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倚缓缓移开双腿,右手铁折扇缓缓扇动着,身上片片火焰烘烘而起,眼睛看向云明。云明手上一弹,一把长近一丈的方天画戟便握在手上,横开了去。身上白色元力也是澎湃流出。

  场下众人见两人元力截然不同,竟是一火一水,相生相克。所持兵刃竟也不同,一极长一极短。兵器中便有着一丈长一丈强,一寸短一寸险的话。两人不但元力相反,兵刃也是相反。

  段庆天捏着胡须,看向场上,心道:“这云明手上的兵器也是高等武器,就是不知从哪来的?”顾北离脸色淡淡,手指敲着桌面,却看不出想的什么。

  云明右腿向前一跨,手上方天画戟一横,直劈而去。段倚身子退后两步,手上折扇倒翻而开,片片火焰燃烧而起,不与云明接过,竟闪了开去。

  云明手上握紧了方天画戟,急劈而过,不到眨眼,便劈出十多次,段倚手上急接,折扇在方天画戟上划过,“当当”几声,火花四溅。

  云明方天画戟直刺横劈而去,段倚微微一笑,尤如漫步游庭般,身子向前一移,竟接近云明身前,云明方天画戟劈过,段倚身子便一扭,又近上几分,手上折扇不断转动着。

  场上众人无不聚精凝神的看着,只见段倚步步贴近,而云明方天画戟怒劈而开,要逼开段倚,却被段倚招招避开了。顾清寒脸上一紧,道:“可不能让他接近了,如果接近了,云明的长兵器便失去了作用,而段倚的短兵器便可以完全发挥出来了!”顾清风点点头,道:“看段倚身法,比云明快上不少,若要挡下,只恐……”顾清寒等人也只能凝神看去。

  云明见段倚已来到身前,心下一惊,方天画戟直逼而过,段倚微微一笑,眼中微眯,手上折扇翻出夹去,云明身子一闪,方天画戟怒斩而出。

  谁知段倚身法极妙,身子一闪,便躲开了去,再向前一踏,便接近了云明,折扇一划,一个半圆卷出,“嘶”的一声竟在云明身上划过一道伤口。云明急忙退后而去,方天画戟连刺连挑。段倚身子一动,便与之交杂一起。只看到一片红焰,一片冰水。两人瞬间便交过数百招,这时,段倚一声冷哼,手上一凝,喝道:“火海天地!”一片火焰呼呼直上九重楼,猛然向云明盖上。

  云明脸上大变,只感迎面一股炙热的气息扑来,手上方天画戟直刺而去。段倚站在火焰之中,长发飘起,双眼血色,道:“这是我段家的火海天地,你好好玩玩吧!”双手向下一拍,周围一大片火焰袭卷而上,辅天盖地般罩向云明。

  顾北离脸上一变,道:“火海天地?”段庆天微微一笑,道:“正是我段家的一门高等功法,火海天地。没想到,倚儿已经修练了九成。就不知,你这女婿能不能接得下?”顾北离看着火焰中的云明,没有说话。段倚手上一推,火焰辅盖而上,就要将云明笼罩在其中。只要被笼罩住,即使云明能破开出来,也势必重伤!

  云明见火海盖来,双手握紧了方天画戟,身子一纵,竟冲了上前,怒喝道:“回海撩天!”方天画戟从背后直拖而出,划了上去,又猛的怒斩而下。

  只听见“嘭”的一声剧响,云明手上带着方天画戟冲出火海,斩向段倚,而火海分裂成两半,“嘶嘶”几声,又分成几分。

  段倚见云明冲出,脸上微变,身子一闪,手上折扇翻开接过,道:“没想到你竟能冲破出来。”云明冷笑一声,方天画戟直劈而上。

  段倚接过方天画戟,手上折扇猛的翻出,“嘶”的一个回转,竟在云明背后撕过一道伤口。云明脸上一白,方天画戟向段倚直捅而去。

  段倚向前一进,不断闪开方天画戟,手上折扇张开成盾,合上成匕,十分诡异。而扇上点点火焰烧上,发红发紫。

  突的一个旋转,便划过云明肩膀,“嘶”的一声,一道血口便划了出来,而皮肉也在倾刻间被烧焦了。云明脸上一白,方天画戟直刺而过,奈何段倚身法精妙,始终闪了过去。

  云明心下惊道:“段倚修为明显不止伏渊两重天,而是伏渊四重天!竟比我多了两重天!”方天画戟急挡连劈,却已是攻少守多,步步后退,身上伤口也多出了一道道。顾北离见云明落了下风,脸上发青,心中道:“这云明为什么还不使出顾家的功法?难道还练不熟吗?”却不知云明没有经络,本修练不了顾家之中的功法。段庆天微笑道:“北离,你看,胜负似乎不远了?”顾北离脸色严峻,并不答话。

  段倚身子一跃,折扇飞出,手上结印,喝道:“天火焚原!”双手从上方怒拍而下,一道道掌印带着雄雄烈焰直落而下。云明脸上一白,右手握紧了方天画戟卷去,只划开一个圆圈,挡住飞花,风声火声呼呼作响。

  而头顶段倚连拍而下,双手烈焰滚滚落下,云明双手握着方天画戟猛的斩去,怒喝道:“回海撩天!”段倚一掌拍过,身子向后退去,而满天星火直布而上,瞬间布满在云明周围,雄雄燃烧而起。

  云明方天画戟直斩而出,一大片火焰也为之割成两半,周围飞火直烧而上,一时间有若火海。台下众人只感空气中一股炙热气息扑来,急忙向后退开。

  而云明身上布满火焰,瞬间烧了起来。一咬牙,身上元力澎湃而出,身上寒冰寸寸结起,这才抵御住飞火。这时,段倚疾冲而上,铁折扇翻开旋去,“当当当”有如一个风铃般。

  云明手上方天画戟急忙劈去,哪知铁折扇一转弯,“嘶”的一声在云明背后划过。云明脸上一白,只觉后背火辣辣一片入骨刺痛。

  ◎酷iH匠:网永RS久M免费sc看WQ小说5

  而段倚疾纵而上,右手抓住旋回来的铁折扇,左手直拍而去,云明方天画戟一接,竟被直接抓住,猛的扯开,一掌印在云明肚腹上。云明脸上一白,身子向后直冲而去,在地上连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段倚脸上淡淡微笑,手上斩摇折扇,缓缓走近,道:“你此生最不该的就是遇见我!”云明勉强抬起头,道:“你不是伏渊四重天?”段倚道:“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伏渊四重天?我本来就是伏渊五重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