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走进临江城,只见城中游人热闹,房舍俨然,吵声甚大。便胡乱走了几圈,探听了足够消息,向城后走去。走过城后又是一条黄沙大道,大道上车马不少,各有往来,其中除了游人过客外,也有不少修道者。

  几个修道者见到云明走出后,便都看了过来,只见云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男子,脸上都是微微一笑,眼光有些阴险。云明心中一疑,转而明白:临江城如些巨大,这其中必有一些亡命之徒,这些人恐怕是欺我孩童,想要谋些什么吧?

  脸上微微一笑,手上一动,便从戒指中拿出一把方天画戟,背在背上,身上元力一动,便流转而出。那些眼光不善的修道者脸上一变,急忙向后退下了。

  云明淡笑两声,便向前行去,起先仍发现有几个修道者再跟着,心中厌烦,手上一指,一道飞火射出,直接洞穿了一块巨石。“嘭”的一声炸碎开。只吓得跟着的修道者急忙向后退去,不敢再跟。

  云明这才重新上路,只见黄沙大道上行人越来越少,修道者也几乎见不到。心中道:“天画楼快到了吧!只是我也没有请柬……该怎么办才好?”

  继续走去,突的脚步一停,身子一纵,便在周围一躲,看向前面。只见前面风尘滚滚,一声声嘶哑的马啼声响彻在黄沙大道上。

  云明躲在一边高地,望了过去,只见是一行修道者行来。这队马骑约莫二十来骑,亮丽刺目的黑毛泛着油光,让人眼前一亮。每匹马上的人都是一色的黑衣劲装,显得干净利落。

  领头的马骑上是一个中年人,身材魁梧。脸上显示激动之色,在凛冽的寒风中,却有些僵硬。云明看向那中年男子,心中道:“伏渊八重天!和我一样。”又看了看其他人,不觉心中惊讶,只见其他人赫然都有伏渊一、两重的修为。心道:“这些是什么人?怎么都有这个修为?难道也是要去天画楼的?”便继续看去。

  只见最前面马上的中年人突勒紧缰绳,马头掉转。健马“吁”的一声,停了下来。其后面的马骑也随着停下。云明心道:“他们停下来干什么?”

  这时,黄沙大道两旁猛的冲出一队人马,身空土黄色紧身衣,手上各执着明晃晃的弯刀。这队人冲出后围向黑衣人马,手上弯刀齐齐晃动起来。从黄衣人中走出一个人,开口不知说了什么,而那黑衣中年人脸上大变,又不知在说些什么。

  云明看向那队黄衣人,心中大惊,思付道:“这些人竟都是伏渊一、两重的修为,中间那人修为仍比我高。这些人是干什么的?”继续看去,只见两队人马不知争辨着什么,而那黑衣中年人脸上越来越白,越来越青,反而那队黄衣人脸上得意之色甚浓。

  云明隐隐约约中只听到那黑衣中年人和黄衣领头人说出的几个词:林家,林动云,阎山虎,诛杀箭。心中道:“这两行人似乎是仇敌,看来要打起来了。那正好,我坐山观虎斗,要是能两败俱伤,我便去捡便宜!”

  只见两队人争叫越来越激烈,突的那队黄衣人取出一把把弓弩,对准了黑衣人。而黑衣中年人脸上大白,手上兵刃握紧,开口说着什么。

  而这时,只见到在半空中竟下来一个男子,男子白衣飘飘然,脚下踏着一柄古朴铁剑。脸色寒漠,却丝毫没有感情。

  此人一落下,两队人脸上大变,看向那白衣人。云明微微变色,却也看不清那白衣人的修为。只见两队人马又跟白衣人说着什么,黑衣中年人拿出一本小册,递给白衣人。只听到那黑衣人说道:“天画楼请柬。”

  云明心道:“天画楼请柬?他们果然有请柬。”转而见那黄衣人手上一挥,道道寒箭对准了白衣人,突的射出。

  而白衣人猛的暴起,脚上一踏,长剑飞出,冲入黄衣人之中,左闪右闪间,竟无一支诛杀箭能伤得了他。反而白衣人手上长剑一剑刺去,便有一人倒下。

  云明眼见白衣人倾刻间杀了一半黄衣人,脸上骇然失色,心中惊道:“这白衣人到底是什么修为?那些黄衣人都是伏渊一、两重,怎么在他手下竟如此不堪?”再看下去,只见那黄衣领头人脸上骇惊一片,转身便跑,谁知那白衣人长剑一拨,一道寒光闪过,那黄衣领头人便倒在血泊中。转眼间那队黄衣人便都死去。仅剩下一队黑衣人目瞪口呆,身子颤抖。

  最m新)章节上酷匠6网{。

  白衣人看了那队黑衣人一眼,开口不知说了什么,便把长剑往半空一抛,跃上长剑飞没而去。那队黑衣人脸色呆滞,看着地上死去的黄衣人,摇了摇头,便要继续走去。

  云明见白衣人飞走,黑衣人也将要动身,咬了咬牙,身子跃出,向那队黑衣人奔去。黑衣中年人摇了摇头,骑着马继续向着原来的方向行去。这时,只见一个身影从远处跑来,边跑边道;“大叔!大叔!等等,等等,和我一起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