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成亲一队队庆贺的客人涌进大道,马啼声起,催促声停,踏着尘沙飞扬,来到一座府坻。

  这座府坻十分巨大,宏伟壮观。此时也装饰得十分华丽,红袖结珠,金狮迎舞。一队队人群涌进府坻,都是笑脸盈盈,手提礼物。府坻外分两边排列着二十余人,都是脸上温和。门前一个枯瘦老者身穿黑马甲,一边迎客,一边记录各方客人的礼物。抬头便看到上面一块巨大金匾,写着两个黑色大字:顾家。

  府坻之中,一队队宾客入宴而坐,笑语不停,喧吵一片。把酒杯过,丝竹声起。今日正是灯淌城的一个大日子,便是灯淌城大家族顾家家主顾北离为二女儿顾清落举行的婚宴。也是云明的成亲之日。

  云明坐在大堂上,身穿大红华袍,手上戴着一枚绿玉戒指。脸上颇为俊俏,笑着迎着客人,说着不咸不淡的话。

  云明约莫十五,六岁上下,此次与顾家二女儿顾清落的婚宴便由顾家家主主持。顾家家主身穿黑色大袍,身材高大,横眉竖目,虽然此时脸上微笑,也与客人说上几句话,但从他的眉轩之间,不难看出他是个尊严的人。

  成亲吉时很快便到了,云明脸上微笑,自信之情充溢于脸上。缓缓起身走去,对着众宾客作了个辑。主持婚宴的老者笑容可掬,道:“今日是二小姐和云明的大喜之日,欢迎各位宾客的到来。”

  宾客静了下来,说说笑笑几句,主持婚礼的老者便道:“吉时到了,成亲开始。”云明站到堂前,此时脸上才有了真正的微笑,那个可爱而美丽的人儿,便是自已的妻子了。

  从堂后由女伴牵着一个女子走了出来,女子身穿红色凤袍,头上盖着红盖头,也看不清是什么样子。云明走了过去,拉住女子纤细的手,微微一笑,没有太多言语。

  顾家家主坐在堂中央,脸上微笑,道:“今日是小女与云明的大喜之日,大家尽情便好。”众宾客更加喧笑起来,一团祥气融融。

  主持婚礼的人挥了挥手,再度平息了喧吵的客人。道:“恭喜大小姐与云明结成连理,天长地久。”女子微微“嗯”了一声。主持婚礼的人道:“下面开始拜堂成亲!”

  众宾客笑了起来,看着堂上婚礼。云明牵着女子的手,走到中央,道:“我便要与你成亲了,你开心吗?”女子轻“嗯”一声,道:“我……我开心。”女子声音虽弱,但也不难听出从中的喜悦之情。主持婚礼的人道:“一拜天地!”

  云明与女子缓缓对着天空拜下,又紧握着对方的手。主持婚礼的人道:“二拜高堂!”云明与女子走向顾家家主面前,缓缓拜了下去。

  顾家家主微笑道:“云明,我今日把女儿交给你了,你要好好待她,不能让她受欺负。”云明道:“清落如此贤惠,我痛爱她都不及呢!怎么会让她受欺负呢!”顾家家主笑道:“好!”

  主持婚礼的人又道:“夫妻对拜!”云明与女子相对,脉脉为情。两人缓缓对拜而下。

  这时,从堂外一个声音道:“段家来贺!”场中宾客都是脸上变色,看向门外。只见一个蓝衣男子缓缓走进来,后面跟着一男一女。

  灯淌城中,仅有两个霸主,各占着半个城坻,便是顾家与段家。顾家与段家虽立下互不相犯的条文,但两者却也因为领地而起过不少的争斗。两家平面看上去,似乎互相忌惮,不敢侵犯。但顾家这些年已是处于没落中,实力不如段家。近来两家更是立上了三月之斗,以解决两方争斗不休的领地问题。

  云明也转过身来,看向蓝衣男子。顾家家主淡淡的看了蓝衣男子一眼,道:“欢迎,还请入座。”蓝衣男子微微一笑,眼睛微眯,道:“我段家听闻顾家主有婚宴,特地来祝贺。就是不知,这婚宴是为谁办的?”

  顾家家主道:“自然是为小女办的。”蓝衣男子看向云明,顾清落,道:“这么说,今日,就是你们的成亲之日喽?”云明淡淡一笑,道:“是我与清落的大喜之日,段兄还是请入座吧!”

  宾客之中议论纷纷,都是看着蓝衣男子。这蓝衣男子便是段家家主大儿段倚,而背后一男一女竟是段家二儿子段松,三女儿段婷婷。段倚身穿蓝衣,长发束在后面,身材高大,脸上俊俏。

  段倚微低着头,看着云明,道:“你有不小的胆子啊!连我要的女人也敢碰。不要忘了,你的地位啊!”云明脸上阴沉下来,道:“今日是我与清落的大喜之日,我不想生事。既然你上门祝贺,那便请入座。”

  段倚微微一笑,道:“我现在给你一个选择,从这里出去,或者,我让你抬着出去。”此话一出,场上众人无不变色,这段倚竟敢在顾家地盘上说出这种话来,难道是不要命了吗?顾家家主脸色也是阴了下来,沉声道:“段倚,这一句话我就当没有听到,不要有下一句了!”

  段倚毫不变色,看着云明,又看向顾清落,脸上微笑,道:“跟我回段家,我不计较别的。”顾清落身子一颤,后退了一步,云明握住顾清落的手,冷冷道:“你真当你是谁?”

  段倚缓缓闭上眼睛,道:“一个乡野村夫,墙角壁虎,只道穿上龙袍就是龙了吗?”双眼睁开,满是寒气,身子一纵,一掌竟横拍而去。

  云明脸上一变,身体向后一退,右手直插格去。段倚掌中变势,竟反过来一抓一拿,便扣住云明右手,左腿一抬,猛的一踹,直接踹中云明肚子。

  云明脸上一白,肚子上肝肠绞成一片,痛彻一片。段倚见势不饶,身子一靠,左手一拿,直接握住云明左手,猛的用力,“咔嚓”一声,便握断云明左手,而右手直拍而去,打在云明胸腹之间。

  云明脸上煞白,右手猛的擒去,谁知段倚右腿一拐,横劈而去,“咔嚓”一声,便踢断了云明右腿,而云明身体向前一跪,竟要跪倒在地。云明一咬牙,左手用力,竟支撑着自已站起。

  段倚冷笑一声,一掌拍向云明面门。顾家家主脸上暴寒,喝道:“段家小辈!莫要太猖狂了!”身子纵起,一掌拍向段倚,段倚身子向后一退,手上拍向顾家家主。两人双掌相对,“嘭”的一声闷响。

  段倚又退后几步,才站定下来,而顾家家主原地站定,脸上阴沉,看向段倚。段家二公子段松,三小姐段婷婷走到段倚身旁,冷哼一声,手上成掌,与顾家家主相对。

  顾家家主看向云明,道:“你怎么样了?”云明脸上煞白,死咬着牙,一只左腿支撑着自已站起,右腿鲜血直流,左手也是被折断了。

  段倚笑道:“真是对不起了,我刚才不小心,出手竟重了点。顾家主,晚些家父也要前来,你可不要闭门不见哦!”

  顾家家主冷冷看向段倚,道:“你欺我顾家无人了吗?”段倚“哎呀”一声,道:“不是的!在下怎么会有这个意思呢?我们两家向来和睦,自然不会兴起无故争端了。不过,顾家主,你选的女婿……可不是太高哦!”

  顾家家主冷哼一声,道:“我选的自是我的事。”段倚道:“那是自然。”段家家主道:“我等着你父亲来。”段倚看向云明,道:“你好好等着吧!三个月后之斗,我不会再留手的!”说罢,转身便走,而段松,段婷婷两人冷笑一声,脸上嘲弄意味甚浓,转身便跟着段倚离去。

  云明看着段倚离去,又见下面宾客一个个看向自已,眼中神色各有意思。只觉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直喷而出,脑海中一阵天旋地转,便向后仰倒而下。

  n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新娘子急忙摘下红盖头,上前抱住了云明。顾家家主闪身过去,握住云明的脉搏,道:“没事,你扶他去休息。”新娘子脸色发白,点了点头,便和一个侍女把云明扶了下去。

  顾家家主看向众宾客,道:“请继续畅饮。”众宾客胡乱应上几句,都是私下窃语。

  云明只听到床边一声微叹声,又感到有人坐在旁边,缓缓睁开双眼,看了过去,道:“清落……”顾清落身子娇小,坐在床边,明眸皓齿,云鬓雾鬟,十分美丽。只时脸上却是微白,亲切的道:“你醒了。”

  云明微动下身子,只觉右腿一片刺痛入骨,而左手也是痛入骨髓。不禁脸上大白,深昅了口冷气。顾清落依然穿着红色凤袍,脸上着急,握住云明的右手,道:“别动,好好躺着。”

  云明点点头,重新躺了下去。这时,外面一扇门打开来,一道身影缓缓走进,对着床上的云明冷笑一声,道:“哎呀呀!这不是云明吗?怎的伤得这个模样呢!”

  云明看向那人,右手握紧了拳头。那人一身华服,脸上笑容一片,看向云明,道:“你前几天不是挺厉害的吗?我的姐夫啊!”顾清落看向那男子,道:“顾欢,你不要再说了!”

  那男子嘿嘿直笑,道:“表姐,你这小丈夫可真厉害啊!前几天不是敢打我吗?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居然在成亲之日让别人打伤了,打残了!哎呀呀!这下子,顾家掉的脸可就大了!”

  云明脸色铁青,看向顾欢,道:你说够了没有?”顾欢笑道:“够了够了!我的姐夫啊!你可别忘了你是入赘进来的,你要听我顾家的话,如今你让顾家掉尽了脸面,三个月后的三斗还怎么斗呢?”

  云明一咬牙,拳头只握得咯咯作响。这时,外面的门又打开了,一个身影缓缓走进,看向云明,笑道:“哇!云明,你怎么成亲成亲着就昏了呢?家主不是让你顺便纳了我吗?怎的昏了过去呢?我还想今晚好好侍候你呢!”

  云明看向那女子,只见那女子身穿红色短裙,十分暴露,脸上抹着浓妆,却是顾家第二把手的女儿顾烟雨。也是顾家家主要自已纳的妾,更是顾欢的妹妹。

  顾清落脸色发白,道:“你们别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夜天迟说:

十年一写始更书😌😌😌,小爷发新书了,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