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沉吟半响,道:“这药你怎么有的?”老者道:“这是我的秘密,不过你既然问我,我就实说了。这是我冒险从西漠之中,所得到的一株火毒玉芙蓉,从之中提取出液滴所练成!仅有七滴,但足矣毒死七个塑胎九重天的修道者!”

  云明冷笑道:“你怎么知道能毒死塑胎九重天的修道者?”老者微叹一声,道:“当初与我同进西漠的几个好友便因误触此液,也至死的。”

  云明沉吟道:“好!多少钱?怎么卖?”老者道:“本属无价之宝,但你我有缘,就换十本高等功法吧!”云明差点没呛死,道:“什么!十本高等功法?”老者眉头一皱,道:“你小声点!兵刃丹药也行。”云明见周围的人都望了过来,急忙压低了声音,道:“十本高等功法?你想骗谁啊!”

  老者道:“你想想,这东西能毒死七个塑胎九重天的人,这十本高等功法难道不值吗?”云明眉头一皱,道:“算了!小爷没这个钱!”说着,便转身要走。

  老者摇摇头,冷笑一声,又坐了下去。云明突的回过头来,道:“既然本属无价之宝,就不应只值十本高等功法,是吧?”老者一愕,又点点头,道:“是的。”云明沉吟道:“一个塑胎九重天的修道者已是难得的高手,你能轻易毒死,实属神药。而你更能毒死七个,更加难得!十本高等功法也不过这个价钱。”

  老者捏着胡须,道:“不错!这确实是这样的!”云明道:“你敢在这卖,必定有所把握,也不怕被人逼迫。本身修为也定不弱,至少也是塑胎九重天的修为!”

  老者脸色微凝,道:“不错!老夫本来有伏渊一重天的修为,在西漠中受了重伤,仅剩塑胎九重天。”云明又笑道:“你想卖出这个价钱,也不是为了自已修练,而是为了另的原因,或许为了钱,或许为了其他。”

  老者点点头,道:“确实,我一个人也不可能修练十种高等功法。”云明笑道:“而这东西可谓神药,天上人间仅此,你敢拿出来卖,也是要负着许多压力的。你刚才在段倚的威胁下愿卖出那药,不是因为你害怕他,而是为了卖出这第二种药,所以你才愿意他以钱交换。”

  老者脸上沉重,道:“是的。”云明道:“缘分值多少钱?”老者一愕,道:“有值千金,也有不值一钱。”云明道:“那我们的缘分应不是不值一钱吧?”老者微笑道:“怎么?你想以缘分从我身上骗去那种药?”

  云明道:“不!不!不!我不是那种愚蠢的人,你自然也不是。看你之前表现,你是一个懂得隐忍的人。那么……你还是一个厌世,厌人的人!或许,你还厌已!”老者身体一震,道:“你说。”云明微微一笑,道:“自然了,你还是一个聪明的人。现在再来说药的事情。”老者道:“嗯,好。”

  云明道:“这种药虽明面说能毒死七个塑胎九重天的人,但一定不是那么容易,你别骗我!这药所起到的效果也根本没有你说的作用!”老者脸上一沉,道:“是,这种药须得从血脉中通入,才能起到作用。而且,遇风即干,效果便失去了。”

  I酷{h匠网》唯一正版B…,V☆其a他都+是盗O版c

  云明摇了摇头,道:“你认为还值十本高等功法吗?”老者摇摇头,道:“我自知不值。”

  云明笑道:“岂是不值!这种药抹到刀剑上遇风便没用了,还要送入血液中,七本高等功法?哼哼!就是三本也不值!”老者刚要反驳,云明又道:“我们缘分不少,我也不计较这个,给你个面子,就只当买回去玩。但你也不能卖这么多的吧?”

  老者道:“那……”云明又道:“我告诉你,你早得罪了段松!你知道吗?”老者一愕,道:“我得罪他了?”云明道:“不错!你敢收他的钱,你至少走不出灯淌城了!”老者脸上一沉,道:“你怎么知道的?”

  云明咧嘴一笑,道:“因为我是顾家顾清风!与他段家结仇百余年,焉能不知他的性格?”老者冷哼一声,道:“我难道会怕了他,顶多鱼死网破!”云明摇摇头,道:“不!他不须出手,以他令下,段家便有高手出动,你也未必能再见他。”老者脸上一青,道:“这……”云明笑道:“不过我也说了,我是顾家顾清风,即使没有缘分,因为段家,我也会帮你了。我可以把你安全送出灯淌城!”老者一喜,道:“那……”云明手上一掏,只掏出十本小册,道:“这是十本高等功法,给你,把那药给我吧!”老者伸手要接过,又是一停,道:“不!以这区区之药,岂能值十本高等功法!”云明道:“你拿着吧!我就算交你一个朋友了!我顾清风说话算话,一言九鼎!”老者接连摇头,道:“不!这让我重伤所得之药,仅让我有苦无乐,得之何用?我送给你吧!”说着,从衣衫中拿出一个小玉瓶,递给了云明。

  云明“咦”了一声,道:“你怎么藏在身上?”老者嘿嘿笑道:“因为谁也不能猜到我会藏到身上。”云明一把接过瓷瓶,和十本功法一同塞到怀中,道:“好!你现在马上走,逃出灯淌城!我去出兵,拦住段松那帮杂毛!”老者道:“多谢小友了!若不是小友……我……”云明拉过他的手,道:“老哥,还说什么呢!快走吧!”老者道:“好!小友,来曰有缘再见!”便急忙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