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明身体发烫,头脑更痛入骨髓中,整个人更加蜷缩起来。又听到一个声音道:“我楚江月……一生所修……断……催魂术……风情剑,其风情剑……”又似看到一片片书册卷开来,一条条字不断跳动起来。又听到那声音道:“大道三千……三千神通……维之不溃,得之一可矣……”面前一个书页狂卷而来,有如一片旋涡。又听到另一个声音道:“大道三千,只在大道之中……不如全部弃之……只修本心……纵心……只修逆,不修正……”之前那声音又道:“只有冥……剑……我看不通……”后来那声音又道:“断情则无欲……冥山……剑本是无欲……你得我们……传承……今后……”云明翻滚了个身,模糊中道:“哪个王八蛋你吵够了没有?”声音便渐渐停了下来,只发出一个字:“极……”这个字不断回转在脑海中,然后渐渐淡去,最后彻底消失了。云明呼出一口气,又迷迷糊糊的睡到了。也不知睡了多久,云明再睁开眼时,只见到树上鸟鸣声促,抬头看去,夜色正寒,瀑布下波光粼粼。云明摇了摇头,只感到脑袋不那么痛了,只是睡意却十分的浓,便翻了个身继续睡去。睡梦中,却依稀看到一篇字飞在眼前,印在脑海中。天明时,云明才醒转过来,擦了擦双眼后,又摸了摸额头,“咦”了一声,道:“我的烧怎么退了?”正想爬去瀑布边洗个脸,扯动左腿时却停了下来。看向左腿,轻轻一动,竟发现丝毫没有痛感。云明惊咦一声,缓缓移动着左腿,却发现左腿已然痊愈了。云明缓缓爬起来站直身体,只感到左腿虽有些僵硬,但确确实实恢复了。云明自语道:“我睡了多久?怎么左腿会恢复了?”摇了摇头,也不再多想,便走到瀑布前洗了个脸,又发现浑身脏乱不堪,血迹,泥土沾成一片。便干脆脱下了衣服,跳到瀑布中洗了个澡。一边冲洗着,一边向瀑布中央游去,又迎着激流瀑布冲洗了一会,才走回岸上,穿上了衣服。手上一握,脸上却突的变色,缓缓抬起手来,只见手心一团白雾缓缓升腾着。云明看着手中白雾,道:“这……这是水元力?”又散去白雾,再度一凝,只见手上一片白雾甚浓。云明道:“我……我不是经络全烂,修为尽丧了吗?怎么还有水元力?”手上想再凝去,白雾“嗤”的一下,却又散去了。云明眉头一皱,道:“我已经恢复了经络了?怎么回事?却只是塑胎一重?”云明又看向那瀑布,道:“传闻修道界中有不少奇特的天材地宝,难道是这条瀑布?”又走了过去,捧起一把水看了一下,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云明咬咬牙,看向来时的路,只见小路花草掩没,也看不清来时的方向。思付道:“我若是这时回去,必还会受顾家的欺辱。不如一走了之……可是,清落又该怎么办?”想了想,又握紧了拳头,看向那瀑布,道:“我再到瀑布中浸泡几天,若是真有这个功效,回去也是无防。”当下便到周围找了几个青果,虽然苦涩难吃,但云明之前本就是乡村孩子,自然不会嫌弃,都吃下后算是填饱了肚子。又再度走到瀑布前,除去了身上衣服,缓缓走进瀑布中,刚要运转元力,便发现体中一股水元力直冲而上,冲到五脏六腑中,竟似丝毫不受到阻塞。云明惊咦一声,一把运起元力,只发现元力冲转之时,丝毫不入经络六脉中,却自由流转在身体上。再调动一会,外面瀑布中俱有的水元力直涌而入,不经过经胳六脉,便直接涌进云明丹田中。云明手上一运,白色雾体不断升起,又重新渗入到体中。云明脸上微笑,重新闭上眼睛。身上元力运转起来,吸收着瀑布中的水元力。天色渐渐昏暗下来,月色也从云角现出一个头。瀑布中云明突的睁开了双眼,身上元力一运,只觉全身气血澎湃起来,则到手脚,五脏六腑中,竟丝毫不经过经络六脉,速度比之前乃快上数倍。云明缓缓走出瀑布,握了握拳头,道:“这是……我已是塑胎五重天了?”突的感到肚子间“咕噜噜”叫了起来,舔了舔嘴唇,便到岸上穿好了衣服,又到附近打落了几个青果,填饱了肚子。云明在周围绕了一会后,便再度回到瀑布旁,正想借着瀑布把将修为提升上去。走到一株大树旁,却突的见到前面有人影闪动。云明心下一惊,急忙低下身子,躲藏了起来,思付道:“怎么有人?是谁?”偷眼看去。只见月色下一道身影缓缓跃过草丛,走到瀑布旁。云明看清了那人,心下大惊道:“是顾清风!他来自干嘛?难道这瀑布是顾家的,他也来浸泡?”便再看了过去。淡淡的月霜下,顾清风一身青色紧身衣,长发束起,腰间系着一块碧玉。身子闪动间,衣衫也沾上了花露。顾清风到了瀑布旁后,却没有跳下瀑布,而是对着周围蔓丛中吹了三声口哨,似是鸟声。吹过后,草丛中无甚动静,顾清风便再吹了三声。云明思付道:“他在吹什么?”这时,只见一边丛林中一道身影闪出,几个起落便到了瀑布边,向顾清风走去。云明借着月光看清了那人,不禁心下一惊,思付道:“段家三小姐段婷婷!她怎么也来了?难道?”那人一身淡红长裙,头发束起,脸上紧张,看到顾清风便一把扑到他的怀抱中,脸色嗔怒,低声说着什么。而顾清风抱住她,脸上温柔,也不知道说的什么。云明躲在较远处,却也听不太到两人说些什么,不过看两人关系亲密,竟似情人关系。云明心下惊道:“顾清风是顾家大少爷,段婷婷是段家三小姐,这两人怎么会在一起?难道这里是他们约定的私会地方吗?”云明闭气凝神,提高了耳朵听着。只见两人说了一会话,段婷婷脸上得意,便说得大声点。云明只听到其中两个字,便是“云明”二字,心中冷笑道:“看那段婷婷模样,八成在说她大哥在婚礼上把我打伤了的事。”又看得一会,只见顾清风摇摇头,开口说了什么。云明仔细听着,隐隐约约似是在说,自已服下凶兽内丹,修为全丧的事,又好像说到,近三天来自已消失不见了,顾家让人找了几次后便不找了。又见段婷婷脸上嘲讽之色甚浓,又说着什么。再看得一会,只见两人神色亲密,尽说些絮絮叨叨的情话,也听到一,两句“你怎么不来看我。”“我好想你。”的话。云明再听得一会,大感无聊,正想走了,却听到顾清风道:“我妹妹被……清落……关了禁闭……不过……”云明眉头一紧,心道:“清落被关了起来?也不知怎么样了。”两人又说了半个时辰后,便一起纵身而去,消失在林间。云明见两人走后,又等了半个时辰,才走了出来,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道:“也不知道清落怎么样了,我得去看看她。”

  S酷匠te网A)正版3…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