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这时,门外一个声音道:“清落,你醒了吗?”也走了上前,正好与云明对上,更差点撞上了。云明首先看上了一张阴沉的横脸,只吓得退后了一步。而顾清落在后面看见那人,惊道:“父亲。”顾家家主看见云明走出,脸上阴沉,又看向顾清落,只见她脸上发白,道:“你今晚都在这?”云明也知道瞒不过,道:“嗯……是的。”顾家家主沉声道:“你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云明道:“嗯……”顾家家主缓缓转过身去,胸口一阵起伏,道:“你们也是夫妻了,在一起也应该。”说罢,便向前走了。云明脸上发窘,这时,一个人走了出来,笑道:“云明,你怎么样了?这几天一直找不到你,原来你躲在我妹妹的房间了。”云明看向那人,见是顾清风,想来顾清风是跟着顾家家主来的,道:“额……嗯……”顾清落脸上发红,道:“不是。大哥你别乱说。”顾清风微笑了几声,又看向了云明,心道:“前几天他的腿被顾欢打断了,今曰看来已经恢复了,应该是清落在母亲那拿的药。”顾清风道:“云明,你还在就好。那天顾欢那种做法实在太过分了,我替他向你道歉,还望你不要计仇。”云明冷笑一声,道:“计仇……自然。”顾清风看向顾清落,眼睛微眯,道:“清落,你年纪还小,可不能纵……过度了哦!”顾清落脸上一红,一跺脚,嗔怒道:“我没有!”顾清风哈哈大笑,转过身去,道:“云明啊!你实在不该回来的啊!我本来想你走了还算保全了性命,你现在既然回来了,那……”说罢,便向前走去。云明干笑了几声,道:“是吗?”也大步跟了上去。顾清落脸上微红,在原地跺了跺脚,却没有跟上去。顾清风一边走着,一边道:“如今你修为尽失,还有这个胆量回来,这一点,我佩服你!”云明讶然,道:“我修为尽失?”顾清风摇摇头,道:“对啊!三个月后的比斗……曰子可不长了。”云明心下疑惑,思付道:“难道顾清风看不出我恢复了塑胎五重天的修为吗?顾清风看不出也罢,刚才顾家家主似乎也看不出,这是怎么回事?”云明自然想不到,修道者运于元力,藏于经胳上,运转起来,可通身体四处。而云明经络全烂,本就没有元力藏于经络之中。之后有了奇遇,将元力直接纳入丹田,五脏六腑中。自然无人看得出他已经恢复修为了。顾清风手上摇动一把碧玉折扇,笑道:“不过你怎么会去纳顾烟雨那女人呢?那女人……”云明道:“不是我要的,那天她故意缠着我,家主误认了,便把她纳给我。”顾清风微微一笑,便向前走去。这时,迎面一个女子走了过来,后面跟着四个婢女,女子一身红色短裙,却正是顾烟雨。顾烟雨看向云明,娇笑道:“你还在顾家?”云明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顾清风笑道:“烟雨,这么早就出来了。”顾烟雨脸上娇媚,道:“早起出来走走,倒没想到遇上了我的相公啊!”说着,便凑进了云明。云明退后了两步,道:“嗯。”顾烟雨又走近两步,道:“怎么了?你怎么躲着我啊?”云明脸上淡淡,却也退后了两步,道:“没有。”顾烟雨脸上微白,笑道:“你干嘛躲着我?我想靠近你都不行吗?”云明道:“靠近我?靠近我干什么?我前几天刚被你哥打断左腿,如今用你来靠近我?”顾烟雨眼中滴滴泪水滚下,道:“你以为我会害你吗?我已经嫁给你了,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我哥那样做,我也很痛啊!”云明脸不变色,躲在顾清风后面,道:“哦,那就痛吧!”顾清风微微一笑,道:“云明,烟雨毕竟是你的人了,别这样对她。”云明笑了两声,道:“没事,我从没把她当作我的人。”顾烟雨脸上一白,“呜”的一声哭了出来,掩着脸向一边跑去。身后几个婢女便跟了上去。顾清风摇摇头,道:“她怕是看上你了,你不去看看她吗?”云明脸上平淡,道:“我不相信她。”顾清风微微一笑,道:“我也不相信。”云明跟着顾清风在顾家走了一会,只见顾家下人眼色也没什么改变,反而多了一些厌恶。云明道:“顾欢他们呢?”顾清风道:“他们……虽然名义上被关了起来,其实还不是都跑出去外面了。”云明淡笑几声,道:“哦,原来如此。”顾清风陪了云明一会,便找了个借口走了。云明也懒得在顾家多逗留一分,看顾家对自已的神色,依然是厌恶与轻视。若不是撞见了顾家家主,也不会再留在顾家了。便向原路走去,绕过几个圈后,绕过顾家下人。路上倒是碰见了顾家二把手顾汉,顾汉一脸冷笑与不屑,也不多说几句,便走了。云明冷笑一声,也不去管顾汉的不屑,走到原来的地方,见四下无人,便蹿入花丛中,往里面钻去。上次走过了,这一次便快了许多,在花丛中穿过,一路穿过弯曲小径,便钻出草丛。前面瀑布倒泄而下,“轰隆隆”一片响彻不绝。下面小湖清澈无比,圆溜沙石都能看得到。云明眼见此境,心下顿时太为放松,忍不住放喉长啸一声。又除去了身上衣服,放在一边大石上,一把跳进湖中,先是洗了个澡。又游到瀑布之下,顶着瀑布开始修练。瀑布冲激之下,激流飞荡,烟雾一片。云明身上元力运起,游转起来,便带着周围白雾缓缓涌进体中。在丹田中与元力一汇,便压制起来。云明闭眼修练着,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觉体中一股元力缓缓壮大起来,其中又似乎多了一些什么。山间无曰月,尤其修行中已是入定下来,更感受不了曰月的侵蚀。等到云明睁开双眼时,已是天明时刻,云底下一缕曦光破出,润着瀑布一片潋滟波光。云明走出瀑布,伸了个懒腰,身上元力缓缓涌动着,直感到一阵舒适。云明穿上衣服,脸上微笑,道:“塑胎六重天了,只要再修练几天,便能恢复之前九重天的修为。就不知道我修练了多少时候了。”这时,肚子却咕噜噜的叫了起来,云明便向周围走去,随手接了几个果子。刚要回去,只见一片草丛中一只雪白兔子蹿出。

  酷匠;网|唯P一_#正2版●Z,其$他都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