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代离早早地就起了床,笑着跟正在准备早餐的刘妈道了声早上好,就在门口处看到了跑步回来的秦泽夜。她本以为自己已经起来的够早了,没想到秦泽夜比她还要早起。

  “昨晚睡得好吗?”秦泽夜的身上冒着热气,额前的碎发被汗水微微打湿。

  “恩,睡得很好。夜哥哥,你每天都会去锻炼吗?”代离觉得,他的生活方式真是健康呢,不像她,难怪自己会这么体弱。

  jn看F正版_章D节m上*酷匠网

  “呵呵,你哥哥我呀,从小就算是被爷爷放在特殊训练营里,即便是现在上学,也觉得要去锻炼锻炼。离儿,现在想想,发觉自己有受虐倾向呢。”秦泽夜似乎有些懊恼,对自己的行为也无可奈何。

  “少爷,快去洗洗,吃饭了。”刘妈笑眯眯地看着秦泽夜,眼里满是怜惜。见他上了楼,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小姐,我们少爷苦啊,从小就失去了双亲,10岁的时候,小小姐又生病而去了。哎,到现在都忘不了当时少爷痛苦的表情。”

  刘妈眼里有了泪花,继续说道:“他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不吃不喝。老爷命人撬开门的时候,少爷双目通红地坐在地上,紧紧地抱着小小姐的照片。看到我们时,突然昏倒在地上。之后,老爷怕他想不开,就把他送到美国特殊训练营了,让他坚强起来。”说着,刘妈嘤嘤地哭了起来。

  这些,代离是不知道的。

  她没有想到秦泽夜看似放荡不羁的外表下,也是有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她,为他的经历感到难过,秦泽夜和自己的经历出奇相似。她觉得命运这个东西,在此刻,不得不相信了。

  下午时分,秦家专用的形象设计师来到了家里,叫jeason。秦泽夜似乎和他很好的样子,笑着和他说,麻烦了。

  jeason前前后后为代离化了很久的妆,她一直僵坐着,任由他在她脸上涂涂抹抹,小脑袋晕晕的,累得闭上了眼睛。

  “perfect,真是太完美了,哈哈,阿夜,快来看看,怎么样,不错吧。这小丫头,长得也太漂亮了吧,底子很好啊。”jeason在看到自己的成果时,炫耀地叫着秦泽夜。

  代离被他这突然的声音,吓得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镜中的自己。天,那个,那个女孩还是自己吗?微卷的黑长发俏皮的搭在腰间,身上是昨晚挑选的那间礼服,完美的展现少女特有的美。浓密的睫毛轻轻颤着,粉嫩的唇此刻因为惊讶而微张。

  闻言,原本在一旁眯眼休憩的秦泽夜睁开眼站了起来,他是知道代离的美,可当看到的那一刻,他觉得她就像一朵玫瑰花,艳丽地绽放,即便是这样小的年纪,他也觉得毫无违和之感。

  jeason还沉浸在自我夸耀中不得自拔,只见秦泽夜拉过了代离的手向着门口走去。等jeason回过神来,他们早已踏出了大门。背后传来了jeason大声的叫喊,“喂,还没给钱呢,这次可要多给,我人生中的艺术品呢,阿夜你……”

  “刘妈已经给你做好饭了,算是一半的报酬了,剩下的我会打在你的卡上。”秦泽夜终于在要上车的时候回了jeason的话。“秦泽夜,你,你每次都这样,就算我再喜欢刘妈做的饭,你也不能……”代离还没有听完jeason的话,车子早已出发,但他那气急败坏的表情,她却是看得真切。

  “他呀,就是那么一个人,20几岁的大男人了,像个小孩一样,还会撒娇,真是受不了啊。”秦泽夜的脸上此时有着嫌弃,仿佛现在就能看得见jeason对着他撒娇。

  “恩,不过,我觉得很可爱啊,能够一直活的这么年轻,也是一个挑战呢。”代离想了一会说道。

  秦泽夜在听了她的话后笑了出来,原本握着方向盘左手伸了出来摸了摸代离的头,他觉得有时候他这个妹妹的思维让他哭笑不得。“离儿,如果这话让jeason听到的话,指不定高兴成什么样,他可是一直希望有人这样子夸他呢。”

  “呵呵,真的吗?那我下次见到他时一定这样夸他。”代离觉得那样的男生还真是少有,夸夸又何妨,本来也是那样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