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小墨。是一名恐怖小说作家,作为一名作家,当写作写不出头绪的时候,就会外出找灵感,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恐怖小说里的情节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当我到达渔家村的时候已是傍晚,天上又下起了大雨,我不得已在最近的村民家里留宿。

  当我正准备敲门时。便听到屋里传来一阵物体落地的沉闷声。我还在犹豫究竟要不要进去的时候,一声救命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慌忙推开门,这一推开不要紧,一个老太太躺在地上,身上趴着一个巨大的物体,接着微弱的灯光,我只看清了它那黑色的毛发,当我想走近仔细看的时候,那个巨大的物体突然扑了过来,我连忙转身,那个巨大的物体便跳到了外面。我紧长的关上门,看向还趴在地上的老太太。我将她扶了起来。探了探她的鼻息,发现她还有呼吸。身上除了沾满了粘液外,没有什么伤口。

  就在我想离去的时候,老太太喊着要喝水,心想着不能不见死不救,而且这里还有那么多疑点,便留了下来,一边想搞清楚那个物体是什么,一边照顾老太太……

  第二天一早,老太太已经恢复了正常,就在我想问昨天那个怪物是什么的时候,她缓缓说到“年亲人,你不是本地人吧”

  “是的,奶奶,我这次来这里是想在这里找灵感,我是一名作家”我诚实的说到奶奶一脸喜色,连说到“作家好啊,作家好啊”

  在城市里,一名网络作家,并算不了什么,看到老奶奶这么看重我的职业,心里最老奶奶的好感又上升了不少。

  “孩子,这里你人生地不熟的,晚上住哪里呢,不如就住在这里。你也救了我一命,算是我的恩人,如果你不留下就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婆子”奶奶坐在凳子上看着我说到我刚想拒绝,奶奶抢先我一步“我的儿女都外出打工了。我一个孤寡老人待着也无聊,有你在,我还能有个人唠唠嗑,你对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怎么找灵感奶奶说到这个份上,我也不好推脱,只好暂且住在这里。

  “奶奶,昨天袭击你的是什么东西?”

  “哦,那个是我养的狗,昨天不知得了什么病,突然袭击我,现在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哦,只顾着聊天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叫李墨,你可以叫我小墨”……

  我始终觉得这事不简单,但是却又找不出不简单的理由。心里只能留着一份疑惑和一份戒心。

  第三天一早,我一觉醒来,发现奶奶不在屋里,便出去采风不得不说,这里的风景格外的好,村外就有一个很大的湖,穿回层层芦苇走到湖边,发现河里有很多青蛙,芦苇丛里也有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一靠近这个湖,就会发冷,一个劲儿的冒鸡皮疙瘩。

  我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沿着边向北走去,走到一个巨大的芦苇从里,在里面找了半天路,怎么都出去不。

  “该死,大白天不会遇到鬼打墙了吧”心里暗暗想着,脚步也变得越来越快,可是却一直都出不去。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看到了远处一个有一个巨大的物体,很像袭击老奶奶的怪物,好奇心驱使着我去探个究竟。

  还没有走几步,我的衣角拽住了,我低头一看,是一个五六岁的小朋友,他的头发乱糟糟的,脸上都是泥巴,手一直别在后面,看不出他的样子。

  我蹲下去,想问他为什么要拉住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他发出一阵恐怖的声音,我愣在原地,只见他眼睛变成血红色,双手拿着一把刀向我刺过来,我被刺中了右腿。忍着剧痛,我躲开了他的下一刀,抓住他的手,他的指甲特别的长,抠破了我的手臂,力气不是那么大孩子能有的。

  他似乎是生气了,力气也大了许多,在我不经意之间,猛的攥住我的手,我听到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啊”钻心的疼痛传达到大脑,我本能的抬起另外一条腿就向他踹去?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反击,在没有防范的情况下被我踹到了一边,他埋下头在泥土里挖着什么,我拖着受伤的一条腿准备逃走。

  可是怎么都出不去这个芦苇丛,“唔呵呵呵呵呵”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黑影,我想也没想就往反方向跑。

  “砰”他把我压在地上,我仿佛能闻到腐肉恶臭的味道,一阵倒胃,想吐,他仿佛能读懂我的心,用一只手捂住我了的嘴巴他的张开嘴大笑,嘴里满是被嚼碎青蛙和一些类似于猪脑的液体,血肉夹杂着白花花的液体,怎么看怎么恶心,还没等我反抗,他便用指甲戳进我的眼睛,血喷了出来,巨大的疼痛袭来,我却没有晕过去。

  “砰”一声巨响,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拿着手枪走了过来。

  “厉害啊,这样都没死过去”当她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的脑袋突然像断了线的木偶娃娃断了,血就这样喷了出来,站在她身后的是那个鬼孩子……

  她被彻底的被激怒了,挥舞着长指甲将女警察的身体撕开,内脏和血都流了出来,土地被鲜血染红……

  他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女警察,趴在地上啃食着尸体……

  写恐怖小说的我哪里看过这种血腥场面。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跑。

  我刚挪动身体打算逃跑的时候,他停止了啃食的动作,抬起头看向我,他的眼睛似乎更红了,爪子越发的尖锐!“嘶~”他扑向了我,指甲指向了我的。心脏。

  “啊,,”我猛的做了起来,喘着粗气,看了看自己的腿,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咳咳,孩子,你醒了”就在我惊讶的时候,老奶奶推开门进来看着疑惑的我说到。

  跟在奶奶身后的还有一名警察,他向我出示了一下证件,对我说到“我和我的同班前天来到这里执行任务,可是她失踪了,不知你有没有看到她。”

  前天,不是我刚来渔家村的时候吗,女警察怎么会失踪呢。还是说我梦里哪位惨死的女警察就是这位走丢的女同残“你能给我看一下她的照片吗”我问到“可以,诺,这是她的证件”

  在看到证件上那张脸时,心底的恐惧一点一点蔓延全身,死死的盯着证件照,脑海里除了恐惧就是恐惧。

  我转头看向老奶奶,问到“奶奶,我昏睡了多久,怎么昏睡的”

  “你昏睡了整整两天,是这位我和这位警察在湖边找到的你”

  听到这个,我犹如五雷轰顶,整整两天,现在是晚上,也就说我前天昏睡在芦苇丛里的,可是我前天不是刚刚来这个村子吗?

  “不可能,前天我明明刚来这个村庄,那天下着大雨,我还救了奶奶你一命呢”我激动的说到。

  “孩子,你睡糊涂了吧,在此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何谈的救我一命呢!”奶奶有点生气的说到。

  我彻底的懵了,究竟发生了什么,那个梦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个梦后就变成了这样……

  “这位先生,那你究竟有没有见过我的同伴”警察见我这么激动,便以为我知道些什么。

  证明这个梦到底存不存在的办法就是,明天去芦苇丛-------“奶奶,今天我和这位先生在这里留宿一晚呢”警察的这句话打破了这个尴尬局面“这个没问题,我等会儿就去收拾另外一个房间,寒舍简陋,希望你们能体谅”奶奶爽快的答应。

  “奶奶不用这么说,我和他住在一个房间就可以了,我也正好要和这位小兄弟探讨一些事情”

  “好好好,你们聊,我先去休息了,年纪大喽,应该早些休息了”说罢,奶奶便迈着步伐走了出去。

  看到奶奶走后,那位警察转了过来,一脸严肃的说到“我叫赵奇,你可以叫我小赵,我那位失踪的同伴叫周洲”

  “我叫李墨,你可以叫我小墨,你同伴失踪,我也很难过,我心里有一些猜测,但是这只是猜测,并不能算是证据,等明天去勘察芦苇从后再说”说罢,我转过身,躺在炕上。

  心里有着无数的猜测,对老奶奶也有着疑惑,但是却不知从何说起脑袋里一片浆糊。

  小赵见我不愿意多说什么,随即也躺了下来。

  酷Qh匠o网(2首+发jh

  听到小赵平稳的呼吸声,就知道他已经睡着了,而我却怎么也睡不着。反复想着那个梦,,,,,,不知不觉,疲惫的我再次睡着了。

  梦里的我在一大片芦苇丛里奔跑,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口。我喊,我叫,惊起了一大片青蛙,它们叫着,突然,远处出现了一个孩子模样的影子,我慢慢靠近看,当我走到离他只有10几米的地方的时候,他转了过来,是他!!!!

  他嘴的嘴里发出“呵呵呵呵”的笑声,锐利的指甲蜕变成了黑色……

  我猛的睁开了眼睛,摸摸额头上冷汗,下意识的看向了旁边。

  小赵不见了……

  我顾不得穿衣服,打开了灯。正想出去找小赵的时候,发现门上写着赫然四个大字“杀蛙偿命”

  我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恐惧不断的传达身体各个神经。我无意间往床底一瞥,发现小赵躺在床底。

  这时的我顾不得恐惧,想把小赵拖出来。

  当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把他拖出来,想叫醒他时,我再次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