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心-婉,话可不要说的太满,不怕噎到自己吗?”慕容凛穿了宽松的球衣,双手插入裤侧,定定地看向代离。

  代离抿紧嘴唇,侧头避开他的目光。

  “慕容凛,你,你干嘛偷听我说话,还这样悄无声息地站我后面,你想吓死我呀。”姜心婉叉腰叫嚷了起来,她的脸有些红,毕竟是她有错在先。

  慕容凛没有理会他,慵懒的走近代离,邪魅一笑,低头对上她的眼睛,清澈的眸子里,倒出了他的魅惑众生的脸,“来看我打球?”

  对于他突然的靠近,代离后退了一步,拉开了两人略显暧昧的距离。她扬起头,笑得礼貌疏远。

  “我是来看哥哥比赛的,随便为我们班加油。”她答。

  自然是注意到她那象征性的微笑,慕容凛突然觉得她真是不可爱呢!说句是来看他又怎样?慕容凛眯眼瞧她,内心很是郁结。从小到大,哪个女孩不是千方百计地粘着他,可她呢?巴不得远远逃开。

  “那好,你可得为我们班好好加油了。”自然,人生气呢,语气就是不会好的,所以,代离听出了他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气恼什么。

  待慕容凛黑脸走开后,姜心婉一脸审视地打量代离,"你招惹他啦?"代离摇头。

  戚冉冉开口说道:“是他,莫名其妙的第一天就找代离的麻烦,还有那个王菲灵,你都不知道她们做得有多过分,差点当着全班的面叫人扒了代离的衣服。”她很激动,直到现在戚冉冉还是忘不了她们的嚣张,她的脸变得不正常的嫣红,急促地喘了起来。

  “哎,哎,大小姐,你别激动呀,小心你那病,别待会进医院了。”姜心婉是知道这位娇小姐的病,和她姐姐一样,柔弱得如柳絮,经不起狂风暴雨。

  代离一惊,什么病?

  “冉冉,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她担忧的问。

  “没事,打娘胎里的病,只要情绪平稳,就不会有事的,别担心哈。”代离很喜欢戚冉冉的笑,柔弱中带了些坚强,永远都是为他人着想的好性子,善良的女孩终归是有好运的。可是,世事无常,代离不知道多年以后的戚冉冉可以有如此大的勇气,追求心中所爱,结局却落得红颜薄命。

  另一侧的观众席上,女孩漂亮的脸上因为嫉妒而变得扭曲,围坐一旁的其他人煽风点火地说:“菲灵,你看那个叫代离的,居然在勾引凛哥,我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东西。”

  ◎a更新?e最(●快r1上$S酷匠网38

  “是啊,是啊,真是的,她是什么东西,居然跟凛哥说话。”

  王菲灵冷笑着哼了一声,恶狠狠地说:“她有什么资格,不过是依附着秦泽夜罢了,等到那天她失了这层屏障,我让她生不如死。”

  其余人暗自偷笑,都幸灾乐祸的看向代离。

  “代离,冉冉,你们瞧瞧,这些女孩子是不是疯了,没想到啊,这个慕容凛居然比夜哥哥都要出名,这不科学呀,难道因为夜哥哥是禁欲系的男生,让她们没了兴趣?”姜心婉摇着她那一头干脆利落的短发,一脸的不认同。

  代离‘扑哧’一声笑了,问道:“夜哥哥怎会是禁欲系的呢,那按你这么说,心喻姐姐就不该和夜哥哥在一起的呀。”

  “那倒也是,夜哥哥对姐姐可是一往情深呢!”姜心婉得意地说着,点头表示赞成代离的观点。

  一往情深吗?代离在心里默念。

  球场上,慕容凛几乎是碾压式的疯狂得分,让对方根本没有反击的可能,显然,他们必胜无疑。休息期间,慕容凛挑衅似的看了代离,笑的不可一世。她也没有闪躲,也看向他,慕容凛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那样看着他,竟孩子气的满足她给予的回应,低头傻笑了。

  代离见输赢已定,就不想再看下去了,扯了戚冉冉的手,“冉冉,心婉,我们走吧,我们赢定了呢。”

  姜心婉没意见的点了头,起身和她们离去。

  等到慕容凛喝了一大口水,抬眼再次看去,早已没了代离她们的身影,他懊恼地扔了手里的瓶子,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来回走了几步,赌气般的说:“不打了,你们换个人替我上。”

  一众人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刚刚不是打的好好的吗?谁招惹这位少爷了?他们也不再多问,只换了个人。结果当然是可想而知,没了慕容凛,对方很快将比分扳平,戏剧性的变成了对方赢得了比赛。

  而这一幕生生落在了王菲灵的眼里,他喜欢上了她吗?因为她的离开就连球赛都不想打了吗?王菲灵咬牙切齿的想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