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曲儿眨了眨睫毛,笑道:“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只念着你那顾清落了。”云明尴尬的笑了笑。项曲儿走过几步,看着庭前一株梨花,道:“我倒有办法救你那顾清落,就是……”

  云明脸上一喜,道:“就是什么?”项曲儿缓缓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长两尺的卷轴,道:“这是我师傅送我的卷轴,叫时空卷轴,可破碎时空,穿越空间。我师傅送了我三个,刚才为了逃回来用了一个。可以用这个试试打开那万虫洞,就是……那秃头家伙修为太高,这卷轴又是我师傅随手制出来的,不知能不能破开那时空。”

  云明走向前两步,笑嘻嘻的道:“好曲儿,你就试试看吧!看看能不能打开时空,没用再想别的办法。”项曲儿笑道:“好吧!”便拿起卷轴,递到云明面前。

  云明伸手接了过去,只见卷轴通体黝黑,前后有两道金纹,煜煜金光。云明在手上把玩几下,抓了抓头发,把卷轴递回项曲儿面前,尴尬的笑了笑,道:“曲儿,我不会用啊!你来打开吧。”

  项曲儿接回卷轴,道:“不会用还拿了。”双手便运起元力,拉住卷轴两边,道:“时空破碎!万虫洞!”将卷轴往半空一扔,整个卷轴便卷了开来,一片黑洞便在中间撕开了。

  云明喜道:“打开了吗?”项曲儿道:“嗯,要打开了。”双手结印,点向卷轴。只见卷轴彻底拉了开来,一扇黑洞虚空便敞开来。

  项曲儿脸上微白,擦了擦汗,道:“我师傅的卷轴能打开,我们……”还未说完,只见从虚空中一只白晳的手伸了出来,一个寒冷充满了杀气的声音道:“是那个鼠辈,敢破开我的时空?”

  项曲儿脸上大变,道:“不好!是那秃头!”双手猛的向前一推,卷轴向中一卷,一片时空也扭曲起来。云明惊道:“怎么了?”

  项曲儿双手一合,卷轴不断颤抖着,从虚空中一只白晳的手始终抓住卷轴一角,项曲儿脸上愈加苍白,额头上汗滴涔涔下流,双手不断结着印,那卷轴本要合上,却被那手分开一线。

  黑洞中一个声音道:“原来是你这小女娃,闯我段家,还妄图破我封印。让我看看你到底是谁!”白晳的手一扯,虚空中“嘶”的一声,卷轴又分开了一寸。

  云明听这声音便知道是那打伤自已的段家老祖段无道,眼见项曲儿脸色苍白,身子不断颤抖,双手虽疾快结印,想要合上卷轴,卷轴却一分分的分开。

  {酷q匠网。唯q7一JU正:版√,其Jl他*都9是h盗fh版

  项曲儿脸上白无人色,道:“云明!你快跑!”卷轴中段无道的声音道:“跑?想跑去哪?”手上一撕,卷轴又拉开了一寸。云明心中大惊,若让段无道从卷轴中出来,那两人岂有活命之理?惊急中右手一掌横拍而去,直接打中抓住卷轴那只手。

  “嘭”的一声震响,卷轴颤抖了一下,而云明一掌拍击之下,竟让卷轴后的段无道“咦”了一声,手向后伸去,也退开了卷轴。项曲儿趁机双手一合,喝道:“爆!”

  卷轴颤抖一下,从中裂开一道道蛛丝细线,“嘭”的一声炸开了来。整个卷轴也在瞬间炸为粉碎,周围时空重新收敛而回。

  云明见卷轴破碎,这才松了口气,抬手擦了擦额头,才发觉额头上汗水一片,而背后冷汗也沾湿了衣服。看向项曲儿,只见她也是脸色苍白,浑身冷汗直下。

  项曲儿道:“我们快离开这里,否则他一定会追来的!”云明一想到段无道的修为,就不禁浑身冷汗,便道:“是!我们快点离开!”

  项曲儿手上一划,一片白雾弥漫而出,布在自已与云明身上,道:“这是落雪散,可以暂时隐去我们的气息,我们快走!”身子一纵,便向一处密林疾去。云明急忙跟上,不到片刻,便与项曲儿消失在林间。

  不过多久,小屋间虚空中“嘶”的一声撕裂开来,一个白衣男子从虚空中缓缓走出,抬起手看了看,只见手掌心三个血洞直透而过,又溶在一起。

  白衣男子眼中微眯,道:“水、风,还有火。是什么人?怎么会运用三种元力?那个女子又是谁?怎么会有那种卷轴?”看向周围,眉头一皱,道:“他们逃去哪了?”思前想后,思付道:“时空卷轴,三种元力,隐匿气息,有这种东西的人必有一个强大后台,否则以那女子小小年纪也不能在我手上逃去。算了,再来惹我,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有什么后台!”便向前踏上一步,消失在虚空中。

  云明,项曲儿两人尤自拼命逃去,只拉开了一大段距离,这才停了下来。在一棵大树下坐下,连连喘气。项曲儿勾起了一缕鬓发,梳到耳后,脸上涨红,喘了几口气道:“好厉害的家伙,竟然能够撕破时空,差点就逃不了了。”

  云明气喘吁吁,坐在地上,只见项曲儿脸上红得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身上也是香汗淋漓。项曲儿拿起一条白布,给云明擦了擦汗,道:“倒害我损失了一个卷轴。”云明见项曲儿靠近自已,给自已擦汗,不觉心中喜欢,也靠近了些,道:“那现在怎么办?”项曲儿沉吟半响,道:“那秃头修为太高了,竟能撕破时空,我没办法。”

  云明道:“那……”项曲儿道:“如果想要救你那顾清落,也只有请我师傅出手了!”云明道:“你师傅?你师傅是谁?能打得过那老头吗?”

  项曲儿微微一笑,放下布巾,道:“我师傅修为通天彻地,就是当今修道界中位列顶尖的宗门也须敬她三分。如果我师傅愿意出手,自然不在话下!”

  云明道:“那就请你师傅出手啊!”项曲儿道:“这个……”云明道:“怎么了?”项曲儿道:“只是我师傅……想请动她十分困难,本来师傅十分痛爱我,我若是去诉上两声苦,她倒会为我出手。只是……只是我这次是偷跑出来玩的,她……她一定生气得紧,只怕不会出手。”

  云明脸上一白,道:“那怎么办。”项曲儿道:“只能去求求她了,若是她愿意出手那便解决了。”云明道:“好,曲儿,谢谢你了。”

  项曲儿轻叹一声,双眼明亮,看着云明,道:“我们又何必说什么谢谢呢!”顿了顿,道:“我师傅住的地方远了些,我们恐怕要赶些时候的路。”

  云明道:“没事,我们赶紧快点走吧!”说罢,便站起身来,突道:“对了,你师傅是?她住在哪?”项曲儿道:“我师傅有个名号,叫:修道之东,边城之中,无心道人,剑与天工。我师傅,便叫无心道人,便住在东边东境城之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