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曲儿低着头看着云明手上的三股元力,脸上惊讶,道:“从没听过修道者能拥有三种元力啊!最多也便是两种,你怎么会拥有三种的呢?”

  云明双手掌着三种元力,悬浮飘摆着,一种红黄之色,不断升腾着,一种白色透明,潺潺流转,一种几乎看不见,只听到呼呼风声。

  云明眉头一皱,道:“按理说,一个人身上不应该有着三种元力才是……怎么……”项曲儿摇摇头,道:“不是!其实修道者也有一些天生拥有三种元力的,只是三种元力齐聚一身,互相冲撞间……难免一生无成……”

  云明脸上一沉,道:“那……那我岂不是……”项曲儿双眼突的一亮,道:“不过你放心,你比那些修道者不同!你的三种元力竟能够溶恰一起,还能自如分开。我看古书上说,之前一些修道者虽拥有了三种元力……有的还拥有了四种,便因为多种元力在体中的不断冲击下,不说有没有大的成就,就算想活过二十岁也十分困难。”

  云明道:“我却能自主操控着三种元力。”项曲儿点点头,道:“不错!在修道界数千年来,其有一人,叫莫少游,修有两种元力,凭着一手自创的少游剑横走修道界,后来突破巅峰,进入了传说中虚无飘渺之地……神界!你或许也能达到这种程度也未可说。”云明听她最后一句话有笑意,却不是讽刺,而是一种真诚,看她脸庞,只见她一张瓜子脸白若冰玉,蛾眉如月,剪水秋眸,云鬓雾鬟,一头青丝直到腰间。笑了起来,嘴角两个小酒窝便露了出来。此时又接近了自已,吹气如兰,拂在身上。不禁心中喜欢,又靠近了一分。

  项曲儿道:“云明,你以后若真的有了成就,若是敢忘了我这个师姐,我一定会让你吃苦头的!”云明拉过她的手,只觉柔嫩无骨,道:“怎么会呢?”顿了顿,又道:“只是……这三种元力,风元力还好说,水元力与火元力分明是相生相克的,怎么也能共存?”

  项曲儿沉吟半响,道:“对了!是能共存。你听过着火时,若用水去泼,或反而助长了火势吗?应该就是这个道理了!”

  云明一想不错,道:“不过这水火也应该保持一定的强弱吧!太强或太弱恐怕会打破了平衡。”项曲儿道:“嗯,是的。这个恐怕有些难……你和我一起到东境城请我师傅,再求她给你看看,她一定有办法给你控制住的!”

  云明道:“好!”便站起身来,突的心中一动,道:“对了!我现在的修为是多少?”项曲儿看向云明,眉头一皱,道:“奇怪,为什么我看不出你的修为呢?”

  云明想想自已自从经络破碎后,别人便难以看出自已的修为,也只有在自已运转元力,或刚刚突破时才能看到。当下便运起元力,只觉丹田中一股炙热气息冲出,此刻知道这不是火毒,而是火元力,便大胆运转而出,瞬间流经五脏六腑,右手上一弹,三种不同元力在大拇指、食指、中指中冲出,一种呼呼作响,不见踪迹;一种白色潺潺,流过既冰;一种红黄之色,猛烈升腾。

  云明手上一合,三种元力便化在一起,只成一朵火焰升腾在手上,而这朵火焰借助了风元力、水元力,其威力更加不凡。手上一收,便把元力收入。

  云明沉默一阵,眼中一凝,道:“我好像……好像到了伏渊七重了……”项曲儿走上前,道:“是啊!云明,你修为到达伏渊七重了!看你样子,是突破了吧!突破了一重就呆了啊!”

  、酷J匠sV网/9首@(发

  云明脸色凝重,道:“我不是突破了一重……”项曲儿道:“嗯?难道是厚积而薄发,一下子突破了两重?”云明道:“我……我之前是伏渊两重天……怎么会……”

  此话一出,项曲儿身子一颤,脸上呆滞,道:“怎么可能呢?一下子突破了五重?”云明一脸疑惑和凝重,看向项曲儿,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项曲儿久久不能镇定,道:“修道中也没听过有人能在伏渊阶上一次突破了五重啊!难道……”苦思冥想了一阵,突道:“会不会……是那秃头的火毒?”

  云明细想一番,道:“那秃头修为极高,火毒中必含有巨大的火元力,本想用火毒烧死我,却没想到我身上有纯阳功,竟把火毒化解了。看来,真的是秃头的火毒上所蕴含的火元力,这才至使我一举突破了五重天。那……那这秃头到底有多强?”

  项曲儿沉思片刻,道:“你一举突破了五重天,也不止秃头的火毒,与你本身修练的纯阳功有关,这才能突破到伏渊七重天。”

  云明良久才镇定了下来,道:“这秃头本来想用火毒整死我,却没想到反助我突破到伏渊七重天,若让他知道,岂不是要气死了!”

  项曲儿笑道:“是啊!气死他才好。”两人谈笑了一会,见日暮已下,项曲儿便道:“既然你已经恢复了修为,还突破到伏渊七重天,我们先去山下休息一晚,明日便动身去东境城吧!”

  云明道:“好。”两人便纵身而下,在山下找了一间客栈宿下。天明时洗涮过后便动身往东境城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