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渊夜明珠银光融融,泛潋波彩。小室一片光明,寂静入夜。外面的顾清风早已回过神来,却见老者也站在门外,便道:“吕伯,云明呢?”老者沉吟道:“他已经进去良久了,怎么还没出来?难道还没选好吗?”顾清风眉头一皱,道:“过了多久了?”老者道:“已经有五个时辰了。”顾清风道:“五个时辰,不短了,要不进去看看?”老者摇摇头,道:“修道者最喜功法,可能他看到之后忍不住修练了一会吧。咱们再等等吧。”顾清风道:“也是,修道者一个入定便有可能一、两天,这也正常。”便继续走到书架边拿出一本看着。老者看向上面那扇铁门,眉头皱起,眼中若有担忧。云明只觉脑海中刺痛一片,直入骨髓中。而身体不断旋转着,仿佛掉入了一个无底深渊。更是混乱一片,迷迷糊糊的。也不知昏了多久,只觉脑海中一篇文字印了出来,一个个小字从纸上跳出,仿佛是跳舞般,弹入脑海中。一时间上千个小字直弹而出,只撞击在脑子中。一个个字缓缓围起,显像,形成一幅图画。云明好不容易才看清楚了点,那些字便又冲入脑海中,一顿乱缠乱绞。只痛得脑袋发麻,恨不得把头也切了。小字又冲刷几下,便排列成行,云明只见到上面写着:大道三千,三千道术,得一便可驰骋天地。催魂术,以心神所锤练一点念力,由眼由引,可催万物。一但催魂,魂魄唯我所控,生死具可矣……一但得到道化无……可成风情剑,以情为剑,以风为寄,无物不可分割……上千个字跳动而起,又猛冲而下,直刺得如针入脑。云明痛哼一声,又昏了过去。时间缓缓流转而去,而脑海中痛感也渐渐消失了。云明缓缓醒了过来,睁开了双眼,看向四周,心下一惊:我回来了?勉强站起身来,环顾四周,确定了这是在那间小屋子这才松了口气。低喃道:“刚才那是梦吗?怎么……”等冷静下来,回过神后,道:“我也不知昏了多久,别让他们担心了才行。”便看向小箱,咬了咬牙,走过去在小箱中随手抓了两本功法揣到怀中,这才走了出去。老者在外面又等了三个时辰,只等到心急浮噪,正要进去看看情况。便见云明从里面走出,脸上发白。老者心中有气,又不好发作,便道:“你选好了?”云明看向两人,抱歉一笑,道:“好了。”顾清风走上前,笑道:“你选了哪两本?”云明随手把两本功法扔给了顾清风,道:“不知道,随便抓的。”顾清风急忙把两本小册抓住,抱在怀中,道:“你说你随便抓的?”云明打了个呵欠,道:“是啊!那是什么功法?”顾清风一时无语,看了一下,道:“是四海剑和流云步。你在里面那么久干嘛?”云明伸了个懒腰,淡淡道:“睡觉。”便走出了第二层。顾清风怔怔无语,道:“睡觉?”老者脸上一黑,跺了跺脚走进了第三层,查看一下功法才放下心来。云明走出了功法苑,只见已经是半夜了,黑寂只剩风声,清冷唯余月影。便道:“我居然睡了那么久了?”又打了个呵欠,道:“好困。”顾清风跟了上来,道:“你真的在里面睡觉吗?”云明道:“是啊!就是大硬了,睡得好痛苦。”顿了顿,道:“风哥,带我回去吧。我要去睡觉了。”顾清风无言以对,把两把功法递给他,道:“你的功法。”云明随手接过,塞入怀中,道:“你说,这功法能卖多少钱?”顾清风脚下一个踉跄,道:“你说什么?”云明道:“这功法能卖多少钱?”顾清风道:“你想卖了?”云明道:“哪有,随便问问。”顾清风这才放下心来,道:“高等功法几乎无价,在灯淌城中更加稀有,如果要卖的话,百万,千万都是卖不的。”云明“哦”了一声,随手把功法塞进怀中,道:“这样啊!本来还想卖给你,看你十天半月上一次青楼,也没这个钱。”顾清风脚下又是一个踉跄。顾清风陪着云明回到小苑,便先走了。云明走到床边,便把两本功法随手扔在一边,打了个呵欠便躺在床上,翻了几个身却始终睡不着。心中思付道:“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看见那么多奇怪的东西?楚江月……还有催魂术……”心中思绪万千,却始终想不出什么。只在床上不断的翻身,突的想到:催魂术又是什么?三千道术,得一便可驰骋天地,难道得到催魂术……又站起身来,把那两本四海剑,流云步翻看了一下,便直接扔入戒指中。

  bf看。q正)"版章_●节%上酷SV匠O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