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让脸色呆滞,手摸着脸上,白粉一片,口中,鼻中都吸入了不少,眼见云明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道:“这……这……”半晌,猛的站起来怒吼道:“云明!我草你……这是合欢散啊!”云明笑嘻嘻的走出了街道,手上托着一袋金子,道:“想在灯淌城赏花灯还要你们带路吗?不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吗?顾让啊顾让,你好好睡去吧!大梦三千载,睡死也不晚啊!”便在四处走着,随意找了一个店铺老板的便问清了路向,自已乐滋滋的走去了。走到灯淌城中心,果见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两边各有一些卖买小玩意的。云明随意溜了几圈,却没看到有什么好了,只觉十分无聊,心中道:“没带着清落来,真是无聊,要不回去找清落吧!”便想回头去顾家,回头走了几步,却听到一个声音道:“云明,你也来了?”云明顺着声音看了过去,不觉心下一虚,退后了两步,心道:“她怎么也来了?”只见一个人缓缓走上前,一身白衣胜雪,一尘不染,长发束起,柳丝眉,丹凤眼,十分俊俏。却是顾清寒。顾清寒眉头一皱,道:“顾让不是带你来的吗?”云明见顾清寒一身男装,却知道是女扮男装,也不敢像之前般乱来,道:“哦……他啊……他不知哪去了……”顾清寒冷笑一声,道:“不是你给打晕了吧?”云明急忙道:“哪有哪有,他现在舒服着呢!”顾清寒道:“难怪你还在这,你以为那些好东西会在这看到的吗?是要到城心醉香楼才有的,没有顾家的身法,也进不去!”云明“啊”的一声,道:“居然是这样!”顾清寒转过身去,道:“我带你去吧。”云明退后两步,道:“不了不了,我先去找清落。”顾清寒转过身,冷笑道:“她早和大哥出来了,你居然还不知道。顾家现在只有家主在!你想去找家主带你来?”云明又是“啊”的一声,道:“只有那老……我岳父,那还是不要回去了。”顾清寒道:“我带你去醉香楼。”云明又摇摇头,道:“不了不了,我就在这里转着就好。”心中道:“最多回去把顾让叫醒,让他带我来呗!反正他也打不过我,只能唯命听从!”顾清寒眼中一寒,道:“那你就在这转吧!”说着,便转身走去。云明急忙道:“去吧去吧。”又低声道:“这小女娃也忒凶了!”顾清寒身体一顿,便向一边走去,转眼前便消失在人群中。云明见她走了,呼出一口气,道:“今天见到的怎么都那么难缠啊!”便向周围走去,边走边看,买了几笼仓鼠后,只觉这样太幼稚了,又在原地放生了,买了几根冰糖葫芦后,也是吃一个掉一个。只走走停停,买了不少东西,身上却仍空空如也。好在手上金子够多,也无畏再乱买什么。走累了,便想回去叫醒顾让,让他带自已去醉香楼。一转身,却又看见一道白色人影。急忙往后面一退,走入人群中。顾清寒看着云明的身影,冷哼一声,心中道:“那个身影……好熟悉……”便走在一边。云明躲过顾清寒后便边走边玩去,不一会又买了不少东西,手上提着一箱乌龟金鱼。又走到一条河边,道:“去吧!我的孩子们,将来有成就了可要回来报恩啊!”便把几个箱子打开,把乌龟金鱼都倒入河中,全不理会旁边人一脸看白痴的眼神。这时,后面一个声音道:“你不知道你刚放生了,前面就会有人在捕捞吗?”云明一惊,看了过去,见是顾清寒,心中道:“这家伙怎么那么阴魂不散啊!”退后几步,道:“没事啊!生死有命。”顾清寒冷嗤一声,道:“醉香楼的大门可要关了,你还不想去?”云明道:“我等会就去,你快走吧!”顾清寒走上前两步,眼中光芒一闪,道:“你在躲着我?”云明道:“哪有哪有?我躲着你干嘛?”向后又退了两步。顾清寒走进两步,冷冷道:“没有?”云明道:“没有。”向后退去,不料一脚踏空,整个身体往后一坠,“扑通”的一声直接落到水中。顾清寒见云明一脚踏空,掉入河水中,哈哈大笑起来,见云明在水中挣扎,又冷笑两声,转身便走。云明只呛了几口河水,好不容易抓住河岸,爬了上去,往地上咳了几口,怒道:“这小娘皮玩我!”好在周围各种店铺不少,便到了一间衣服小店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才走了出来。走了几步后,却看到一个红色身影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看着云明,道:“相公,相公,我可找到你了!”云明眉头一皱,又一松,直接走过去揽着顾烟雨的手,道:“走吧!带我去醉香楼。”顾烟雨脸上一怔,又是一阵大喜,也不管折腾得累,道:“好,好,相公,我带你去。”便搂紧云明的胳膊,半靠在云明身上。

  ‘"酷bP匠@(网首J`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