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走出顾家家主的府坻,便向自已的苑子走去,到了后面一个空地上,叫退了奴婢后,便拿出一把长将一丈的方天画戟,心道:“段倚的修为比我高,功法肯定也比我熟悉。我必须在这一个月之中赶上去才行!”便握紧了方天画戟,不断挥舞起来。练了一个时辰后,只觉手掌发烫,双手发麻。便放下方天画戟,又倒出几杯水,凝成一把冰剑使开来。云明没有经络,四海剑,飞云步无法修练,便把其中一些不用经络的招式拣出来修练。练了两天后,又练了之前在古墓中得到的一本马上高等功法,这本功法仅有两招,十分简单,威力却是无穷的。云明之前习了三、四成,便觉是马上功法,放在陆地上便弱了不少,便没去修练,此时再无别的功法,便练了起来。时间转眼便过去了一个星期,云明一个星期来只不断在苑子中修练,也少出去,更没去看顾清落。这天修练了一个时辰后,擦了擦汗,思付道:“可以练的都已练熟了,现在便得提升起修为了。伏渊一重的修为比起段倚还是太弱了。”把东西收戴整齐了,吃了个早饭,便到了顾清落房子去,偷偷摸进去后,只见顾清落正对着一面镜子梳妆,便蹑手蹑脚的走上前,猛的从后背抱着她,笑道:“清落大老婆,在干什么呢?”顾清落只被吓得神飞天外,见是云明后才松下一口气,怒道:“你干嘛吓我?”云明放开了她,笑道:“你是我的老婆,又不和我同睡,不吓你吓谁?”顾清落脸上一红,哼了一声,便转过身去不理云明了。云明又调笑了几声,直把顾清落调戏到双颊通红,这才走了。也不打扰到别人,便向后山瀑布走去。这条瀑布处在顾家后山,十分隐蔽,平常也未有人到。也只有那晚见到顾清风与段婷婷到那相会。云明到了瀑布后便除去身上衣服,到瀑布中洗了个澡,又放松了自已,才修练起来。不比之前,这一次修练了一天后,云明便从水中起来,手上一握,元力不断流动着,思付道:“怎么越修练,元力聚集反而越少,根本不够冲击伏渊两重天。难怪顾家老头写着他突破伏渊两重天也是用了一年时间。可是……我可没有一年时间啊!”想了想,也不再死命修练,便从水中起来,穿戴好衣服后到周围走去。这一片后山颇大,林木高入云天,鸟雀蝉虫,走兔藏鼠都在不少。云明在林间打了几只兔子后。便找了条小溪去掉皮毛肚肠,在原地烤了吃了。吃好了就在林间练着戟法剑法,只练到天黑便爬上一棵大树睡了。天明时,云明翻身下树,又打了几只肥兔,烤了吃后练了会功,只练得全身臭汗,便到原路走去。想到瀑布洗个澡。云明一路走去,将到瀑布时脸上一喜,便想走去。却突的一停,往旁边一丛高树躲起,思付道:“我怎么听到了别的声音?难道有人来了?”便躲在树丛间,缓步走近,几入无声。到了瀑布前,只见一道身影从一旁闪过,走向瀑布。云明看向那人,心中疑道:“顾清寒!他来这干什么?”只见那人一身洁净白衣,背负长剑,长发飘飘,脸色俊俏,正是顾清寒。顾清寒走近瀑布,把背上长剑解下,放在一块巨石旁。云明心道:“他来做什么?莫非这里有什么东西?”顾清寒看着瀑布,又四处看了一下,确定无人后便走到一块巨石旁,缓缓解下身上衣服。云明见顾清寒要解下衣服,心中怒道:“娘的,这瀑布是小爷的专用之地,岂容你也下去洗澡?”就想走出去,却突的眼中一凝,整个人似是呆住。只见顾清寒褪去衣服后便走入瀑布中,由着水冲洗着身体。长发倒垂下来,三千青丝尤如一江春水。云明只感到一阵唇焦口噪,呆呆的看着顾清寒,低喃道:“他……她竟是女的?”顾清寒脸色舒畅,躺在瀑布中洗着身体,再没有之前的冷漠,反而多了一分柔媚,也没有发现躲在树丛中的云明。云明眼神呆滞,只盯着顾清寒,竟忘了男女之分。此时云明方觉得顾清寒之前有一些不对了,在顾清落借了顾清寒的一套衣服上分明有着清香,其后也有一些不对常理的地方,只是云明看不出来。顾清寒冲洗了半个时辰后,才从水中起来,到大石上拾起衣服穿上。眼光随意一望,竟看到一片草丛间有一道人影。“啊”的一声尖叫,一把抱住衣服躲在大石头,只惊得魂飞天外。而云明被她一声尖叫也惊醒了过来,急忙站起身便往后面跑去,瞬间消失在林间。顾清寒只吓得心口跳动不停,急乱穿上了衣服,又握上了长剑,站起身来,看向那边草丛,怒道:“是谁?你给我滚出来!”四处寻去,只恨不得把偷窥者砍成碎片,却始终找不到人。心中恐慌一片,道:“到底是谁?到底是谁?怎么会躲在草丛中呢?”一想到隐藏了十几年的身份竟被人看到时,便一片恐慌,又是恨意冲天。只拿着寒剑把几株树木乱砍乱剁了几下后,才消失在树林中。云明一把跑到苑子中,唇焦口噪的倒了杯水喝下后,脑海中才想起之前一幕幕,又摇了摇头道:“小爷干嘛怕她啊?她洗了我的瀑布还没找她算帐呢!”想了想,又道:“算了算了,大人不计小人过……”一想到顾清寒的模样心里就一片发虚,脑海中却浮想翩翩着。

  酷1匠DM网正g版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