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场祭月台周围人群无不哄然起来,段顾两家的比斗竟然结束了?顾家前两局全败,按这次的三局两胜制,也就意味着第三局不用上了,而这次比斗也结束了,顾家败了!座下云明讶然失色,道:“那我岂不是不用上了?”顾清风等人无不脸色阴沉,而段家那边则是大喜起来,看向顾家等人的眼神也是充满着蔑视与凌傲。

  顾北离缓缓坐了下去,道:“这次是我顾家败了。”段庆天微微一笑,看向白城主。白城主走了上前,高声道:“这次比斗,段家两胜,顾家败!据两家约定,以醉香楼为代价,割于段家。比斗结束……”

  ;p酷匠网正版)◇首发

  这时,一个声音道:“慢!”白城主语气停顿一下,循声看去。只见一个黑衣男子缓缓站起,道:“慢!”白城主道:“段公子有何意见?”段倚脸色平淡,道:“前两场战斗不算,不算入比斗结果。”

  白城主脸上变色,道:“这……”段倚缓缓看过段庆天,顾北离等人,道:“前两场就算是一场助兴的游戏吧!不算比斗。段顾两家,再来一场,一场,以决所有!”段顾两家的人都是脸上讶然疑惑,不明白明明段家已经胜出了,段倚却要提出这个意见。白城主看向顾北离,段庆天两人,道:“这……”段庆天微微一笑,道:“就依倚儿的话,就不知……”说着,看向了顾北离。

  顾北离淡淡看了段倚一眼,道:“既然段公子要这么做,便这么做吧!”段倚微微一笑,看向一边的云明,道:“你……敢不敢一战?”云明站了起来,笑道:“既然阁下有这个意思,在下有何不敢?”

  段倚手上折扇轻摇,道:“一战决胜负,生死不论!”云明笑道:“好!”白城主点了点头,道:“两位都是年轻豪杰,既然愿意一战,便请上场。以此一战,决段顾两家天画楼之属……”

  段倚轻摇折扇,道:“且慢,天画楼之属实是蜗角之地,薄利虚名。不如再加上一些筹码。”顾北离“哦”了一声,道:“你想要加上什么筹码?”

  段倚微微一笑,道:“若我胜之,顾家从此退出灯淌城吧!”顾北离脸上一沉,道:“退出灯淌城?”段倚笑道:“怎么?顾家没有这个胆气吗?”

  顾北离道:“哦,那么也就是说,顾家赢了,你段家也要退出灯淌城了?”说着,看向了段庆天。

  段庆天脸上微变,看向段倚,道:“你真的要这么做?”段倚笑道:“父亲敢不敢玩一场?”下面顾家,段家的人无不大惊,这段倚竟把灯淌城归属作为筹码,甚至说是玩一场?

  段庆天沉吟片刻,笑道:“怎么不敢?”看向顾北离,道:“你呢?敢也不敢?”顾北离淡淡一笑,也不输了气势,道:“要玩大的那就玩吧!”段倚看向云明,微笑道:“这是段顾两家的筹码,我们两人是不是也要赌上一些呢?”云明走上前两步,道:“你想赌什么?”

  段倚轻摇折扇,道:“以人赌人!你若输了,顾清落入我段家为奴,我若输了,与你百名美人。”此话一出,顾家众人无不大怒,脸上铁青,段倚这话分明是在污辱顾家,难道顾家二小姐是可以买卖的吗?

  云明脸上一寒,冷笑道:“赌这个也玩得太小了!我们赌大的吧!”段倚道:“哦……你想赌大的?”云明道:“我们就以命赌命吧!以你的命,赌我的命!”

  段倚突的哈哈笑道:“你的命与我的命!好,你拿得去就拿去吧!”身子一纵,便跃到祭月台上,对着云明道:“上来吧!”云明冷冷一笑,身子在地上一跃,也跳到了祭月台上,与段倚相对。白城主急忙退了下去,看向顾北离,段庆天两人,道:“这……”段庆天微笑道:“以命赌命便以命赌命吧!无甚关系。”顾北离淡淡一笑,道:“那便看看吧!”白城主心下骇然:虽说两家明面约定比斗,但筹码也未必太大了,也就意味着,只要有一方输了,灯淌城便只剩下一个霸主,输的那方不仅要退出灯淌城,更会丧失一个高手。

  余下段顾两家之人无不脸上寒峻,看着场上,心中只希望能够胜出,而胜出,更有可能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