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这天,天气晴朗,暖阳高照。因为诸多的事情,来来转转,耽搁了好几天秦泽夜才将应该搬到秦家老宅的东西移了过去。去往老宅这天,代离坐在后座上想,算是从今天开始便要和那位爷爷住在一起了,她有不安,但更多的却是让她更有家的温暖,虽然那个秦爷爷看起来并不和善,但她觉得她能和秦爷爷相处得很好。

  巨大的餐桌前,摆放了许多美味食物,代离轻咬筷子,竟不知道要吃些什么了。

  “不合胃口吗?”坐在上位的秦毅中气十足地淡声询问。

  酷/{匠网√唯ya一oT正版,/其他Q@都3@是YX盗版W5

  “不是的爷爷,这么多的菜太丰富了,不知道应该吃什么了。”代离放下筷子,礼貌地微笑着回答。

  秦泽夜拿了纸巾,优雅地擦拭嘴角,转头笑着对秦老爷子说:“爷爷,你不知道她,看着瘦瘦小小的,是很能吃的呢!”

  代离瞬间闹了个大红脸,嗔怪地瞪他,“夜哥哥,你……”语气说不出的软糯与柔媚。

  秦泽夜不说话,只是笑着,眼里充满戏谑,嗯,算是报了那天的‘仇’了吧!

  秦毅严肃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这丫头能让阿夜笑得这样开怀,变得爱开玩笑,这也是好的。虽然姜家那个丫头也能让阿夜变得温情一点,但她的父亲……

  他狠狠地皱了眉头,姜震天这个人,凭着他多年来看惯形形色色的人,此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他实在是不喜。对于姜心喻,阿夜年轻气盛时玩玩可以,但结婚,那确是不行的。

  “好了,吃完晚饭就去做会功课,别落了学习。”秦毅说道。在秦家,学习是必须要好的,秦老爷子极其注重学业,在全国各地投资了许多教育基地和教育机构。

  代离收敛了情绪,轻声回应了秦毅,“好的,爷爷,我吃好了,就先去复习啦!”随后,在离席的时候,向秦老爷子微微弯了弯腰,她在背对秦毅的位置停了下来,朝着秦泽夜做了个鬼脸,不等他有什么回应,便去了楼上管家早就安排好的房间。

  秦毅杵了拐杖,缓步向书房走去,边走边说,“阿夜,你跟我来,我有话要问问你。”

  秦泽夜疑惑地皱了眉,爷爷找他会有什么事呢?

  沙发上,秦毅威严地坐着,拥有绝对的权威。可他对面的秦泽夜却没有了往常的淡然,他的俊脸上满是不解与愤怒,秦泽夜的胸口因为气愤微微起伏,“爷爷,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要我和心喻交往,她做错什么了?”

  “她没有做错什么,可爷爷不喜欢她,现下你玩玩可以,但是若起了要娶她的心思,便也趁早打消了那念头,爷爷是不会同意的。”秦毅掩下不忍,语气也是不容商量。

  “爷爷,您硬是要这样,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的了,心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一直在我的身边,不离不弃,让我走过了最艰难的日子,我是不能没有她的,如果您要活生生地拆散我们的话,那您也就没有我这个孙子了!”秦泽夜冷峻的脸上布满阴霾,面无表情地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书房。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秦毅痛苦的皱眉捂住胸口,呼吸困难地重重按了几下拐杖,候在外间的管家急忙跑了进来,拿了药和水递给了秦毅,出声道:“老爷,快吃药,别生气了,少爷也是无心的,别气了。”管家低低劝着,伸手拍了拍秦毅,为他顺气。

  过了好一会儿,秦毅终于缓了过来,脸上有些许伤心,管家见他这样,又继续说道:“老爷,我们要慢慢来,这一下子少爷他一时也断不了啊,等他以后就会明白您的苦心了。”

  秦毅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呀,怕等不到那天就……”

  管家忙打断他的话,“老爷,不会的,您的身体还是很硬朗的,陈医生不是说……”

  秦毅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我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吗?哎!”

  随后,主仆两人陷入一片沉默中,秦毅是面上含着哀痛,管家亦是一脸忧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