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衣女子边跳边跑的走到云明身前,“嘻嘻”笑道:“云明,你没忘了我啊!”云明看着白衣女子,心下激动万分,道:“曲儿,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这女子名为项曲儿,是云明十二岁时所认识的。云明在十二岁时加入了一个宗门,唤作御风宗。名字倒与所得到的御风剑有些相似。修练了半年后才走上了修道界。在那宗门便遇上了项曲儿。与项曲儿算是师姐师弟的关系,两人常结伴游玩,童趣十分。其后那宗门被外敌侵犯,所有弟子几被杀尽,云明也差点丧命其中。本想项曲儿也应该无幸了,却没想到今曰会再遇上了。

  白衣女子哼了一声,道:“那就好!我刚还在准备,若是你又忘了我,我便把你送回去,让你给那些人欺负去!”

  云明笑道:“那可不行!你把我送回去那就完了。再说了,曲儿,我又怎么会忘了你呢!”项曲儿嘻笑道:“对嘛!你只能由我欺负,让我欺负个够!”

  云明擦了擦汗,想起在御风宗时,确实经常受到项曲儿的欺负,突道:“对了,曲儿,你上次是怎么逃走的?又怎么会救了我?”

  项曲儿沉默一阵,道:“上次我本来是十死无生了,好在我师傅赶来,才救了我。这次是瞒着师傅偷跑出来的,没想到会遇见你了!”说着,嘻笑两声,嘴角露出两个小酒窝。

  云明道:“原来如此。我本以为我们再无相见之曰了。”项曲儿右手伸出,在云明头上敲了敲,道:“哼!小师弟,你是不是巴不得再不用见到我了?”云明急忙摇摇头,道:“怎么会怎么会!”

  项曲儿道:“不会就好!对了……那些人是谁?为什么要抓你回去?还说你是通缉犯?”说着,靠近了云明身前。云明心中一沉,道:“那些人是段家的?”

  项曲儿点点头,就在床边坐下了,道:“是啊!”云明咬牙切齿的道:“段家!还有那个老家伙!”项曲儿道:“怎么了?段家又是什么?”

  云明便一一把段顾两家的事说了出来,待云明说完后。项曲儿却嘻嘻笑道:“哦!原来是这样啊!云明,你什么时候娶妻了,长得漂亮不?”

  云明见项曲儿发问,脸上有些尴尬,道:“嗯……这个……清落还算漂亮吧……”项曲儿道:“那等带我也去见见了。”

  最UE新章。\节+上酷#匠网“0

  云明道:“这个……好的……”顿了顿,又道:“现在那段家不知在哪找了个人,十分厉害。我中了他一掌,差点便丧命了。不知顾家现在怎么样了。”

  项曲儿道:“哦,难怪,你身上的伤是他打的吧!那么滚烫。”说着,伸手过去触摸云明的额头。云明只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又感到额头上贴上了一只柔嫩的小手,不觉心中一暖。

  项曲儿“咦”了一声,收回了手掌,道:“怎么回事?昨天还分明烫手得很,我正想再这样下去,只能带你去找我师傅。怎么今天不烫了?”

  云明也是一片疑惑,摸了摸自已额头,确实没有几天前的烫手感,身体也不再充满火毒了。心中突的一动,道:“曲儿,你救我回来后,我昏迷了几天?”

  项曲儿捏着手指数了数,道:“有将近一个星期了。”云明道:“一个星期了,我身上的火毒是念了纯阳功上的口诀才消退了些的。本来昏睡了一个星期火毒该发作才是,难道……难道我昏睡时也念了出来了?”

  项曲儿道:“对啊!你口中还念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是不知道什么。”云明心道:“一定是了!我昏睡时又念了不知多少遍纯阳功口诀,把身上火毒彻底化解了!”转而又想:“这火毒十分厉害,侵入人体时让人生不如死。那老怪也说这火毒五百多年来,没有人能承受九成。纯阳功却化解了这火毒,那……当初给我功法的老乞丐怎么会有这种功法?又怎么送给了我?”

  项曲儿道:“怎么了?你在想什么?”云明回过神来,道:“没事。”突的脸上大变,“啊呀”一声道:“已经过了那么多天了,就不知顾家怎么样了?”

  项曲儿见云明脸上焦急,道:“我去帮你看看吧!如果有机会,便把你那老婆救出来。”

  云明急忙道:“不行,那老家伙太厉害了,你去了多怕也要吃亏。”项曲儿沉吟道:“没事,我自有救命之策。”云明还是摇头道:“不行!我怎么能让你去冒险呢?我自已回去看看!”

  项曲儿柳眉一蹙,看着云明,道:“你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能回去呢!”云明脸上焦急,急忙运起元力,这一运,却发现一股炙热气息直冲而上,只吓得云明赶紧停止了运转。

  项曲儿见云明脸色,道:“你又怎么了?”云明脸上发白,道:“我运起元力时,不知那股火毒怎么会冲了上来。”项曲儿眉头一皱,道:“你再试试看。”

  云明咬了咬牙,又驱转着元力,果从丹田中一股炙热气息又冲了上来,云明急忙停止运转,满头大汗道:“怎么办?我一运转元力,那火毒就冲了上来,这样我岂不是要成了废人?”

  项曲儿紧锁眉头,道:“你先好好休养着,可能过几天就会好了!”云明只能点了点头。项曲儿道:“你能起来吗?”

  云明道:“能。”项曲儿道:“后面有道井水,你先去洗个澡吧。”云明这才想起自已有好几天没洗过澡了,身上味道极浓,尴尬的笑了笑,道:“好的。”便起了身,跟着项曲儿走了出去。

  后院十分空阔,只栽了几株杏树,最中便有口井。项曲儿带云明来后便先走了,云明除去身上衣服后,便打上井水洗着。凭着井水冲洗在身上,只觉十分凉爽,便多打了几桶。突的手上一滞,眉头一皱,道:“怎么?怎么还能吸收水元力呢?”

  又运转了一下,只是每次运转元力,首先便引起了火毒,却使云明不敢再继续下去。云明摇了摇头,只能作罢,只是心中疑惑甚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