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②

  白城主走了上前,长声道:“第一场结束,第二场开始。段家段松对顾家顾让。上场!”段松微微一笑,脸上却有些阴鹜,身子一纵,便到了台上。顾让起身而上,手上一搭,便上了台上。白城主道:“开始吧!”便退下了。段松手上一张,一片火焰便升腾而上,缓缓看向顾让。

  。酷d'匠‘S网l.首发

  顾让脸上寒峻,虽说段松身受重伤,却也不可小觑,手上一握,一片白色元力也直涌而上。台下众人明显感受到这两股元力比之前更强上数倍,直把空气也映得一片扭曲。

  云明看着顾让段松两人,心下道:“顾让的元力也是水元力,而段松的元力是火元力。段倚的元力也是火元力,就不知……”又看向一边段倚,却正好也见他望了过来。

  段倚嘴角一咧,笑了一声。云明转过头去,看向段松顾让两人,道:“段松修为是塑胎七重天,顾让是六重天。就不知段松那次伤得怎么样。”

  台下众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这一次战斗顾家再输了的话,就真的全输了,就是再赢了,也要对上有着灯淌城年轻一辈无敌手称号的段倚,胜负悬殊。

  段松身子一动,空手向顾让抓去,一大片火焰也是怒洒而出。顾让身子一跃,双手抓开,背后一把长刀直弹而出,握在手上,便向着段松直劈而去。

  段松双手直抓,便接连挡住了。两人身影时时交杂。这时,顾让一刀横劈而过,一片水元力结冰而过。段松身子一跃,便跃到了半空,手上一抓,三枚金色短箭射出。

  顾让长刀疾拍而过,便拍去了金色短箭,迎身而上。段松再接得几招,脸色发白,步法已乱。顾让大喜,长刀怒劈而过,卷起一片冰箭。段松急接而过,脸上愈加苍白,突的被顾让一个刀背劈中,“嘭”的一声,一口鲜血直冲到喉咙头,身体在地上一滚,躲了过去。

  台下众人看得目不转睛,心中大为喝彩。顾家众人脸上大有喜色,连声喝彩。而段家众人脸上微沉,手上都是握紧了拳头。

  顾清风笑道:“段松果然身受重伤!顾让赢定了!”云明道:“醉香楼到第五层有多高?”顾清风眼中若有笑意,道:“估计五十丈是有了。”顿了顿,道:“不过对于塑胎七重天,五十丈也不高吧?”云明道:“我不小心制住了他的穴道。”顾清风哑然失笑。一边顾北离捏了捏胡须,微笑道:“该一胜一负了。”段庆天道:“再看看吧!”

  祭月台上两人身影交杂,火与水不断迸溅开。顾让长刀直卷而过,尤如一头雄狮直扑,段松步步后退,身上伤口一道道撕开,血肉模糊,淋漓一片。顾让怒喝一声,长刀砸过,段松手上一接,“咔嚓”一声,身体直直向后摔去,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就不动了。

  段家众人无不变色,纷纷站起。而顾家众人也是脸上大变,又是喜又是忧,只怕顾让把段松拍死,那两家必定会闹翻起来,到时灯淌城肯定会来一次腥风血雨的。

  顾让一刀劈过后,心下也是十分后悔,若拍死了段松,那这一场比斗也就失去了意义了。急忙看向段松,只见段松身上满是鲜血,不见呼吸,心中更惊。

  这时,段松缓缓抬起头,双手撑着地面站了伏了起来,猛的一跃,便站了起来,眼中寒芒一片。顾让本来见段松起来时心中大喜,待看段松模样,却感到不对劲了。段松嘴角一咧,笑道:“你敢让我重伤,那便去死吧!”身子一纵,一掌猛的拍去。顾让脸上变色,长刀劈上。段松左手一抓,一把抓住长刀,右手直击而过。顾让脸上大变,急忙想回刀接住,谁知段松紧紧握住,竟撤不回,右手尤如流星般砸到。顾让急忙抬手一接,“咔嚓”一声,手骨直接折断。

  段松直抓而过,便抓住顾让左臂,左手一扯,便把长刀扯开,几拳怒击而去。顾让脸上煞白,急忙向后退去。段松疾追而上,只是拳头怒砸而上,顾让便已步步后退。

  再退得一阵,被段松抓住胸口衣服,猛的往地上一摔,“嘭”的一声,只摔得段松一口鲜血直喷而出。双手齐动,“咔嚓”几声,便扭断了顾让四肢,一把提起顾让脖颈,嘴角一咧,笑道:“你给我去死吧!”

  右拳怒击而过,“嘭”的一声砸在顾让肚腹上。顾让脸上煞白一片,身体直接向后摔去,直接摔出祭月台,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顾让的人无不脸上剧变,一把站了起来。而段家的人也是脸上惊骇,不可置信的看着段松,随后又大喜起来。

  顾北离从原座站起,脸上彻底阴沉下来,手上拳头只握得咯咯作响,眼睛看着场上肌肉澎涨,气息狂暴的段松。

  段松仰天哈哈大笑,指着顾家众人,道:“不自量力!顾家,你们败了!”顾家众人脸上愤怒一片,身体不断发抖。顾终疾冲而下,扶起了顾让,只见他身上四肢折断,满是鲜血,气息萎靡,奄奄一息。急忙点住他的穴道,又喂了他几枚丹药,才把他扶了下去。

  白城主也是一脸骇然,良久,才镇定下来,走了出去,道:“顾让败,段家再胜一局。三局两胜,此次比斗以段家胜出,天画楼以及周围十里从此归段家所有。”

  顾北离身体一震,手上拳头握得咯咯作响。顾终叫道:“等等!白城主,段松明显服下了什么药,难道不算违规吗?”白城主沉吟半响,道:“药检!”便有几个人走了上去,给段松检查,段松淡淡一笑,自由他们检查。检查片刻后那几个人便退了下来,到白城主旁边说了几声。

  白城主听了后,点点头道:“段松未曾服药,仍属段松胜利。”顾终脸上一青,只得扶着顾让退了下去。

  段庆天看向顾北离,笑道:“北离,你们输了!”顾北离脸上阴沉,只沉默不语。段庆天笑了几声,看向白城主,道:“白城主,该宣布输赢了吧?”白城主点了点头,便走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