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q章节上酷匠网n

  三天时间一晃便过,云明也能站起身来,只是走到顾家时,顾家下人看向他的眼光却已多了一些东西,仿佛是可怜,是悲悯,又或者是嘲笑。云明走到后山下,看着一条清澈的小溪,坐在一块大石上。眼中不断闪着光,以那天看来,段倚的修为已到了修道第二阶伏渊,甚至已到了伏渊三,四重了。而自已,却还是第一阶塑胎九重。虽说以自已这个年纪,修为到了塑胎九重已是极少的,算是天才一类的。只是若到突破塑胎,到达伏渊,却仍有不少的时间。更何况……云明微叹一声,捡起一块小石子扔到溪水中。更何况段倚身为段家大公子,家财万贯,可通四海,修练了三种高等功法。而自已,本来只是一个乡野村夫,误入修道界修练,又哪里会什么功法。倒是在那个古墓中,曾获得几本功法以及一把高等武器。只是,功法却大多是低等,中等的。唯有一本高等功法,却是战场功法,不适于陆上拼搏。修道界之中,功法,兵器只分为低,中,高等。至于之上的,便是神通,神器了,不列等级之分。这些东西,恐怕灯淌城中也未能出现一本。云明从怀中掏出几本功法,把低等,中等的都挑走。看向手上一本青皮小册,只见小册上写“御风剑”三个字。打开小册后,上面注明了高等功法:残本。云明释开小册,自付道:“如今只能试着修练这本功法了,否则三个月后又怎么能打得过段倚?”翻开功法,只见下面注释着,此功法本属残缺,修练需吞食风元力凶兽内丹,十分危险。云明咬了咬牙,握紧了小册,道:“练吧练吧!顶多一死而已。”说罢,从衣服中拿出一枚小枚指大的白色石头,这石头,便是自已误杀了一头飞鹰所得来的。云明看着白色石头,舔了舔嘴唇,又拿到溪水中洗了一遍,缓缓塞进嘴中。良久,突的一把吐出白色内丹,苦着脸道:“这么硬,怎么吃啊!难道要我服水吞下吗?”突然灵机一动,又捡起了白色内丹,一把塞进嘴巴中,凑到溪水间,灌了一口,猛的咽下。“咯”的一声,云明脸色突的红成一片,双手抓住胸口,猛的锤了几下,又急忙凑到溪水中,硬是灌了几口,才把白色内丹咽了下去。云明一把坐倒在地上,只咽得眼泪也流了下来。一把拿起青皮小册,打开看去,只见下面写着,吞下内丹后,若一时片刻没有反应,便再吞下一枚。云明脸上瞬间拉下,阴沉一片。迟疑了片刻,又从怀中拿出一枚白色内丹,好在这颗比之前那颗小了不少。云明缓缓把白色内丹在溪水中洗了一遍,又含到口中,迎着溪流灌了几口,把内丹咽了下去。只咽得满眼泪水,鼻涕也要流下,胸腹间也是隐隐作痛。云明拿起小册,便提起精神,一字一句的读了下来。好在云明记忆虽不强,但小册字数仅有千余字,读了五,六遍便背了下来。便打坐起来,按着功法修练起来。只修练不到半个时辰,只觉小腹中一团热气缓缓升上,直到胸肺之间,竟缓缓热烫起来。云明脸上一白,胸口一痛,有如刀剐,一口鲜血直喷而出,胸口间更是火辣辣一片彻痛,直贴后背。云明一把倒在地上,身子蜷缩着,而脸上一滴滴黄豆大的汗滴滚滚流下,整张脸苍白得可怕,扭曲一片,口中一丝丝鲜血流出。云明只觉胸腹之间有着千把万把利刃乱剐乱尖着,更有如滚油炸去。直如入地狱受刑,勾魂使者上身。若是直接晕去死去倒好,只是偏偏痛得入骨,仍是清醒着。也不知道过了多少,终于有一个奴婢路过,见到这一幕,这急忙上告上面,把云明抬了回去。云明躺在床上,脸上仍苍白一片,腹中胸中火烫感仍是不减。床前站着几个人,其中有两个年轻男子站着,脸色阴沉。而顾清落坐在云明床旁,脸色着急,不停给云明擦汗倒水。云明嘴唇发白,微微嗫嚅着,道:“我怎么了?”其中一个男子道:“你倒底干了什么?怎么这个模样?”云明认得他是顾家家主的大儿子顾清风,也是顾清落的大哥,而另一个男子却是顾家家主的小儿子顾清流。顾清风背负着手,道:“云明啊!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若不是被一个奴婢发现,可就……”云明微喘了几口气,勉强一笑,只是胸口痛彻入骨,就是喘口气也是折磨。却硬说不出话。这时,小门打开来,顾家家主缓缓走近,看向顾清风,顾清寒两人,道:“云明发生了什么事?”顾清风看向顾家家主,作了个辑,道:“父亲,云明似乎吃了什么东西。有些不妙。”顾清寒道:“他晕在我的屋子后,被嫣儿带了回来。”顾家家主走向云明,道:“我看看。”顾清落道:“父亲。”急忙退后两步,让出了一个位置。顾家家主坐在床前,握上云明的手,脸上一变,眉头皱起。再把得一会,眉头皱得更紧,脸上也微微沉了下来,道:“你吃了什么东西?”云明咬着牙,好不容易才从口中挤出几个字:“两……两颗风元力……魔兽……内丹。”顾家家主道:“你吃了魔兽内丹?”云明勉强点了点头。顾清风,顾清寒两人脸上变色,都是看向云明,满脸不可置信。顾清寒冷笑道:“你竟然敢生吃下魔兽内丹,你以为你是魔兽吗?真的是活得不耐烦了!”顾清落不会修道,也不知发生了什么,见几人脸色,急道:“云明……他怎么了?”顾家家主看着云明,摇了摇头,脸上阴沉一片,缓缓站起身来,道:“他的经络六脉全被凶兽内丹上所俱有的风元力绞烂了!若是尽是一步,心脉也会被绞烂。”顾清寒道:“什么?经络六脉全断了?”顾家家主道:“不是断,是烂了。”云明道:“烂了?烂了会怎么样?”顾家家主没有说话,直接走出房门,“嘭”的一声剧响,撞上了房门。顾清落急切道:“大哥,云明会怎么样?”顾清风微微摇头,看了云明一眼,眼中似有怜悯之情,摇了摇头,道:“二妹,云明以后……就废了!”说罢,也转身就走,出了房门。顾清落脸上一白,道:“什么意思?”顾清流看向云明,冷嗤一声,道:“修道者修练元力,专修一种元力。经络六脉乃身上最重要的东西,一但断了,修为尽丧,但还有药可续,而如今他是烂了!今后不用妄想再修道了!他已是一个废人!云明,你好自为之吧!我劝你,还是离开顾家,离开灯淌城吧!如今,段家饶不过你,顾家,也容不下你!”说罢,也是转身便走。云明身体一震,道:“我……我废了?”顾清落紧紧抱住云明,眼泪忍不住直流而下,道:“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