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脸上青红,扭动了一下身体,道:“你把玉还给我!”云明直接把玉片收进戒指中,又把地上那箱功法也收进去。女子道:“你……那玉片什么也没有,你要去干什么?”

  云明翻了个白眼,道:“这玉片挺好看的,我要拿回去把吕玉雪这三个字给磨去,再刻上我老婆的名字。”吕玉雪脸上一青,道:“你这杀千刀的,你给我滚!”云明微微一笑,也不动怒,便向山洞外走出,道:“走了,多谢馈赠了!”

  吕玉雪急道:“你还没解开我的穴道呢!”云明转过身来,走了过去,在她后背上点了几下,便通了她的穴道,起身时又往她屁股上拍了两下。只听到“嘶”的一声,却是用力过度,把她的裙裤拍烂了。云明一惊,急忙站起来,道:“有缘再见了!”便走出山洞,向山下疾去。

  吕玉雪呜的一声,眼眶红成一片,手上摸了摸屁股,只觉直触到肉,又痛得入骨,不禁眼泪滚滚落下,道:“你这该死的!我……我……”

  云明直冲下山下后,便夺了几匹马驱骑而去,在路上又拿出那块玉佩,把玩了一下,心道:“这玉佩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看她脸色显然是贵重之物。那后面的名字吕玉雪想来是她自已刻下的吧!冥山琴谱,又是什么东西?”

  驱着马一路向北而去,此次夺了五、六匹骏马,赶路时换来换去,速度也是不慢。有时走到有市集的地方,便在原地找了间客栈宿下,从山贼处又夺了不少珠宝,也有了钱住宿。

  一边行路也一边修练,只把火、水、风三种元力练得纯熟,合分随心。想起当初对上段无道时,在无意中凝聚出一把风剑,威力不凡。便在途中不断尝试着凝结。

  走到一条黄沙大道时,天上太阳暴晒而下,只蒸得百草枯衰,万物寄寂。云明舔了舔嘴唇,正想找个地方向歇下,却突的身子一滞,眼中一凝,只感到体中元力澎湃汹涌而起,不断翻滚着。

  云明心中大惊,道:“难道要突破了不成?”急忙在原地坐下,只是等了许久只发现体中元力越积越多,却没有突破的迹象。

  手上一握,一片飞火便升腾而起,思付道:“没有突破,难道只是吸收元力?”运起元力一感受,果发现外面火元力不断涌进,在丹田中一压缩,便化为元力溶入五脏六腑中,却是在吸收火元力。

  心道:“难道是纯阳功?”自从以纯阳功化解段无道的火毒后,云明却不曾修练。原因便是纯阳功除了上面的一些图谱能看得懂外,其余口诀都如天文,虽念得出来,却不晓得是什么意思,更不用说修练了。此时外面火元力却突涌而进,丝毫不受控制。

  云明心下甚奇,站了起来继续行去时,体外元力却仍接连涌入,没有丝毫阻塞之感。云明便继续向前行去,只到了入夜之后,体外元力才停止了涌入。而运起元力一看,只见体中元力澎湃而起,竟壮大了不止一圈。

  云明喜道:“若再这样下去,不用多久,必能再次突破!”又走了十多天后,只发现每天位于日下,体中元力便不断澎湃而起,不断吸收着阳光下的火元力。而更不须提起心神运转指引,云明细想一番,思付道:“我本来经络全断,无法运转任何功法。只是这纯阳功却十分诡异,也没有什么法门。仅有图画与一些完全不懂其意的口诀。竟正好适合我来修练。”

  每天吸收元力之下,走得便慢了不少。又过了十多天,走到一处城镇,问起天画楼方向时,才发现仍有不少距离。而马匹也都因为长期在暴日下行走,累得不堪。便在城中找了间客栈宿下。

  云明也在客栈中冲了个澡,休息一夜后,便骑着马继续行去。天空中俄而风定,云层愈厚,遮下日头,云墨色染成一片,风声呼响,眼见不久将下起大雨。

  云明急忙拉着马到路边一间破庙去,还未进去,天上鸡蛋大的雨珠便打了下来,风声呼啸,破入破庙,卷起百草皆折。

  云明被雨水泼得几下,身上湿漉漉一片,眉头一皱,急忙把几匹马系起,到破庙中暂避风雨。哪知风雨太大,破庙四处漏水,直打得四处是水,积到脚边。

  风雨泼打之下,泥路滂沱,树摇草折。云明眼中一凝,突的在原地坐下,双手不断解印,身上元力不断涌起。

  M酷匠“6网X*永久免*费*O看;M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