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今天天气晴好,但终究不是夏日,夜幕很快来临,老宅的佣人都在厨房里忙碌的准备晚餐,客厅里只有他们三个,秦毅听了代离的话,开怀地笑了起来。十四,五岁的年纪,却有一颗七窍玲珑的心,他接着感叹,“是啊,人生苦短,老头子我也不知道能到什么时候啊!”

  “爷爷”

  “爷爷”

  两人同时发出了声音,秦泽夜抬了头,阻止他说那样的话,但却也坚定地表明了立场,“爷爷,我不允许您那样说,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我爷爷,我最亲的亲人,可是爷爷,不要让我在您和心喻之间做出选择好吗?”他痛苦地吐露出憋了整天的话,他也不想和爷爷产生争执,在昨天近距离的相处时,他甚至看到爷爷不时的去扶腿部的旧疾。爷爷已近老了,不在是那个雷厉风行地指点江山的人了。

  听罢,秦毅捂着胸口,苍桑的淡淡说了句,“哎!随你吧!”

  代离看着他起身,背有些佝偻,浑身散发处失望和无可奈何,她也跟着难受起来,原来悲伤的情绪可以让旁人也跟着不开心起来。

  秦毅简简单单地吃了些,便杵了拐杖去了书房,代离也兴致缺缺的扒了几口饭,就没了食欲。她算是明白了过来,秦泽夜的昨晚到底去了哪,也知道了两人的矛盾。可代离却不理解为何秦爷爷要让夜哥哥和姜心喻分开,姜心喻家世好,人美,心善,到底是哪点让爷爷不喜欢的呢?

  “是不是也觉得哥哥做得不对?”

  突如其来的出声,代离脑海空白的‘啊’了一声,而后,她放下了筷子,端端正正地坐在那,“嗯,追求真爱当然没错了,可哥哥知道爷爷为何让你的心喻姐姐分手吗?”

  “爷爷他,不肯说,可我离不开她了。”秦泽夜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哑声说道。

  代离一阵心酸,捂着额头,眼睛一下下地疼,离不开她,夜哥哥已经离不开心喻姐姐了,这又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呢?

  “夜哥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她自私的做不到祝福,便也只能支持他的决定。

  秦泽夜没有回她的话,盯着虚空的一处发呆。

  更新最C快#z上D酷1匠;网5

  柔软的粉色公主床上,代离将整个脸埋进枕头里,想要忘却刚刚所听到的,发泄般地低低叫了几声。她想,自己喜欢夜哥哥一定不是情人之间的喜欢的,他在她孤苦无依的时刻点亮了她的希望,产生依赖是无可避免的,可这是不是感情,她也理不清,道不明了。

  一夜未眠。

  清晨,代离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一副没睡好的模样来到了学校,在吃饭的时候还被秦泽夜询问了缘由,她胡编了个理由糊弄了过去。

  代离见时间还早,就趴在课桌上补起眠来。面上苏苏麻麻的,她不适的拂开那痒痒的东西。过了一会儿,又来扰她的清梦了,她睁开眼,温怒的抬起头欲看看是什么东西。

  只见慕容凛弯腰拈起一小撮她的头发轻拂她白皙的面颊,原本因为他的弯腰两人就靠得极近,代离这一抬头,就俨然变成了鼻尖相抵,呼吸交缠。

  代离羞愤地扯回了头发,畏惧地看他,昨天的记忆瞬间涌了来。慕容凛不由得皱了眉,怕他?他真想找个镜子看看他此时的神情到底是有多吓人!

  这时,一道身影闪了进来,“哟哟哟,这是怎么了?慕容凛你怎么把我们的代离吓成这样啊!”姜心婉大大咧咧地走了过来,边笑边说。

  哼哼,这个心婉,昨天把她那样抛下,她还没有找她算账,现下又来挑起事哈。代离敛了心神,眼底划过一丝‘算计’,最后隐了下去,归于平静。

  姜心婉依旧在那不怕死得说了很多,慕容凛听得烦躁,深深地看了眼代离,转身,离开。

  姜心婉见他丝毫没有要说些什么,挫败地坐下来,拿过桌子上的钢笔颇有花样地转了起来,“你们到底发展到什么地步了?不过,看他那拽拽的样子,我到不想撮合你们了,嗯,得挫挫他的傲气才行。”说完,她看向代离,却触及到她意味深长的目光,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一种不好的预感席卷她的全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