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羽,等一切都结束了,随我一起走好不好。”桃花树下,一个倾城的男子握着一个绝美的女子的手,女子有片刻的分神,因为她的脑海中此刻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绝美的眼睛,一身霸气的男子似乎在对着她笑......

  “奈何桥我等了她数百年,三道轮回,天上人间我找了又找却没有她的身影。”

  “何苦如此,她不愿见你如此不是吗?”

  “没有她,我即使成佛又如何!”

  “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心里清楚,她不是花羽,她现在是被天下唾弃的魔神!除魔是你的职责!”

  “她做错了什么你们要这么对她,她不想伤害任何人,到头来这个天下都要负她,而她宁负自己不负天下人!”

  ————————————

    清晨的阳光照进病房,照在小沫的身上宛如天使一般,浩宇正在床头看着她心里五味错杂:真不知道把她放在身边是好是坏,但是这个小丫头,我很喜欢。浩宇帅气的笑了一下,轻手抚了抚小沫的刘海,手顿了顿皱眉:“啧,这丫头真是会折腾,居然在发烧,你昨天晚上大半夜回来就穿一件单薄的衣服真不知道干嘛去了。”

     昏沉沉的小沫自然不会回答她昨晚干嘛去了,当然就算醒着也不会告诉他昨晚穿着单衣跑到厕所犯花痴吧~  “直接给她吊盐水。”看着昏迷的小沫也只能这么做了,恍惚间,这丫头貌似在冒虚汗?

    浩宇走上去摸了一下她的摸了一下居然冰凉的可怕,一直在冒虚汗:这丫头是在做噩梦吗?浩宇想去拿毛巾给她擦一擦,刚转身手就被抓住了:“别走,不要离开我,呜呜呜,”

    浩宇转身,原来这丫头在喃喃自语,但是就这么看着她的脸庞留下了一行清泪。浩宇慌了一下蹲下身帮她擦拭:“丫头你这是怎么了,是梦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了?”

     “不要留下我一个人。不要,不要......”小沫的情绪一直发生着变化,一会儿开心,一会眉头微皱,一会便是流泪。看的他真是纠结死了:究竟是怎样的梦魇这么奇怪......  这时浩宇看见小沫微敞开的衣领的右下口的肌肤上貌似有什么图案!素净长卷有点像一种花的叶子!而且这个图案他好像在梦境里看到过!一个倾城的女子,她的胸前有一株粉嫩的芍药花,但是随着梦境的推移,这朵花的叶子向外开始延伸,变细变卷,变白色,后来又由白色变成了火红火红的颜色,对,这种花叫曼珠沙华!一种没有叶子的花......  想到这里浩宇很像看看这个花叶的原型是不是梦中女子身上的,可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啊。

    就在浩宇犹豫不决的时候,病房的门被用力推开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传了进来:“沫儿——”浩宇看着一个棕发白净帅气的男生冲了进来停在了他面前,男生看见浩宇的时候诧异了一下,恭敬地喊了一声:“前辈。”

  浩宇打量了一下这个男生才发现有点眼熟:原来是新进歌手花珞影,这丫头的朋友吗还是......“多谢前辈照顾沫儿了,怎么突然发烧了,还这么烫。”珞轻柔的抚摸了一下小沫的额头皱了下眉,“傻丫头肯定大半夜着凉了。”浩宇看着眼前温柔的男生心里不知怎的就是说不上来的,不舒服!

  “沫!”一个身影焦急的赶了过来,一个可爱的女生妆未打理就蹦了过来的也只有好闺蜜琳了,琳直直的往病床方向走过来,确认小沫现在的情况才打量了一下周围:“珞你已经到了啊。(回头看见了陈浩宇)啊,前辈你好,真是比电视上还帅啊。”小沫这个丫头,昨天打电话一定穿着单衣在外面!真不能不让人操心!

  浩宇对于打招呼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一副冷漠的样子让人难以亲近下去,只是他问了一句:“你们是这丫头的朋友?”“是啊。”两人异口同声。“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琳微笑的补充了一句然后低头摸摸小沫的额头看看有没有退烧。

  浩宇看着焦急赶过来的两个人,身为艺人,每天行程不断,特别是像这两个新手阶段的小毛孩居然放下工作就过来了,丫头,你可真幸福。没人看见浩宇凄凉的笑了一下......

  ————————————————和煦的下午,琳坐在病床旁边看着书,珞站在阳台那里看着外面,背影修长任谁看了都会着迷。

  这时,小沫微微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头昏昏沉沉的,阳光有点刺眼,小沫清咳了两声,把两个人都惊了一下:“你终于醒了!”“感觉好点了没?”

  小沫惊愕的看着这两个人:“你们怎么在这里?”再看向旁边的病床,冷冷清清的空位,一丝冰凉的气息照进小沫的心里:不辞而别吗?

  酷i匠V网$B首1发

  “你个傻丫头,知道我们多担心你吗?说病就病,还问我们怎么在这里!”琳双手抱胸站着看着她,“看什么呢,人家早就办了出院手续走了。”

  “走了......吗?”“是啊是啊,人家可大牌了,这几天耽误了不少戏,怎么可能还在这里游手好闲啊?你啊,这几天给我好好退烧。”“咦?我发烧了?”面对蠢萌的小沫,琳满脸黑线不想说什么了:“总之,这几天你给我养足精神再说,不许大半夜出去穿这么少的衣服了,知道吗?”

  看着高傲的琳,珞也插不上话只能对小沫苦笑两句表示“你要好好听话”。小沫哭笑不得的搂住了琳的腰:“知道啦,我的好琳琳。”“知道就好!”

  “琳,你还有很多通告要赶,你先回去吧,既然沫儿醒了,你也别担心了,交给我就行。”琳看了看珞,看了看小沫,看了看时间:“行,出来了这么久,再不回去,经纪人大哥还不嫩死我,那我先走了,你照顾好她。”

  小沫看着琳急急忙忙离开的身影心里一暖,萌萌的看着珞:“我有你们这两个好朋友,真的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珞愣了一下,看着小沫天真幸福的笑容,他走上前,宠溺的摸了摸小沫的头:“沫儿,你也是上天给我,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小沫并没有听出珞话里的深意,像小时候抱哥哥一样回抱住了珞:“所以,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一直在一起。”珞被小沫一抱,邮了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不是小时候被妹妹抱住的感觉了,珞隐藏着眼中浓浓的情感抱紧了她:“是,一定会一直,在一起的。”

  门外刚想走进来的浩宇停下了脚步,双手插着裤袋靠在门口,刚过来的时候听见小沫的声音,知道她醒过来了的时候很开心,快步走到门口才发现小沫在和另外一个男生交谈,甚至看到了两人抱在一起的画面,他又怎么会知道小沫只是把珞当成随时可以依靠的哥哥而已呢。但是他自己也觉得可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丫头......他放下了工作,把戏推后了几天匆匆赶来却看见了这么一幕,就好像预设好一样。既然有一个这么贴心的人照顾你,我也放心了。浩宇抬头看着医院大厅的天花板:白白的冷冷清清的医院,我的人生,不也是如此吗......————————————————————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吗?”

  “陈浩宇,我们可高攀不起你。”

  “就是啊,万一你哪里受伤了,我们可赔不起。”

  “你一个小少爷来这里干什么,快滚回去吧!”

  公园里,孩子们玩得很开心,从小成绩优异,被管教很严的小浩宇偷偷溜出来找小伙伴们玩却遭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嫌弃。这对小时候的浩宇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父母的关系,小伙伴远离。在家里,总是被操纵着一切,没有自由,终究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所有伙伴都被父母拒之门外,说什么身份贵贱,他就应该好好学习。

  小小年纪的浩宇,原本阳光活泼,却变得异常的沉闷,不愿与人亲近,喜欢把自己的真实情感封闭起来,装的酷酷的,谁又知道他内心的酸楚。

  他总是压抑着自己,从那时候起,就带上了伪装的面具,生人勿进,亲近的人他也不会有半点笑容。

  “浩宇,你怎么又偷偷出去了,和哪些混小子出去了?”

  “不好好学习将来怎么有出息?”

  “快,把这一周的家教作业做完。”

  父母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这样,整天只知道忙公司的事,以为他们已经给了他最好的......他想逃离,他最后考进了著名的影视学院,凭着高超的演技步步高升,在这里,他可以释然尽情的演绎着自己......人家都以为是他的演艺超群,又有谁知道他只是在演绎着自己,梦中的自己,幻想中的自己......直到遇到了小沫,他觉得,他心里的阴暗的地方被一束光照了进来......很温暖......这个小丫头很活泼很招人喜欢,也不软弱,可以一手将自己撑起来。

  这个丫头不顾俗人的眼光,尽情在他面前表现出了最真实的她,这个丫头和童年时的一个女娃娃很像,是个坚强的女孩子,那时候,也只有那个傻傻的女孩子愿意搭理自己,只是后来,他对所有人都把自己的内心最真实的自己封印了起来......

  回顾过去真的是惨不忍睹,只是现在浩宇想起来只是对当初的自己充满了不屑:“这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呵。”浩宇冷笑一声,转身离开,只是没人发现他转身时的那一刻一行清泪再也掩饰不住的流了下来......

  “唉。”一个叹息声,没有人发现这个声音从何而来,一抹白色身影在门口晃动了几下便消失了,若仔细捕捉,那并不是什么白影,而像是什么动物的长长的尾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