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由秦家主持的晚宴,大多都是商业上年长一点的人参加,因此,也就会少了新鲜的活力,大家都是客套地相互问候,毫无温情。

  虽然秦毅让她认识了很多人,但代离还是看出了亲疏之分,譬如说刚刚的王伯伯,秦爷爷是真心想他认识自己,看来,王伯伯与秦爷爷的关系并不是一般的商业关系,而是有种亲人的感觉。

  但眼前这个人,秦爷爷似乎并不想过多地介绍,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

  代离不喜欢他此时看她的眼神,仿佛见到什么熟悉的人似的,死死地盯着代离,眼里由最初的震惊,转而痛苦,再到最后的愤恨。

  她不懂他为何有这些的情绪,只想逃离。

  秦毅注意到了面前的人的表情,不由得开口问道:“怎么了,震天,我的孙女有什么不对吗?你这样看着。”

  听到秦老爷子的话,姜震天终于收回了目光,眼里的恨意已经荡然无存。低低地说了声:“秦老爷子,失礼了。”随后,又开口询问代离,“代离小姐,请问你妈妈贵姓。”

  ,P更%新最◎g快上!酷^匠n网,

  代离不想失礼,便答了他的话,“妈妈她姓姚。”

  “那,那她叫什么?‘’姜震天急迫的问道。

  ”叫颜如,姚颜如。”代离觉得,他,似乎认得自己的妈妈。难道?她的眼里燃起了希望。

  “叔叔,你认识我妈妈是吗?那,那你能告诉我,我爸爸是谁吗?叔叔。“代离有些激动的想要姜震天给她一个答案,一个关于她身世的答案。如果眼前这个人知道的话,那么她也就知道她的爸爸是谁了。

  “是啊,我,我认识你妈妈呢。”姜震天的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你妈妈呢?”

  提及这个话题时,代离眼圈红了,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妈妈,只是记住了妈妈是美丽的,具体是什么样,她不清楚。

  “妈妈她,不在了。”代离的声音有些颤抖。

  “什么,不在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我问你,是什么时候的事。”姜震天的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事情,眼睛瞪得圆圆的。

  代离被这样的姜震天吓得后退了几步,呆呆地看着他。

  “震天,好好说,你把她吓到了。”秦毅见代离连连后退了好几步,皱了皱眉,提醒他注意自己的言辞。

  面对秦毅的警告,姜震天收敛了自己的情绪,但仍然逼迫着代离要一个答案。代离迫于他的眼神,轻声说:妈妈在我出生几天就去世,她生了很严重的病。‘’‘’呵呵呵,她居然那么早就不在了。‘’姜震天苦涩地笑出了声,沉浸在痛苦中。

  代离越发确定他一定是对妈妈生前极其熟悉的,不然,他何以在听到妈妈的名字时这样激动,随后又在听到妈妈已经去世了,又这样痛苦。

  “叔叔,您能告诉我,我爸爸是谁吗?没有人告诉我他是谁,您能给我说说吗?叔叔,求您了。”代离祈求着,泪水划过了脸颊。

  回过神来的姜震天注视着代离,一丝异样稍纵即逝。“孩子,你是叫代离是吧,哎!你妈妈是个苦命的人呢,而你的爸爸呢,他,哎!在你妈妈生病时,被富家女看上做了上门女婿,就抛弃了你们母女。她那么美丽的女人,最中却落得这样的田地,真是薄命啊。”

  什么,自己一直以来的爸爸竟然是这样的人吗?难怪诚斌叔叔说不知道爸爸的信息,难道是叔叔早就知道爸爸是这样的人才不说的吗?这一刻,韩代离仿佛所有的信念都崩塌了一样,目光呆滞,说不出话来。

  原本一直在旁边的秦泽夜看着代离整个人痛苦失语的模样,心里怜惜不已,她不应该是这样承受这些痛苦的,以后的时光,他会让她永远活在阳光灿烂下,可是,这样的永远,有谁能一辈子保证。

  秦泽夜上前抱住了颤抖的代离,瞬间,有温热的液体浸入了衬衫,抬手摸去,****一片。“爷爷,姜伯父,我先带离儿去花园平静一下,她现在需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

  秦毅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姜震天也说了声好,还安慰了几句。

  花园里,不知名的花释放着香气,与这夜色极其相称,宁静幽远。“离儿,乖,不要哭了,哥哥也难过呢。都过去了,你妈妈若是在天上看到你这样难过,她也会难过的,她一定是希望你每天都快快乐乐的,而不是这样伤心。真是个爱哭鬼呢。”

  本因是无声哭着的代离,听到他这样的话,猛的抬起埋在秦泽夜胸膛的脑袋,抽噎地说:“才,才不是呢,我才不是爱哭鬼,夜,夜哥哥,你是坏蛋。”

  秦泽夜看着她满是泪水的脸气的鼓鼓的,轻笑着用手指戳她脸颊,“恩,不错,这样才对嘛。以后都这样好不好。”

  “夜哥哥,你……”

  之后的画风,便是代离追着秦泽夜满花园跑,然而呢,跑了小段距离,代离腿短,自然是追不上秦泽夜的,只得在原地跺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