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bare(芭芭拉),你在这干嘛啊!”顾予希走上前轻拍着Burbare(芭芭拉)的肩膀问道。

  “等人啊!”

  “等谁啊?”

  Burbare(芭芭拉)只是神秘的笑笑,干脆直接拉着顾予希一起站在校门口,许久之后才慢悠悠地说:“等一个老师。”

  顾予希好生觉得奇怪,他觉得像Burbare(芭芭拉)这种几乎每次考勤都会迟到的学生来说,躲老师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专门腾出宝贵的睡觉时间来等老师呢?等老师来抓她吗?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她越想越觉得纳闷,只是见Burbare(芭芭拉)向不远处正在向她们款款走来的少年打着招呼:“嘿!纪宸哥!”

  纪宸!纪宸!纪宸!

  这短短的两个字是顾予希心头上一颗永远无法除去的朱砂痣,那样刻骨铭心。

  Burbare(芭芭拉)像是邀功似的,神秘地对纪宸笑着,“纪宸哥,你看我特意大清早的在这等你,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免去我的考勤啊!Burbare(芭芭拉)在心里打着小算盘。

  他没有想到自己一句无意的玩笑话将这股灵精怪的鬼丫头钻了空子,看来现在不依他是不行的了!话说不就是考勤吗?这家伙有必要那么执着和认真吗?

  “好了,我会着重的别去你的考勤的了!”

  /酷匠=U网*首发A…

  纪宸的话音一落,Burbare(芭芭拉)觉得自己心里悬在半空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一般,是那样的踏实。如果免去了考勤的话,那她家的老头也不好再说她什么了吧!这样她就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待在乐队了。

  乐队其实是一只地下乐团,那里聚集着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热爱音乐的人。似乎只有在那里,她才真切地感受到了自由,像一阵来去自如的风。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自己比别人更幸运。因为在乐队里,她不仅可以不顾旁人的眼光坚守自己的梦想,而且还遇到了。Arthur(阿瑟),那个让她一见钟情的少年。

  纪宸看着站在Burbare(芭芭拉)身边的顾予希,看着她,似乎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不上他的心头。

  他指着顾予希问:“这位是……”

  Burbare(芭芭拉)像是如梦初醒般拉着顾予希对纪宸介绍的道:“纪宸哥,这是我最最要好的朋友——顾予希,给予希望的予希哦!”

  顾予希看着眼前那个记忆里久违的少年,看着他向她伸出友好的手,对她说着:“顾予希,很好听的名字。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师——纪宸。”

  她有些吃惊地盯着眼前的少年,她顿时觉得很是悲凉。她用近乎冰凉的手握着他,有点哽咽:“那以后……请多多指教!”

  纪宸看着眼前的少女,他甚至看到了她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下的忧伤,让他有那么一瞬觉得眼前的少女就是……

  七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