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②

  云明脸色一白,看向那几个人,只见其中便有顾欢在内,另一个是顾家三把手的儿子顾让,另外几个便是他们的随从亲信。顾家家主一共有三个兄弟,老大便是顾家家主,老二是二把手,老三是三把手。其实三人儿女都有不少,但天赋却十分低下,修为最多的也是塑胎六,七重天左右。只是比起此时的云明来却已是修为高超了。顾欢仍是一身红色华袍,全身上下穿金戴玉,恍然若神人。一步步走了过来,笑道:“喂!姐夫,你如今全身经络可都全烂了啊!一点修为也没有了啊!你还真的很厚脸皮啊!还想舔着家主的鞋,留在顾家?”顾让走了过来,却是一个胖子,身上穿着干净的白衣,笑容满面,道:“云兄,你好啊!前几天我们还聚过喝过,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云明脸色极白,握紧顾清落的手。顾清落脸色憔悴苍白,道:“云明,我们走!”拉着云明便往外面走去。谁知几个随从便走了上前,拦住了两人。顾清落转过身来,道:“顾欢,你想干什么?”顾欢啧啧笑道:“表姐,之前段家段倚可说了,只要你到段家去,他便把城南那片地割给顾家。与顾家再不生起争端。你倒是硬要嫁给云明,惹得两家立下了三月比斗。我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打得过段倚。”顾清落道:“那也不用你管!”顾欢笑道:“怎么不用呢?我可怕姐夫再被打断手脚,给人家跪下了。给人家跪下,掉了我顾家的脸也不说,你就不心痛你的好丈夫吗?表姐,要不,你现在去找段倚,让他三个月后对云明留情,如何啊?”顾清落寒着脸道:“你让不让我们走?”顾欢嘎嘎笑道:“怎么这么说啊!都是一家人一家亲,我只是想留云明一叙而已。”说着,看向云明,道:“是吧!姐夫啊!”云明脸色铁青,身体微微颤抖。顾欢又道:“姐夫啊!我劝你还是把表姐送到段家府上吧!这样段倚才会饶过你一命,你也可以走出灯淌城了啊!”说着,又瞪圆了眼睛看着云明,道:“难道你还打算让顾家养着你一辈子?养着一个废人?”说罢,哈哈大笑起来。云明怒道:“你给我滚!”手上一掌拍去。顾欢左手一抬,便抓住云明的手,嘿嘿冷笑道:“大伙可看到了,是他想打我的哦,我可没先欺负人啊!”右拳向前一击,便直接踹在云明肚子上。只痛得云明弓下身子来。顾欢身体向前,一手握住云明左手,另一只手向他后背锤去。顾清落大惊,叫道:“顾欢,你给我停下!”就要扑上前去,谁知顾让身体一闪,便拦住了顾清落,笑道:“表姐,你就别过去了,多不好啊!”顾欢一把上前,几拳往云明脸上砸,瞬间便把云明一张脸打得黑青一片,脚上一踹,直接踢中云明肚子。云明肚子一片绞痛,身体倒在地上。随旁几个随从走上前来,哈哈笑声中,抬腿踢向云明,只把云明踢得蜷缩一团。顾欢上前提起云明胸前衣服,道:“你前几天不是挺猖狂的吗?不是敢打我吗?我让你打!”手上一挥,“啪”的一声便抽在云明脸上,道:“你打我那一次,我可不会忘了啊!我的姐夫!”手上一挥,又是一掌打在云明脸上。只把云明半边面打得红肿一片。云明咬着牙,看着顾欢,猛的一口血水唾到顾欢脸上。顾欢脸上暴寒,手上几拳砸下,直接打在云明胸口上,叫道:“敢唾我,敢唾我!我让你唾,我让你唾!”身子站起,一脚一脚往云明身上踹。顾清落叫道:“顾欢!不要,你不给我停下来!”却被顾让一把拦住,不能冲过去。云明一口血水直流而出,而顾欢脚上凶狠,一腿腿踹上去十分刚横,直把云明踹得全身淤青。顾欢脸上狰狞,更沾上了一片鲜血,笑道:“你还真是找死啊!找死啊!”眼光看向云明裆部,竟一腿狠狠踹去。这一腿要是踹中了,恐怕以后便要断子绝孙了。云明牙根咬紧,身子猛的一扭,这一腿便只踹到了左脚大腿,只听到“咔嚓”一声,竟然折断了。顾欢仍觉不过瘾,又向前踹去,顾清落脸色惨白,叫道:“不要!不要!顾欢,你放过他好吗?你放过他!”顾欢丝毫不听,又往云明身上踹去。这时,庭外一个身影走近,看到这一幕,沉声道:“够了!”顾欢身体一停,看向那人,急忙退后几步,眼神畏缩,道:“家……家主……”周围奴仆亲信也不敢再踢云明,急忙站到顾欢身后。而顾让也身体一闪,让过了顾清落。顾清落一把抱起了云明,哭道:“云明,云明……”顾家家主缓缓走进,背后跟着一个老者。顾欢看向那老者,道:“爹。”顾家家主看向顾欢,顾让两人,脸色微沉,道:“顾欢,顾让,你们敢在顾家打人?”顾欢急忙道:“家主,家主,不是啊!如果不是……”顾家家主道:“我不想听这些!顾欢,顾让两人罚俸三个月,禁闭三十天!随从统统打断双腿,逐出顾家!”顾欢,顾让两人脸上一喜,道:“顾欢,顾让接受惩罚。”而旁边随从脸色拉下,只恨为什么要参与此事。便有几个顾家侍卫拖下那几名随从。顾家家主淡淡看过云明,道:“其余的由顾汉处理。”说罢,转身便走。顾家家主旁边那老者走了出来,道:“云明与顾欢,顾让私下打斗,顾欢,顾让,家主已经惩罚过了,而云明受了伤,就不多加惩罚了。收回家主踢予的须弥戒,以及,暂时保管云明的方天画戟!”云明勉强抬起头,看向顾汉,冷笑一声。顾汉道:“你有意见?”云明咬着牙,道:“方天画戟本来是我从古墓得到的!”顾汉淡淡道:“你已是顾家的人,顾家有责任替你保管。”说罢,又道:“来人,带小姐回去。”便有几个奴婢走向前,硬把顾清落拉走,顾清落挣扎着,道:“云明,我要陪着他。”顾汉道:“带清落下去!”旁边奴婢硬拉着顾清落走了。顾汉又看向顾欢,顾让两人,道:“你们还不走?”顾欢,顾让两人急忙道:“这就走,这就走。”便退了下去。顾汉看了云明一眼,也不多说,转身便走。云明双手紧紧抓住一把泥土,头颅抬起,脸上狰狞一片,几滴眼泪缓缓流下,咬着牙道:“我发誓!今日之耻辱他日必报啊!”等众人都走了后,这片花园便只剩下云明一人,入夜后,天上下起了一阵小雨,凉泼泼一片。云明勉强支撑着自已坐起来,却牵扯到左腿,“咔”的一声,只痛得一片刺骨入髓。云明拖着左腿,狠咬着牙,双手抓住左腿,抬起来接上。此时云明也不似前几天顾家会给药疗伤,身上修为更是全失,却只能自已接骨。直到半夜后,云明左腿才接了起来,捡了几枝干硬花骨,又撕了衣服,才把左腿固定下来,只痛得满身是汗。却也分不出是不是雨水。云明对着天沉默,突的哈哈大笑道:“如今我还能做什么呢?还能报仇吗?我如今已是一个废人了!一个只能任人欺负的废人啊!”夜色清寒,花凄雨冷,远处云下月霜淡薄。云明躺在泥土中睡了一会,只觉身体滚烫一片,又醒了过来,摸了摸额头,苦笑一声,道:“我发烧了?也罢也罢!一齐烧死我算了!也好过如今这个样子。”眼神幻幻一片,也不知想了多久,又睡了过去。睡了一会后,又醒了过来,咬着牙,硬是拖着身体一步步爬去,只爬出花园,往野径无人处爬去。也不知爬了多久,又昏了过去。天明时,雨已经停了,大地颇为湿润。云明缓缓醒来,只感到身体一片发热,睁开双眼,只见自已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一片野地,前面一条瀑布从上泄下,飞流激荡,呼轰轰一片声响。周围野树野草,长得十分葱郁。云明勉强爬起来,沉默了许久,从衣袖中拿出几本功法,凝视了一阵,苦笑道:“如今又有什么用呢?又有什么用呢?”一把将几本功法都仍到水中,咚的一声响起。

  s~酷WP匠)网O唯。一正%版1f,J}其他P都是盗r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