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酷匠小说网

 那一季夏末,血色如残,痛了谁的眼,伤了谁的心。  韩代离,我不过是一时兴起收养了你而已,你以为你到底算什么?  秦泽夜,我把自己全部交给你,望你温柔以待。便是那样的我,给了伤我至此的权利。  我爱你,低入尘埃;你伤我,肆无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