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面飘起一层薄雾,水冰冷刺骨,代离并不觉得冷,将手放入水中,拨动着水使得小小的花灯能够飘得更远。

  “离儿,会很冷的。”秦泽夜有些心疼,淡淡出声。

  代离吐了吐粉舌,俏皮的眨了眨眼,甜笑着说:"夜哥哥,你知道吗?在我们那,每每元宵节就会有各式各样的花灯,灿若繁星。家人们都会写上祝福,祈求平安幸福,你说这么多的愿望,河神看得完吗?

  “呵呵,那就是河神的事了。”秦泽夜的目光变得悠远,他凝着代离,“离儿,你呢?你有什么愿望?”

  什么愿望?能有什么愿望呢?如果可以有,那能不能让她有一个完整的家,有爸爸,有妈妈。代离垂了眸,掩饰自己的失落,轻声说:“没有,河神每天要去实现那么多愿望,就不给它添麻烦了吧。”

  她的手依旧是拨动着水,制造波纹。秦泽夜定定地看她,没有说话,两个人静静地待了会儿,不久。河面起风了,才知花灯已经远远离去了,近处稀疏的飘了几盏,秦泽夜怕她着凉,便提议回去,代离也觉得冷了,起身和他乘车回家。

  “哎,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很吃惊,我也觉得,怪了,明明是该赢的呀,这可不怪我啊,本小姐可有正儿八经的理由了。”姜心婉用力摇着代离的手臂,打断了她的回忆。

  戚冉冉也不理解,托着腮看向代离。

  回过神来的代离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对于慕容凛,在她眼里还只是一个欺负过她的人,要说什么深的认知,她是没有的。如果要问为什么,只能是他技艺不佳吧,除此之外,她是想不到任何缘由了。

  她喝了一口汤,又想起昨晚那碗鲜美的馄饨了,脸上浮起了笑意。

  F&更_新@最☆快;0上nA酷{匠网

  “代离,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还一直笑,说说,你到底在笑什么啊?”姜心婉咬了肉,皱眉疑惑地问。

  代离‘啊’了一声,含糊说了句,“没什么啊,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

  姜心婉一脸的不相信,倒也没说什么了,依旧吃得很香。戚冉冉被她的吃相弄得哭笑不得,笑骂道:“哎,我说心婉,你能不能文静点,女孩子要有好的吃相,不怕以后找不到婆家?”

  “你管我,我这叫大气,哪像你这样一副娇娇弱弱的模样,别担心我了,想想你自己吧,到时候呀,别见了公婆就躲屋里,哈哈哈。”姜心婉调侃笑道。

  戚冉冉脸一红,瞪眼望着她。

  三个人打打闹闹,你一言我一语的,相互揭短,好不热闹。

  中午时分,代离决定去图书馆,其实她早就想去里面看看,它的形状很是奇特,从外面看上去规模很大,里面一定有很多书。望着代离兴奋的脸时,姜心婉一脸嫌弃,在她的观念里,进图书馆的人都是装装样子,当不得真。在代离提到要去图书馆时她摇手离开,嘴里叨叨着,“时间可是金钱,我还是不做这浪费时间的事了吧。”

  戚冉冉则因为昨晚没有睡好,早早的就回了休息室。代离便拿了借阅证进入图书馆,先前她还在想不会有很多人,结果当她进来的时候,出乎意料的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少。

  她放轻了脚步,看到这些人都极认真地模样,叹了一口气,也并不是所有有钱人家的孩子都是不努力学习的。一楼早已没有空位,她决定向更高的楼层去,在三楼的角落处,她发现了一个安静的环境。代离细细地看了那些书,种类繁多,科目分明,最终她选了一本文学类的书籍,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看了起来。

  就在代离为故事中的女主角悲惨的命运伤心时,光线被一道黑影挡住,她抬起一双泪眼婆娑的眼睛,怔怔地望着来人。

  慕容凛,他怎么来了?她想。

  他帅气地坐了下来,错愕地凝向她,随后又轻笑出声,“怎么?看见我这么感动?”

  代离敛了神情,暗骂道,这样也能遇到,也是悲催了。她淡淡地回他,“慕容凛,不得不说你这自恋的本事还真是无敌啊,要不要给你颁个奖什么的,以纪念你的青春呀。”

  慕容凛没有理会她的嘲讽,依旧是笑着,可那笑却是变了意味,“哦,是吗?不过在考虑要不要给我颁奖时,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我自己?”代离冷笑,“我有什么好担心的,难不成你还能做什么?别忘了,这里可是有很多人的。”

  四周静谧,安静的落针可闻。代离面上镇定,可扣着小指的手却将她出卖,干嘛要选这样隐秘的角落,她懊恼地想。

  她的话音刚落,只见慕容凛起身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过来,代离也跟着急急起身,强装无惧地瞪向他。慕容凛一手揽住她的纤腰,温声问:“昨天怎么没看完就走了?回答我,嗯?”

  神经病,我看不看完关你什么事。代离暗骂,真是不懂他的思维,但她并不想惹怒他,强笑道:“那个,你,你先放开我,这样子我很难受。”

  她的确很难受,不光是他放在她腰间的手,还有她刻意远离他的靠近而微酸的腰肢。慕容凛也没有为难她,轻轻松开了她,可目光依旧是摄人的紧迫注视,仿佛是一定要一个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