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玻璃,整个城市陷入一片流光溢彩,秦泽夜缓步走了过来,脸上的神色不太分明,可隐隐约约代离能够感受到他在生气,她握紧了手,低头不敢看他。

  “放学了怎么不回家?”他的语气淡淡,让人琢磨不透。

  代离知道他在问她,依旧是低头,答了句,“想,想出去玩……”

  她回答地断断续续,声音越来越低。

  “夜哥哥,都是我不好,她不知道我要带她去那,你不要怪她了。”姜心婉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是在此刻低了头。原本她不想打电话给秦泽夜的,但事情闹得这样大,秦泽夜知道也是迟早的事,还不如早点认错。

  “好了,回家再说。”秦泽夜突然语气变得生硬,似有些不耐烦,伸手去拉代离的手,却不想中途被一道力量拦了下来。

  “夜学长,怎么说我也是你妹妹的救命恩人吧,这么着急走?”慕容凛嘴角勾了笑,痞气十足。

  秦泽夜抬眼,琥珀色的眸子骤然变幻莫测,不过也只是一瞬,他便笑了起来,“呵,嗯,是应该谢的,改天一起吃顿饭吧!天色已经很晚了,她们两个也受了些惊讶,我们先回去了,以后再约。”说完,秦泽夜就带了两人离开了咖啡厅。

  姜心婉无声朝慕容凛说了句拜拜,代离也向他点了点头,慕容凛含笑挥手告别,他一只手插在裤兜,双眼凝视代离的背影,无声地笑起来。

  出了门,秦泽夜在前面走得很慢,姜心婉偏头无奈的看了眼代离,代离耸了耸肩,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以至于在上车前三人都没有说话。

  姜心婉搓着手,趴在秦泽夜车座后面,偷瞄了一眼他,清清嗓子,软声说:“夜哥哥呀,今天和姐姐玩得开心吗?”

  秦泽夜目光依旧是注视着前方,虽然他现在也不甚明白这怒气从何而来,也许是因为代离去了那样的地方,或者是那惹到代离的人是真的该死,又或许,是姜心婉的那句慕容凛喜欢上代离。他的心绪很乱,但也还是回了姜心婉的话。

  “嗯,还好。”他说。

  姜心婉在听到这样的回答,也觉得没有谈下去的信心了,怯怯缩回了头,无聊地摆弄她的手链。

  车开向姜家,代离眯眼躺在座椅上,心里忐忑不安,她想过最坏的可能,终究是自己贪图这温暖了,她感觉到了秦泽夜这几天对她的冷淡,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还是觉得难受,胸口隐隐地作痛。

  姜心婉在下车时给了她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代离看见姜心喻从大门走了过来,还是温温柔柔的样子,脸上多了些歉意,“阿夜啊,真是麻烦你了。”

  “没有,让她早点睡,今天应该是受了些惊。”秦泽夜缓和了语气。

  姜心喻朝车里的代离看了一眼,关切地询问,“代离,我代心婉说句对不起了,让你受到伤害了,回去我会说她的。”她的声音轻柔,纯良无害的模样让人无法生气。

  代离轻轻摇头,小声说:“心喻姐姐,你不要说心婉了,是我好奇跟去的,让她回去睡个好觉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姜心婉赞叹的悄悄向她伸了大拇指,之后,姜心喻便笑着给秦泽夜和代离道了别。

  高速路上,秦泽夜绷着脸,几次想要开口,但终究是将话咽了回去,他有很多问题要问她,诸如为什么出事了也不跟他打电话,又或者是慕容凛是真的喜欢她吗?那么她呢?又是怎么想的?秦泽夜觉得像猫爪般难受,让人窒息。

  可他又想到早上对她的冷淡,这话就更不知道从何问起了,他握紧了方向盘,一路狂飙。

  H酷g匠&V网A首u发3)

  黑色宾利最终停在了路边,代离吐得一塌糊涂,在酒吧挣扎哭闹的时候,她就觉得胃很不舒服了,加之秦泽夜又把车子开得这样快,她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地叫秦泽夜停了车,才避免了吐在了车上。

  秦泽夜心疼地轻拍她的背,让她能好受一点,愧疚开口:“离儿,哥哥不应该开那么快的,对不起。”

  代离扶着胸口,缓了缓,喘息道:“夜哥哥,是我不争气了。”她低着头,眼泪无声落下。

  秦泽夜拿了纸巾,为她擦拭嘴角的污秽,她歪头闪躲,欲自己来擦。他见她如此,手僵硬地停顿在空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