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倾泻下来,暖暖的,却怎么也照不进顾予希的心。她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最后究竟是怎么和Burbare(芭芭拉),还有纪宸道别的。她就知道现在她很悲伤,而那种悲伤就像深蓝的海水将她一点点淹没。

  她的本名叫“安绮”,但她的亲生母亲就总是喜欢唤她“七七”。不仅是因为母亲生她的时候是在7月份的夏天,而且还因为他她是他她母亲和她父亲爱情的结晶,象征着他们之间长达7年的爱恋。

  她的母亲活生生像极了曹雪芹《红楼梦》里的林黛玉,爱的那样优柔寡断,但她却比林黛玉要来得幸运得多了,因为遇上和爱上的那个男人并非是贾宝玉,而是他她父亲,那个给予她一生承诺的男人。

  他们的爱情,在她看来让人惊叹,却又历久弥新。

  小时候,她每天最大的享受就是听着母亲用她那甜腻的声音温柔地喊她“七七”,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遇到了他她命中注定的那个少年——纪宸。

  那天,她一打开门母亲就像是察觉到了似的,温柔的说着:“纪宸,瞧我说的,七七到了吧!”

  6q看}正St版,H章节上_0酷'匠2Q网、

  她就这样站在门口,看着坐在沙发上笑的得一沐春风的纪宸。门外是一簇簇开得火红的栾树,衬着繁盛的叶子煞是好看。而门里夕阳的微光透过云层折射过来,照在纪宸的身上,突然间就万丈光芒起来。

  这就是她对此间少年的第一印象,阳光干净,温暖而至,渗入人心。

  她看着他逆着光,好像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微笑着朝她缓缓走来,轻抚着她柔柔的头发,轻声的说着。,“七七,外头凉,快进来。”

  除了母亲以外,她很少允许别人这样叫她,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年似乎就有一种奇特的魔力,让她无法抗拒。

  他说,“七七,以后我就这样叫你。”她抬头望着他,看着他温和的微笑,像春日里初升的第一缕阳光,温暖而至,渗入人心。

  那一刻,她还知道他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纪宸。

  她就这样在纪宸清澈似水的眼眸里看见了自己傻傻的模样,似乎从这那一刻开始,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少年就成了她心头一颗永远无法除去的朱砂痣,那样刻苦铭心。

  有时候她觉得上天好生残忍,残忍地夺去了她父亲的生命,夺去了母亲用尽一生去爱的那个人,他她甚至觉得那场空难夺去的不仅仅是父亲的生命,还有母亲能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她永远都无法忘记,母亲在临终前对她所说的话。

  她说,七七,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儿莫过于遇见你的父亲,和他一起生下了你和小莫。

  她说,七七,没有了他,我不知道该怎样坚持的活下去了。

  她说,七七,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小莫。

  她就一直那样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着母亲一步步走向死亡,看着她纵身一跃,绝决的跳下悬崖,看着她用微微触动的嘴唇说着“对不起”……

  那一刻,眼泪就从她的眼眶里急涌而出。

  或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格,无论是林黛玉,还是像极了林黛玉的母亲,都无法逃避爱情这场迷离的网无法撰写自己悲哀的结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