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 疏离

  雪下得比来时大了许多,秦泽夜倾身靠在车身上,他看见姜心喻一路小跑,许是因为天气太冷,她将双手贴紧了脸颊,听到她软软的叫着自己,他原本烦躁的心有了轻微的安定。

  看见她小巧的鼻子变得红红的,他的目光柔软,心疼地搂她入怀,“地滑,跑慢点,我会等你的。”

  姜心喻从他怀里探出头来,幸福的笑着,轻声问:“阿夜,你会一直等我吗?一直吗?”她一字一句,小心翼翼地问。

  她问得这样小心翼翼,秦泽夜拂过她的眉眼,疼惜道:“当然了,我会一直等你。”

  最新?章节s#上酷$匠网X@

  多年以后,秦泽夜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这句话付出多么惨痛的代价,那个柔弱善良的女孩面目狰狞的将他拉入地狱深渊,从此万劫不复。

  “阿夜,你今天心情不好吗?”姜心喻观察着他的神情,他似乎不太开心。

  有这么明显吗?

  秦泽夜微微松开了她,俊颜上有些不自然,“没有,今天是来看你的。”

  姜心喻娇笑着说:“我们不是下午才见过吗?是不是你想我了?”

  他凝眸看她,顺了她的话。

  姜心喻伸手搂了他的脖子,开心地说:“阿夜,谢谢你,我真的真的好幸福呀!”

  眼前的女子笑靥如花,秦泽夜敛下被扰乱的心思,这样的女孩,他怎么会不爱,毕竟爱了这么多年。善良如她,在那个暗黑的角落,向他伸出软软的手,擦拭他的泪水,“阿夜,你不要哭了,你还有我呀,以后我会陪你,一直陪你。”

  那段日子是他此生都不愿提及的岁月,他像受伤的猛兽,浑身颤抖地躲在角落舔舐伤口,四周除了黑暗,没有一丝光线。而她的出现,时时刻刻都在鼓励他不要放弃,永远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出现于他生命中,他便是在那个时候爱上了这个善良的女孩。

  秦泽夜轻拍着姜心喻的背,语气坚定且毫不迟疑,他说:“心喻,我会永远对你好,永远。”永远对你好,就便是不再爱了,也不会给予伤害。

  男人总是以为在潇洒分手后,给予物质上的补偿就算是弥补了,可却不了解有些东西是女人一辈子都补不了的缺憾,殊不知最大的伤害早已铸成。

  与姜心喻道别后,秦泽夜开车回到了家,他在车上静坐了许久,他想,那一定是对妹妹的感情,小时候每每看着恋恋的时候,不也是移不开视线吗?还嚷嚷着长大了要娶恋恋。他想,一定是这样了。

  客厅里,刘妈为他留了灯,目光扫过大摆钟,他才知道已经过了凌晨。秦泽夜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进了浴室洗了个热水澡。

  第二天早上,代离揉着眼睛一副没有睡醒的模样,在看到秦泽夜双腿交叠优雅地坐在餐桌旁用餐时,小脸上升起了一阵挫败。昨晚她是知道他什么时候回家的,她听到他的脚步声带了刻意的轻缓,像是不想吵醒她,可惜她天生耳尖,自然是悉数听到了。

  她叹气,声音还有刚醒时的嘶哑,“夜哥哥,真是佩服你,昨晚那么晚回来,早上还可以起的那么早,哎!我就不行了。”

  秦泽夜偏头看她,少女的模样依旧很好,“哥哥吵醒你了,下次一定注意。”仍然是温柔的语气,但却带了一丝疏离。

  “夜哥哥,我不是那个意思啦,其实是我在等你,看你那么晚都没有回来,我担心你,听到你的脚步声,就知道你回来了,就放心了。”代离上前拉了他的衣袖,摇晃了几下。

  他斜了一眼停在袖子上的手,没有太多表情,淡声道了一个‘嗯’。

  代离见他专心于眼前的食物,讪讪收回了手,起身向对面的座位处走去,她突然没了食欲,咬了叉子不安地想,夜哥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理她了?代离蔫蔫地耷拉着脑袋,只喝几口牛奶,餐盘里的食物丝毫未动。

  秦泽夜挑眉看了她没精打采的样子,知道是自己过分了,心有不忍想要出声让她多吃点,但终是没有说出口。

  一路上,代离将头靠在玻璃窗上,沿街的景色也不能勾起他的半点兴趣了,她有些伤心,明明她看到夜哥哥扫过来的目光,可他也没有问问她为什么不吃,前几天都不是这样的呀!为什么会变了?她皱了眉,闷闷地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