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酷《√匠Yk网永久1免-!费看"小说

  等到进去时,代离脸上有了笑意,决定自己再一个人待会儿,于是就让秦泽夜去招呼其他客人。

  “离儿,靠近大厅处有食物,饿了就吃点,哥哥先过去了。”秦泽夜宠溺地拍拍她的头。

  这样的感觉,代离觉得像对待某种听话的动物,可是,她很喜欢。

  随即扬起头甜甜一笑道:“快去吧,爷爷一定在等你了,我是知道肚子饿的。”

  “好,好,乖,再等等,马上就应该结束了。”秦泽夜又加了一句话,生怕她会累。代离终是觉得他太啰嗦了,推着他朝着大厅的方向。最后,秦泽夜无奈地摇着头离开了。

  送走了秦泽夜,代离有些瘫软将自己陷入身后柔软的沙发之中,刚刚所有的强颜欢笑在秦泽夜离开的那一瞬间溃不成军。她是知道秦泽夜在转移她的注意力,她不忍他为了她伤心。何况,在这样的宴会上,她怎能自私地要求秦泽夜一直陪着她。

  无声的眼泪顺着姣好的面庞流淌,代离双手环抱着,给自己最深的安慰与力量。这一次也能像小时候那样熬过去,虽然,比任何一次都来的凶猛残忍。

  “喂,你这个人真是的,连哭都没有声音吗?想哭就痛痛快快的哭啊,为什么要这样压抑,虽然我现在还是讨厌你,不过我不介意你抱着我哭的。”熟悉的声音传入代离的耳朵里,她慢慢地坐直了身体,等她看清来人之后,不免有些惊讶。

  是她,姜心婉。

  姜心婉也不是故意要偷听那些话的,她这样爽朗的性子觉得这样做实在是不道德的,可这却关乎姐姐的幸福,她就不得不格外上心了,索性就听到底,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在听到父亲的说辞后,姜心婉同情这个身世凄楚的女孩,也就自动忽略了秦泽夜对代离宠溺的劝慰,本以为她已经好了,没想到等秦泽夜走后,她又哭了起来,还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哭着,让人心疼。

  微微愣住后,代离朝姜心婉感激一笑,虽然她的安慰的话语生硬别扭,但是代离仍然听出了蕴含的关心。她想,这大概是姜心婉一贯的表达做风吧。这样的姜心婉,让代离觉得真诚坦率,比那些两面三刀的人实在是强太多了。

  “谢谢,谢谢你能安慰我。”代离面露真诚。

  “切,我才不是安慰你呢,只是觉得呀,打扰了我欣赏夜空的心情了。”姜心婉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凑上代离,恶狠狠的一字一句地说:“你-别-想-太-多-了。”

  代离没有被她的表情吓到,反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拿出双手去捏姜心婉肉嘟嘟的脸蛋,当然,她也那样做了。恩,肉感不错。

  “你,你居然捏我,你,你。”姜心婉颤抖着伸出一根手指去指代离的鼻子,眼里充满不可置信。

  代离没有回她的话,眨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说道:“心婉姐姐,你好可爱啊,如果不是关心我,你怎么会讲刚刚的话给我听,园子里到处都是夜色,独独就我这一处吗?”

  此时代离所说的话让姜心婉觉得她绝对没有外表这样天真,没准内心深处住着一个尚未激发的小恶魔,只等时机成熟。但是,姜心婉并不讨厌这样的她。相反,她喜欢现在的代离,跟她的性格很像,心里话通通说出来,憋在心里多难受啊。

  “你叫代离是吧,我发觉你的外表和内心大大地不符合呀,在夜哥哥面前装得唯唯诺诺的,怎么,现在露出本貌啦。别当本小姐不知道哈。”姜心婉翘着二郎腿,斜视着代离。

  “恩,这个问题,似乎让我很难回答也。”代离皱着眉思考,却在下一秒笑意盈盈地看着姜心婉,仿佛发现了秘密一样,“不过,我也发觉你有两面呀。”

  姜心婉望着代离那似看透一切的目光,心虚地缩了缩手,不屑地说:“胡说八道,我能有什么两面性。”边说边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那你能给我看一下你的手腕吗?喂,你不要走。”代离见她走得很快,出声喊道。

  等到她顺着姜心婉的方向来到大厅时,姜心婉早已不知去向。

  那是一个漂亮精美的银白手链,代离本也是赌一赌的,没想到却是真的。在姜心婉大大咧咧的性子下,也是有着小女孩心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