之前的粗鲁,无奈之下,道:“是。”肖雷环视后,道:“这群老家伙恐怕还有好一阵才来。先上酒宴吧!”

  旁边的两个侍卫道:“是。”便退了下去。林动云气即已消,脑子清楚过来,转了一圈后,便道:“肖……今日之宴,是宴请天下位于高处……我林家即已没落,不必在此受些……我还是下去六楼吧!”

  肖雷忽地嗤笑一声,一对铜钱似的黑眼盯着林动云,道:“你们林家真的落没到这种地步了?”

  林动云脸红耳赤,道:“怎么说?”肖雷冷笑道:“就是胆气也早就失去了!给了你位置也不敢做。果然只是一个穷途末路的家族!”

  林动云猛的站了起来,怒道:“你……”肖雷道:“难道不是吗?”林动云蹒跚退了两步,坐在椅子上。忽地,站了起来,道:“好!就让我林动云见识见识你们这些高等之人吧!”

  肖雷哈哈大笑起来,道:“对!这才有些豪情壮志!”云明坐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但谨记林动云在路上的嘱咐,也不多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