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过早饭,秦泽夜和代离去往学校的路上,天气寒冷,代离趴在车窗上,想要看清窗外的景色,于是用手拭去薄薄的雾,指尖冷得缩成了一团。

  “知道冷还去碰。”秦泽夜佯装生气,把手上的热水袋递了过去。

  代离吐了吐舌头,开心地接过了那温暖的热源。

  l'更a新G最|快{U上\酷匠AS网(v

  车子很快就到了学校门口,映入眼帘的是烫金的几个大字――上善高中,这是一所私立高中,邺城的富贵人家的子女都在其中读书,一方面这是秦家办的学校,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雄厚的师资力量和清幽的环境。

  上善这个名字是秦老爷子亲自取的,难道是上善若水的意思吗?代离下意识地去想,不知道是谁取了这样的名字,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一路向前,丝毫没有阻碍,车子停在了一幢标志建筑前停了下来,龙飞凤舞的写着教务楼。代离下车便看见了门口一位戴着眼镜,西装革履的斯文中年男人,笑眯眯地向秦泽夜弯了弯腰,“秦少爷,韩小姐的书本和课桌已经安排好了,只需要采集些照片和基本信息就可以了,这边请。”

  秦泽夜微微颔首,“麻烦你了,许校长,妹妹以后就拜托你了。”

  许校长连连说,“不麻烦,不麻烦,应该的。”不一会儿,全部的手续就已完善。许校长亲自带代离去了所在的班级,秦泽夜也跟在了后面。

  上善有很多欧式与东方古典完美合一的建筑,每一栋教学楼都是经由大师设计,精美绝伦。大大小小的花坛满是鲜花,让人顿感春意盎然。绕过一段爬满常青藤的长廊,映入眼帘便是一幢并不高的教学楼,代离跟着许校长的脚步来到了电梯前。

  仅仅是这样的高度就有电梯,代离觉得,实在是太浪费了吧。是她以前的学校远不能比的,对于这样一个认识,她陷入了内心的害怕中。电视上常常说那些富家子女如何飞横跋扈,挥土如金。她怕自己不能融入到这样一个她从未涉及的领域。

  电梯在4楼处停了下来,站在前面的许校长并没有最先踏出电梯,相反,他退到了一旁做出了请的姿态,脸上依旧是笑着。秦泽夜也不推脱,走了出去,代离道了声,“谢谢。”

  代离站在教室门口,盯着上面的牌子,初二(六)班。讲台上许校长语气轻快地说了很多,但代离只听到了那句,“下面有请韩代离同学为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自己。”鼓掌声并不多,甚至有些有气无力的。

  “离儿,别怕,哥哥在外面,不是昨天说了会让自己改变吗?难道?你想耍赖?”秦泽夜温润的眸子里蕴藏戏谑。

  其实有的时候一句话的力量既可是希望,相反的也可能是毁灭。而秦泽夜总是能最大程度的为她带去动力。

  果然,代离被他激得元气满满,踏进了教室,走向讲台。

  “各位同学早上好,我叫韩代离,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大家成为同学,希望以后多多关照。”代离坦荡地望了过去,语毕,弯了弯腰。

  座位上很安静,但听这些话的人却是极少,代离一眼就看到了其中一个坐在最后一排的男生,帅气的脸上带着痞痞地笑,毫不避讳的一直盯着她,仿佛有了新玩具时的兴奋。代离将目光转向了别处,一个清秀的女孩朝她温暖一笑,代离也回应了她,浅浅的梨涡扬起说不出的美丽。

  代离坐在位子上后便看见秦泽夜向她挥了挥手,和许校长一起离去。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代离忙打开去看,是秦泽夜发的短信,“离儿,放学后就在教室不要走,我来找你,心婉今天生病在家,不能带你到我这来。”

  代离回了秦泽夜的信息,“恩,好,心婉姐姐她没事吧。”

  很快的,手机再次震动,“不用担心,她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感冒了。”

  她将手机收回在校服口袋里,抬头去看黑板,这节课上的是物理课,物理老师是一个胖胖的女老师,声音很是温柔。

  在以前的学校时,代离每每都是年级第一,学习成绩优异,尤其在理科类的学科她总是能拿到满分,其实旁人也不知道,她这样小小的身体里怎么就对理科这么痴迷。

  很快代离就进入了状态,字迹工整地记录笔记。一节课下来,她明显感觉到这里学习的知识比以前的学校所教的要难得多,不过,并没有影响她的接受能力。

  本子上写了很多,她咬着笔头细细地去消化上课内容,旁边传来一阵嘈杂,“凛哥,真要去呀,她可是秦泽夜的妹妹,算了吧。”

  “哼,我会怕?她要不是秦泽夜的妹妹,我还不去了,走!”

  男生和女生的调笑声混合,强势地入了代离的耳朵,她握紧了拳,扣着小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