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变化一瞬间,风声吹响,如若战鼓擂动,暴雨濒濒,如若千军万马。直打得山川迷茫一片,五岳移形,星月无色。“刺啦”一声,一道白色霹雳刺过山间,轰隆隆响彻不绝。

  云明身在破庙中,双眼紧闭,手上不断结着印,或分或合。而雨水渐渐淹了上来,不到半夜,便已没到云明腰间。云明身上湿漉漉一片,牙关紧咬着,体外水、风元力不断涌入。

  雨打风刮之下,破庙也倾倒了半边,那几匹骏马本来系在破庙上,樯倒梁催之下,也都“吁”了几声,挣断缰绳,冲了出去,没在雨夜中。

  云明仍坐在破庙中,一动不动,任凭风雨击打,雷电威胁。雨下了三天后,才开始云散,一缕曦光也落了下来,天地一片放明。

  四处草上树上垂着雨泪,“滴滴嗒嗒”的落在地上。晨雀昏鸟也都叽叫起来,百叫螯动。云明却仍坐在破庙中,即使天空放睛,也是闭目不动。

  又过了几天,太阳暴晒之下,大地上的雨水也都蒸干了,唯有汇入河流的雨水还存在。破庙上下干燥一片,云明身上衣服也在阳光下晒干,却仍是双眼紧闭,手上结印。外面太阳高升,只蒸得万物俱叫。云明却怡然不动,仿佛石头一般。

  日起月落,月落日起,时间一晃又过去了不少时日。云明坐在破庙之中,脸上发白,双手仍捏着诀,而体中元力不断冲动着,外面元力也在不断冲入。

  突的“噗”的一声,云明身上元力猛烈澎湃起来,直冲到五脏六腑又汇入丹田中。云明双眼又睁了开来,抬头一看,直被太阳刺得睁不开眼。

  眨了眨眼,习惯了后,看看周围,又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后,疑道:“怎么回事?我睡了多久了?”云明站起身来,在破庙上下走了一圈,只见破庙塌了一片,而前时所系的几匹马早已消失不见。

  云明走了几圈,眉头皱起,看了看周围,只见仍是前时之物,却不知是在哪里。手上一握,一片火焰缓缓烧起。

  云明脸上一变,运出火元力流转而动,只发现体中元力又壮大了不少。手上一吐,一片火焰升腾在手间。疑道:“好像突破伏渊七重天了?”

  又运转了元力游转身体各处后,才确定已经突破了伏渊七重天,到了伏渊八重天之中。云明心中大喜,便运起元力来,在手上升起一团飞火,喝道:“分!”

  只见飞火从中一分,一道白色元力,一道透明元力便分了出来。云明手上一抓,便从透明元力中抓出一把风剑。在白色元力上一拍,一片冰碎便疾射而出,“嗤嗤嗤”破空而去。在火元力上一握,一片飞火便到了手上,不断升腾着。

  云明脸上微笑,心中甚为满意,又把三种元力运转一会,只玩得不亦乐乎。正想收起元力时,突的眼中一凝,直注视着一片水元力。

  只见水元力显白蓝之色,缓缓流转在手上,周围散发着寒气。云明手上一收,便收入了火、风两种元力。运起水元力仔细看了起来。

  只见水元力缓缓流转,却与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云明眉头一皱,道:“怎么总感觉这水元力有些变化了?”双手指动,水元力便不断流转而起,如一条小蛇般。

  云明眼中一凝,双手拈着水元力一拉,喝道:“分!”只见从水元力中一道黑色东西直拉而出,分在云明左手上。云明心中大惊,看向那黑色东西。只见那东西黯黯淡淡,似雾似云,无声无息,除外再无别他。

  云明抓起黑色东西,端到眼前细细看去,只见这东西黑无颜色,散散淡淡,不知何物。云明手上一弹,那黑色东西便不断游转着。

  又抬起水元力一看,只见水元力失去白色东西后变淡了不少,仍流转着。云明思付道:“这黑色东西是什么?难道是元力吗?”

  把黑色东西与水元力一合,两者便化在一起,融于一际中。而水元力颜色也显蓝了一些。云明大感奇怪,把水元力分分合合,调出黑色元力。把玩了数次后,只见黑色东西始终听自已调转,便都收进收水元力中。

  云明心道:“这黑色东西不会也是种元力吧?我怎么又有一种元力了呢?这又是什么元力?”又把火、风元力调出,仔细观察了一阵,却始终没发现里中有似黑色元力的东西。

  云明运转了许久后,突的“哎呀”一声,站直了身体,道:“我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了,那天画楼之宴恐怕要开了!”收了水元力后,整理了一下物品,发现身上久日没洗过澡,臭味甚浓。直刺得自已也一阵头晕。便在周围走了一阵,找了一条小河流洗澡。

  洗过澡换了一身衣服后,这才重新起程,看清了方向才走去。一路上疾奔而去,到了人烟处问清了天画楼后,才发现天画楼之宴七天后便要开了,而距离天画楼还有不短路程。

  %酷;匠网正8版/◎首%发

  云明急忙动身而去,边走心中边想着几个问题:“天画楼之宴是干什么的?君主说过天画楼,会不会去天画楼?如今无别线索,只能去碰碰运气了。只是要上天画楼还须要请柬才行……这……”

  云明眉头一皱,自语道:“须得想个办法才行。”一路走去,一路思索着。又走了四天后,便来到一座城郭。只见城郭雄伟壮观,气吞斗牛。上下护卫驻立,兵刃寒寒。而游人进出不少。城上写着三个字:临江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