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脸上尴尬,“额额”两声。顾清风笑说了几句,便带着云明开了屋门,只见里面十分宽阔,桌椅齐有,十分干净,想来也是经常有人打扫。顾清风带着云明走了几圈后,便让几个侍婢过来打扫了一下,又把床被都换了新的,又谈笑了几句,便约定明早一起去功法苑,这才走了。云明四处看了看,只觉四处华丽漂亮,也感到十分满意。突的想起怀中还有两枚戒指,便叫退了侍婢,关上了门,从怀中拿出两枚戒指。拿起第一枚戒指,只见戒指由银制成,中间便有一个圆环小点。云明探入元力,便从中取出一杆兵器。只见是一把九尺多长的方天画戟,通体金色,看上去十分锐利。云明脸上喜色可见,双手扶着方天画戟舞动了几下,又拿了一块白布擦拭一下,只见擦拭下寒光闪动,映着锋芒。这方天画戟正是云明在一座古墓中所得到的,属于上等兵刃。就是这杆方天画戟太过长了些,且又十分之重。属于马上兵刃,对于陆地上使用自然不适。云明玩弄了一下后,便放在一边,思付道:“今天和顾欢顾让还有那老头子打,我也是仗着修为才能胜上,如果硬要与那老头打,胜负仍是难分。而段倚修为更强,所修功法肯定更加高等。以我现在肯定难以胜他……”眉头一皱,又思付道:“这修为也要尽快突破伏渊才好……只是,伏渊又哪是容易突破的?”云明想了一会,又从怀中拿出顾家家主所送的太灵戒。只见太灵戒由碧玉所雕琢而成,圆润湿滑。云明把玩了会太灵戒,道:“这太灵戒中有什么东西呢?看那几个老头的脸色那么痛惜,应该是不错的东西吧!”元力便送进了太灵戒,探了进去。只见太灵戒中仅放着几瓶丹药,几卷书册。云明通通拿出,看了起来,只见五,六瓶丹药大多都是一些补充元力的丹药,也有五枚叫虎力丹,可以在短时间中提升一些实力。其中也有两,三颗是高等丹药,也难怪顾汉顾终会有那种眼神。云明把丹药放回太灵戒中,又拿起几卷书册看了起来,只见上面字体刚横有力,气势也从字体中显现而出,写着:老夫顾北离。十九岁突破塑胎九重天,到达伏渊之阶。二十五岁到伏渊一重……如今老夫年纪过百,便将之前突破之时的方法以及所修之悟理记下,以供后人借鉴。云明心中道:“原来顾家家主叫顾北离,竟然记下突破的方法,对我可是大有益处啊!”便急忙看了下去。只刚见下面笔墨泼洒,写着突破时的状态,又写道:“凡人修道,共有八个阶级,每一个阶级又有九重。修道有如鲤鱼之变,脱去外衣,蜕变为龙……”云明缓缓看了下去,又加以感悟,只觉受益非浅。不知不觉便看到半夜,翻到最后一页时,只见上面写着,突破伏渊九重天时心神平静,已有预兆,便在片刻间突破。云明只待再翻下去,却已发现完了,便收起了书卷,心道:“看来顾北离的修为便是伏渊九重天了,否则也不会仅写到九重天这里。”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又在原地坐下,缓缓吐纳着。心中对顾北离所写的缓缓琢磨领悟着。鸡啼一声破晓而开,阳光照射而下,遍地金光。微风吹过,百草也舞动起来。云明打开窗,看了出去,只觉神清气爽,吐出了一口浊气。思付道:“这伏渊级实难突破,不能气急。先去看看功法苑有什么功法吧!”洗刷穿戴好了后,又把一些东西都收到戒指中,两枚戒指也贴身藏起来。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几个婢女正在房外打扫着,见云明出来,便急道:“姑爷早安,请姑爷先吃个早餐。”云明微笑点了点头,便由着一个婢女带着去吃了一顿早餐。走出苑子,刚要问人顾清风的住居在哪,便见到对面一个蓝衣男子走来,笑道:“妹夫,起得真早。”云明看过去,笑道:“你也挺早的。”便和顾清风笑谈两句,一起往功法苑行去。顾清风一边带路一边谈笑,道:“妹夫,你身上经络不是全被凶兽内丹绞烂了吗?怎么修为都恢复了?”云明其实也是疑惑一片,先前只以为后山瀑布是什么天材地宝,后来见到顾清风和段婷婷约定在哪里便知不是。便道:“这个……我也不知。好像……莫名其妙便恢复了。”顾清风淡笑几声,道:“哦……看来妹夫福分不浅,修道之路也不该绝吧。”云明知道他不信,也不在意,微笑两声。两人边走边谈,便来到一个小苑,走了进去后便见到一个厚重铁门。一个枯瘦的老者从一边走出,道:“你们来了,我给你们打开门。”便转过身去,从怀中拿出一把钥匙,开启铁门。

  z$最。新章)s节上酷匠网,G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