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的天暗得极快,饭后,秦泽夜问了几句代离今日的状态如何,代离依旧是对他报喜不报忧,“很好的,夜哥哥,不要担心我啦,恩,今天学了很多,要去复习了,我先上去咯,明天见。”

  秦泽夜了然她的性子,这样的话,势必会被欺负的,他担忧地皱了眉。

  e最6新g&章¤.节jQ上yc酷/匠网y,

  回到房间,秦泽夜打通了姜心喻的手机,她的声音温温柔柔的,“怎么样,今天好些了吗?”

  “好多了,嗯,明天就能见到你了,我很开心。”

  不用其它,秦泽夜就能想象到姜心喻温暖的笑意,“怪我没去看你?”

  “那里是,我没有,我,我只是想见你了。”姜心喻话锋一转,道:“难道,你就不想我?”

  “想,心喻,那我们明天见了,晚安。”琥珀色的眼里满是暖意。

  “好,阿夜,晚安。”姜心喻柔弱的小脸上有着明显的嫣红,显然是因为秦泽夜的那个想字红了脸。不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只是这次她觉得十分动听。

  夜里没有夏日里繁多的星星,稀疏的几颗点缀在天空上,散发着古典气息的欧式台灯旁的女孩静静地书写,静谧而美好,只听得见纸笔摩擦的轻微声响。

  墙上的壁钟划过优美的弧度,代离在看完最后一个字后抬头望了眼时间,嗯,11点多了,该睡觉了。洗漱完毕后,她穿上柔软的睡衣,甜甜睡去。

  清晨,代离早早就醒了,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着鼓励到,“韩代离,加油,你可以的。”随后,抓起书桌上的书包,来到了一楼。

  秦泽夜看她一脸的笑意盈盈,心情也瞬间变得很好,“怎么了,今天心情这么好?”

  “恩,当然了,每天早上都是好心情的话,一整天都会有好运气的。”代离认真点头。

  因为出身凄楚,她总是觉得自己是应该充满笑的,即便自己实在是笑不出来,哭也只会让自己变得脆弱。

  秦泽夜冷峻帅气的脸上此刻是哭笑不得,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好,你开心就好。”

  “嗯,对了,哥哥,昨天我已经自己记住路了,你不用来接我,我在校门口等你,好不好。”

  秦泽夜望着代离一脸的期待,宠溺一笑,随了她的意,她应该学会自己去经营她的生活圈子,而他,看着就好。

  姜家,姜心婉百无聊赖地踢着门口花园边上的石头,而她此刻的内心却是波涛汹涌。想到自己今天就能见到代离,她就觉得浑身不适。

  那个小她一岁的女孩仿佛能够洞彻一切,在她面前,自己的慌乱败露无遗,往常的镇定全然作废。可是到底是自己内心与外表不符,还是自己面对是他时的溃不成军呢?那个在她心底默默喜欢着的哥哥,那个不能说的秘密。

  姜心婉抬头看向了盈盈走来的姐姐,她永远是美丽柔弱的,让人心生怜惜。从小她就比不过姐姐,没有她懂事,漂亮,温柔。她用自己的方式去融入柯煜的世界,可他总是将她当做妹妹看待,当然,连这也是沾了姐姐的光。

  她叹了一口气,随即,婴儿肥的脸上扬起甜甜的笑,“姐,你妹妹我要迟到啦。”哎!谁叫她喜欢的人却喜欢的是姐姐呢?

  校门口,秦家与姜家的车巧遇了,秦泽夜率先带着代离下了车,随后,姜家两姐妹也跟着下了车。

  “阿夜,代离。你们也到了,真是好巧啊。”姜心喻小跑过来,脸色红润,没有了那日的憔悴。

  秦泽夜见是姜心喻和姜心婉,笑着点了头,姜心婉很是不自然,别别扭扭的笑了,算是向他们打招呼了。

  在看到姜心婉下车看到她时,代离就知道了她的心思,不想让她觉得难堪,她上前握了姜心喻的手,“心喻姐姐,你好了吗?对不起,从那天后就没去看望你了。”

  “我没事了,你又不知道去医院的方向,阿夜若不带你去,你怎么能找到呢?说起来呀,都是阿夜呢。”姜心喻摇头说道。

  秦泽夜听到这,笑而不语,只是点头表示是他的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