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不想要他对她好,只是她害怕这样忽冷忽热的对待,如果注定不能得到,那索性一开始就不要了。

  可是她也毕竟还是个孩子,14岁也依旧是在妈妈面前撒娇,爸爸面前争宠的年纪。

  4/酷$匠网唯z一◇*正L/版uT,其Q》他VK都是盗R/版B

  泪是越擦越多,暗骂自己怎么变得这样爱哭了?

  秦泽夜叹息了一声,不顾她微弱的挣扎,将她抱入怀中,劝哄道:“好了,不要哭了,都是哥哥不好,哥哥应该早点到的。”

  代离不说话,只是摇头。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

  怀中的女孩依旧是摇头。

  秦泽夜有些急了,低头去看她,只见她泪眼婆婆,眼里有控诉的情绪,直直盯他。

  她的眼眶红红的,秦泽夜看得的心都疼了,每次看到她哭,他觉得心脏都要被捏碎了。视线交织处,代离哭得愈加厉害,仿佛要把所有委屈都倾泄出来,她抽噎道:“夜,夜哥哥,你怎,怎么那么坏啊,为什么早上不理我,为,为什么啊!”

  是了,她是记着早上的事情的,所有的一切也都在此刻爆发了,她的手抓紧了秦泽夜,鼻涕眼泪齐齐落在了布料昂贵的衣袖上。伤伤心心地哭了起来。

  头顶传来一阵轻笑,秦泽夜面含宠溺地纵容她的放肆,轻声说:“离儿,都是哥哥的错,哥哥,哥哥不是不理离儿。只是昨天晚上发生一些事情,哥哥还来不及整理心情,让你难受了,以后不会了。”

  代离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腮帮鼓鼓的,秦泽夜问道:“好些了吗?要不要去医院?”

  她摆手说:“不去了,好多了,夜哥哥以后如果你不开心了,可不可以告诉我,我不会烦你的,会乖乖的等你心情变好的。”代离的眼里含了期待,多了些小心翼翼。

  冷风拂起她齐肩的长发,显得楚楚动人。秦泽夜叹息地抚了代离的头发,轻声应了句,算是答应了。

  隔天早上,代离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了教室,相较于昨天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姜心婉笑得一脸了然,伸手去捏她的鼻子,道:“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难道昨晚慕容凛打电话给你了?”

  代离拍开了她的手,笑骂道:“想什么呢,才不是那样的。”

  戚冉冉则是无奈地看这两个活宝没心没肺的打趣,故意叹了一声,“哎!我呀,算是白担心了,早上巴巴的来看你们,可你们呢,一个个生龙活虎的,哪像受惊的人呀!”

  “哎,我怎么听着这么酸啊!代离,你说是不是?”姜心婉眨眼看向代离。

  “好啊,还真是没心肝啊!看我不打你,喂,姜心婉你给我站住。”戚冉冉哪里追得上高挑的姜心婉,远远的被甩在了后面。

  代离呢,则只是望着她们相互追赶打闹的背影笑着。她想,她是何其幸运,拥有这样纯善友好的朋友,又能在昨天和哥哥坦白心声,她似乎能看见幸福的花儿在心间开出了甜美的芬芳。

  “凛哥,看什么呢?”一个少年顺着慕容凛的目光看去,“哟,原来是秦家那位啊,我听说你最近对她很感兴趣啊?昨晚还英雄救美,怎么样,搞定没?”

  “靠,怎么问的啊!”另一个男生将他推开,勾上慕容凛的肩膀,“怎么样,凛哥,你们进行到哪步了?”

  这样的问题,让慕容凛被刺激得有点烦躁。挥开那人的手,酷酷地说了句,“好好上课,别说些有的没的。”

  两人面面相觑,那就是没有了?

  慕容凛也不理会两人的探究,冷冷地笑着,不过是想玩玩而已,至少目前是有兴趣的。

  下课铃声优美的响起,姜心婉早早地就跑了,甚至没来得及和她们俩告别,在等待戚冉冉家的车来接她的时候,代离瞧见了邺城的市长,也就是戚冉冉的爸爸。

  那是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子,让人一见就觉得十分亲切。

  “爸爸,你怎么来了?不是要今天去考察了吗?”戚冉冉欢快地奔了过去,笑得一脸幸福。

  戚正南宠溺地捏捏她的脸颊,笑道:“哈哈哈,本来是要去的,航班出了问题,我就来接你了,开不开心啊。”

  “嗯,开心,爸爸,她就是代离,嗯还有一个,你认识的,就是姜心婉。我们现在是好朋友哦!”她一一向戚正南介绍。

  于是,他便笑着给代离打了招呼,没有一点大人物应有的架子。代离也回以微笑,戚冉冉就挽了他的手臂,向车里走去。

  白色宝马车里,戚冉冉朝车窗外的代离挥了挥手,随后,小轿车便离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