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中年人停下身子,只见一个身影跑了过来,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后背背着一杆十分轩长的方天画戟。

  少年跑到林动云身前,气喘吁吁的道:“呼呼,可看到人了。”接着,看到地上的百余具尸体,不由得一惊,道:“咦!这里怎么死了这么多人!”

  中年人若有兴趣的看着少年,道:“小朋友,你是哪里的?怎么来到这?少年搔搔杂乱的头发,憨厚的道:“我叫云明,从灯淌一边过来的,听说这边有热闹,开什么天画大宴,所以过来玩玩。”

  中年男子摇摇头,只道是没见过世面的孩子,背着大人偷跑了出来。却也不知云明口中的灯淌在哪里,只道是一个小乡镇。殊不知灯淌城离天画楼都不止十万里,一个孩子又怎么会独自到这来呢?云明道:“大叔你叫什么啊?”

  中年男子见云明只是一个孩子,身上也看不出有半分修为,心中也没去多想,便微笑道:“小朋友,我叫林动云。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你还是回去吧。你看到这地上的尸体难道不怕吗?”

  云明脸色凄然起来,摇了摇头道:“不怕,我的家乡今年发了瘟疫,全村人都死光了。我也无家可归了。大叔你不是要去天画楼吗,也带我一起去看看热闹。好吗?”

  林动云听云明一说,也不禁起了恻隐之心,又见云明脸上诚挚,并不似说谎,只道是一个无家的孩子,迟疑片刻后,道:“那好,我带你一起去。可在路上你要听我的话。”却不知云明家乡虽然没有瘟疫,却也是全村死光了,因此也不是说谎。

  云明雀跃一拍手,眨着天真无邪的眼睛道:“好的大叔,我一定听你话,不惹事。我就去看看热闹。”林动云身后的黑衣人脸上迟疑,看了看林动云。

  林动云微微一笑,道:“没事,途中无聊,带着这孩子也行。”云明道:“大叔,谢谢你了。”林动云却突的下了马,身子一纵,右手便搭住了云明胸口。云明心中一惊,刚想向后退去,心中突想道:“他恐怕想试探我。”便站着不动,疑道:“大叔……你想干什么?”

  林动云右手按在云明胸口上,只见云明没有反应,手上元力一探,却发现云明经络中无半分元力,这才真正放下心。收了手,微笑道:“没事。”顿了顿,又道:“你背上的方天画戟怎么有的?”云明心中又提了起来,心中一转,脸上得意道:“是我从一个荒庙中得到的,很好看是吧!”说着把背后方天画戟解下,托在手上。

  林动云微微一笑,重新跃上马上,道:“我们走吧!”云明道:“好。又重新把方天画戟背在背上。”

  最新{章8s节/C上酷W匠网*《

  一行人向着天画楼而去,一路上云明天真无邪的话语充斥在队伍中,使得这寒风凛冽的人群也暖和许多,林动云对云明也愈加亲切起来。

  行至一处背靠云山的大城时,林动云道:“这座城叫定岳城,属于云道天宗麾下。定岳城内便有着天下第一楼,天画楼。而此次,云道天宗便于此楼举报大宴,宴请天下门派家族参加。参与一件要事。”

  云明望去,定岳城傲立在一座直插云霄的青山下,宏伟壮观,气势磅礴,恢弘气派。

  云明点点头,道:“果然是定岳城!直如一把利剑把大山钉住。比村里看到的好看多了。”林动云不禁莞尔,笑笑道:“那一起进去吧。”

  云明指着城上一杆杆白旗,问道:“大叔,那又是什么?”林动云看去,白旗上画着一只云雀翻飞在云间。便道:“那是云道天宗的旗织,云雀旗。此旗便标记着这个地方是云道天宗麾下所有。”云明点了点头,道:“哦!”

  一行人在定岳城中寻了一间客栈住宿了下来。而林动云僵硬的脸也松下来,众人一改之前紧张的脸色。入宿客栈后,林动云便安排了几间房间,又给了云明一间。

  云明进到客栈后一顿惊呼漂亮美丽,吃起饭来又是一顿狼吞虎咽。倒是让林动云彻底放下心来。夜晚时便分宿房间。

  云明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走进房间,关上了门后把方天画戟扔在床底下。坐在床上后这才收起了笑容,心中道:“这林动云果然来赴天画楼之宴,只是途中遇敌,好在被人所救。”

  想起白天所发生的事,不由得心中沉起,思付道:“那个白衣人据林动云说,便是云道宗的巡卫长。一个巡卫长便有着这种修为……这云道宗果然不愧有天宗、神宗之名。”

  云明静思一阵,道:“这天画楼如此盛大,也不知要做什么。那君主不知……”又摇了摇头,咬咬牙道:“只能静观其变了!”便上床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