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灯光照在满脸横肉男子的脸上,显得狰狞可怖。他用力抬起代离的下巴,双眼放着精光,砸着嘴称赞道:“长得还不错呀!小妞,哥哥陪你玩这欲擒故纵的游戏啊!”

  姜心婉见代离被这肥头大耳的猥琐男揩油,上前‘啪’的一声,在男子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打了他一耳光,力道重得她的手心发麻,她将代离扯到身后,大声地吼了句滚开。

  那男子被打的发懵,想是没有料到自己居然挨了打,而这打他的人还是个黄毛丫头。他瞬间恼羞成怒,肥厚的嘴唇唾沫飞溅地张合,“好哇,你个小贱人居然敢打我。”他捂了被打的那一边脸,疼得龇牙咧嘴,叫骂地更厉害了,“你们,快,把那个贱人给我抓来,老子今天非要让她生不如死。”

  姜心婉见他这般气急败坏的样子,讥讽地冷眼瞧他,“生不如死,你算什么?”

  猥琐男见她丝毫没有畏惧之心,相反还如此嚣张,便让身边的黑衣男子将她俩压制住,姜心婉是跟着柯煜学过几招,可终究是双拳难敌四手,况且她还只是个女孩,到底是打不过训练有素的保镖,很快的,两人就被反手束缚了起来。

  一旁经理模样的男子见发展成这样,毕竟是不好的,上前笑着调和道:“发哥,小女孩不懂事,你就别跟她们一般见识哈。”

  猥琐男鼻腔哼了一声,并不买账,只示意保镖将她们往包厢里带,一直挣扎不停的姜心婉有些害怕了,倘若今天夜哥哥他们不能来救她们的话,她不知道她们会遭遇怎样的对待,姜心婉强自镇定地朝着猥琐男大声说:“放开我,我是天越集团姜震天的女儿,你们敢动我一下试试,还有,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姜心婉顿了顿,看了又代离继续说:“她是秦氏集团秦毅的孙女,你们好好睁眼看看!”

  那名经理听得冷汗直冒,这,秦家?这里可都是秦家的地盘呀!

  “哈哈哈,天越集团?秦家?你说是就是啊,再说了,秦家什么时候多了个孙女呀!你他妈在逗我吗?你若真的是,姜震天知道自己女儿混夜店,不得气死啊!哈哈哈”猥琐男笑得很是猖狂,引得一旁的人也哈哈大笑。

  之后,两人便被大力地扯去包厢,代离害怕地渗出了眼泪,之前的恐怖经历齐齐席卷上来,她大声地哭了起来,死命地挣扎,哭喊,“放开我,不要,你们放开我,救命,不要,不要。”她连连摆头,十分痛苦。

  姜心婉见她发疯般挣扎,愧疚万分。如果不是她硬要让代离和她一起来,她就不会有这样的遭遇了,她咬牙切齿地说:“你放了她,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惹了你,快放了她,不关她的事。”

  “你当我傻吗?哼!快点啊,两个女的都制不了?养你们有什么用啊!快啊!”猥琐男不满地踢了身边的保镖,催促其不要婆婆妈妈的。

  开始两个保镖还是有些顾虑,没有用全力,一听雇主这样说,便消了顾虑,蛮横地拖去包厢。

  豪华的包间里安静地坐了几个人,并不像外面那般吵闹,门被一个少年推开,“凛哥,刚刚在舞厅那又在外面看了一起强抢民女的场面,哭得真叫一个凄厉呀!”

  正在喝酒的另一个少年调笑说:“怎么不去英雄救美呀!没准以后就死心塌地跟了你。”

  “哎,虽然长得是很漂亮,还是算了吧,不过听其中一个女孩说是姜震天的女儿,还有什么秦家孙女,我就不明白了,秦家什么时候有孙女了?这出去一段时间,难道错过什么事了?”少年一屁股坐下,翘起二郎腿,疑惑地摸摸下巴。

  “斯夜,你刚刚说什么?什么秦家孙女?”

  “那女的是这样说的,凛哥,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回来你都没那么激动。”少年嘟嘴表达自己的不满。

  少年话还没说完,只见身旁变了脸色的人已经拉开门快步走了出去,“喂,慕容凛,你到底听到没啊!”门后少年气急败坏地跺脚。

  包间里坐着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也跟了上去。

  酷9匠@/网"o永0久1{免s…费《看小$说)

  那边舞厅里保镖已经拖着两人靠近了包厢的方向,慕容凛看到代离哭得撕心裂肺,努力反抗着虎背熊腰的黑衣人,他玩世不恭的眼里多了几分狠冽,握紧拳头发狠般地打在了那人的身上,后面跟上来的人见慕容凛和别人打了起来,便也加入了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