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顾清风两人在地上一滚,站了起来看向那男子。只见那男子一声白衣,黑发长长,横眉剑眼。看了过来,竟有种锋利感。年纪约莫三十来岁,声音温和平淡。看起来竟十分潇洒。只是额头却秃了一片,没有头发。

  云明与顾清风对望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凝重。这男子先前出来无声无息,仿佛是凭空出现般,而出手更是诡异之至,竟把两人从石桥上凭空移过。而这人,竟看不出半分修为!顾清寒走到石桥中间,只见云明,顾清风两人竟凭空飞出,摔到原地。急忙转过身,只见一个白衣人与云明,顾清风两人相对,脸色平淡。

  顾清寒心中一凛,道:“云明,大哥!你们怎么样?”顾清风道:“清寒,你先带着他们进去!”顾清寒明知那白衣男子修为定是不凡,又怎肯独自离开,急忙向前冲去。云明道:“清寒!你带领他们走!我们没事的!”顾清寒身子一顿,迟疑片刻,咬了咬牙便回身过去。

  白衣男子背负着手,缓缓走上前两步,道:“就是你们杀了我的子孙?”云明道:“你是谁?”顾清风抽出一把长剑,道:“你是段家的人?”白衣男子道:“你们有着我的子孙身上的血味以及残魄。应该就是你们了!”云明心下一惊,冷笑道:“你说的是段倚吗?他确实是死在我手上的。”

  白衣男子缓缓闭上了眼,又睁开了,眼中尽是寒光与杀气。蓦地里右手一翻,身子一移,右手便抓向顾清风。顾清风早有预防,右手急忙抬起长剑刺去。哪知白衣男子出手急快,顾清风长剑只抬起一寸,白衣男子右手便抓住了顾清风右手。顾清风被制住右手,脸上大变,左掌直拍向白衣男子的胸口。

  而云明双手抬起方天画戟,也直劈而去。白衣男子左手上轻轻一弹,便弹开云明的方天画戟,右手一抓,便将顾清风直抓而起,往一边一扔。顾清风便直摔而过,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云明方天画戟直斩而过,白衣男子身子不变,只是左手弹过,便击开了云明的方天画戟,食指一捏,一道元力直射而出。“嗤”的一声,射入云明胸口间。云明身子一震,胸口上火辣辣刺痛一片,竟直接烧焦了一片血洞。急忙往地上一滚,身上水元力运出,这才止住了血洞。顾清风身子站起,脸上寒峻,双手结印,猛的向白衣男子指去,喝道:“四海剑!”只见从顾清风背后飞出四把剑影,“嗖嗖嗖”直冲向白衣男子。

  云明身子纵起,握紧了方天画戟横劈而去,怒喝道:“回海撩天!”一片寒光直闪而出。四把剑影如影似光,瞬划而去,而云明方天画戟也向着白衣男子背后劈去。

  酷1G匠*网正AZ版首发…

  白衣男子左手袖袍一挥,便将剑影收下了,右手向后一弹,“当”的一声,便接过方天画戟,向后一退,右手握住方天画戟的长柄,向前一递,道:“脱手!”

  云明只觉手上一片颤麻,竟握不住方天画戟,直接脱手而去。白衣男子将方天画戟向前一送,便刺向顾清风。顾清风脸上大变,右手寒剑急忙向前一格。“当”的一声便挡住方天画戟,身子也向后退开五、六步,嘴角一丝鲜血缓缓流出。

  云明脸上一寒,右手一握,一把血剑直刺向白衣男子。白衣男子左手缓缓一抬,食指,中指一合,便夹住了云明刺过来的血剑,元力一运,血剑“滴嗒”两声,竟化作一片血水流下,还未落到地上,便已是化为青烟了。

  白衣男子左手一拍,便印在云明胸口上。云明脸上一白,胸口一痛,喉咙一甜,一口鲜血便直喷而出。身子也向往直摔而去。

  而云明吐过来的一口鲜血还未碰到白衣男子身上,便凭空蒸发成白雾。白衣男子缓缓看向了站起来的顾清风,道:“一个伏渊两重天,一个伏渊一重天,你们就敢杀我的子孙,谁给你们这个胆子了?”顾清风脸上苍白,冷笑一声,道:“说什么废话,我既杀了,就无须再多说什么!”身子向前一纵,手上长剑疾刺而去。

  白衣男子右手食指、中指一夹,便夹住顾清风的剑尖,一扭动,长剑颤抖一下,从剑尖上迅速发红,瞬间传到剑柄上。顾清风手上一烫,急忙松开长剑。只见长剑不消片刻,竟彻底化为一滩铁水,“滴嗒滴嗒”的流在地上。

  白衣男子右脚向前一踏,左手直擒而去。顾清风双手急忙一结,四把剑影冲出体外,射向白衣男子。只是接近白衣男子不到半步距离,四把剑影便在瞬间化成青烟。

  白衣男子左手按住顾清风手上脉门,又抓住胸口,提到半空,顾清风脸上骇然失色,想提起元力,竟发现提不起半分,完全被制住在体中,道:“你对我做了什么?”白衣男子左手元力震出,一道道血红色元力便不断流进顾清风体中,道:“既然你敢杀我子孙,如果让你就这样死了,也未免太幸福了!你就试试我的赤焰火毒吧!”顾清风再挣扎几下,双眼突的放大,脸上涨红一片,尤若凝血。双腿一挣,双手也分开了,“啊”的一声大叫。云明见白衣男子抓住了顾清风,又见顾清风脸色痛苦,急忙冲上前去,右手一掌拍向白衣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