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泽夜也不知道自己除了可怜她,是否还有着什么别的原因,自己手下的朋友找到了昨天那对夫妻,还没用什么手段,那个懦弱的男人就什么都交代了,还双手颤巍巍递上了代离的身份证。至于钱,男子只是说用光了,打死他,也是拿不出来了。

  本来以为她应该还在的,想着回来的时候把身份证还给她。可是,她走得有点让他措手不及。这个东西对她应该是重要的,毕竟身份证是走到哪都是需要用到的。她不仅仅是身份证被偷了,身上也没有一分钱,能够去哪里呢?

  裤侧的手机打断了本因在沉思中的秦泽夜,单手划过接听键,听筒里夹杂着嘈杂音乐声的男音传来,“泽少,快来老地方,阿耀打牌赢了好多呢,阿煜说了,今天不宰他一顿,等他下周出了国,可就没机会了。快点来哈,就等你了,挂了啊。”

  嘴角勾起了笑意,这群人还真是不怕事大,就怕不来事呢。本来今天说好与他们一起打牌的,想着要把身份证还给那个女孩,就拒绝了他们,没想到回家后,女孩已经走了。秦泽夜玄关处,拿起大衣,准备开门离去。身后刘妈的声音响起,“少爷,您不吃晚饭了吗?”

  “不吃了,朋友们有个聚会,今晚不用等我了,你先睡吧。”冷风送来了秦泽夜动人的声线,随后,门被关上了。刘妈摇了摇头,她的少爷啊,就连声音都是这么地好听呢,不知道以后谁家的小姐能配的上少爷这么完美的人。

  驱车来到了国色天香门口,四个金闪的大字高高悬挂在夜色中,有着镂空般的不真实。冷冷睨视着这些堕落的人群。

  酒吧内,DJ放着一首首动感的音律,挑起舞池内的男男女女们热浪的回应。陌生的肢体迷乱地挥舞着放肆的青春。

  秦泽夜穿过形形色色的人群,期间,有不少的女子瞧着他的帅气,扭着曼妙的腰肢向他身上靠去,却都被他毫不犹豫地推开。终于,走到了一个包间,与外面不同的是,里面竟没有透出外面的声响,隔音效果可见一斑。

  “泽少来啦”不知是谁大声喊了一声。大家都停了下来。柯煜松开手中性感的美女,向秦泽夜的方向招了招手,笑道:“阿夜,快来,好不容易阿耀请客,我们可不能辜负了,是吧,哈哈哈。”其余的人见状,也都笑了起来。只听那个叫阿耀的人委屈地说道:“煜哥,什么叫我好不容易请客呀,你说说,哪次赢了不是我请啊。”

  “是了,你小子也只有打牌赢了才会请”柯煜提高了嗓音,语气中还含着戏谑。

  这下,屋子里的人群笑得更欢了。

  “好了,不是来玩的吗?说这么多。”秦泽夜的目光扫过阿耀懊恼的脸,缓步走到了意大利真皮沙发前坐下。大家见秦泽夜发了话,便都不再拿阿耀开玩笑。

  包间里又恢复了之前的歌舞升平,觥筹交错。

  秦泽夜也不知道跟他们玩了多久,只觉得后来实在是太累了,便到旁边的私人休息室小憩。迷迷糊糊中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他不由得低咒,这个时候,真是。

  当听到电话里的事情时,他的神志瞬间清醒,“小泽啊,心喻突发心脏病了,这可怎么,都抢救3个小时了。”对面女人的语气有着焦急。

  “怎么不早点说,我马上来。”说完,秦泽夜急急挂断了电话,大步地离开了私人休息室,经过刚刚包间时,门被重重打开,慌乱的步伐在看到秦泽夜时停了下来,“阿,阿夜,柳阿姨说心喻突发心脏病了。”柯煜不同于平时语气的轻挑放荡,微微发着颤。

  ◎看{5正版章l;节/C上+酷☆匠(网fG

  秦泽夜皱了皱眉,阿煜对于心喻有着过余的关心了。起初,他以为阿煜对心喻的关心只是兄妹情,到后来,他才明白那是男人对于心爱女人的关心。为此,他们还进行了一场公平的竞争,最后,自然是他赢了。但是,他依旧忘不了阿煜恶狠狠地对自己说,“阿夜,我是输了,但并不意味着你比我爱她,如果哪一天,你弄丢课她,我是不会把她还给你的。”

  秦泽夜不知道,多年以后,阿煜的爱是那样的疯狂。

  柯煜也似乎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带着歉意地说着,“阿夜,我是不会做什么的,我只是,只是担心……”

  “不用了,我相信你,我们走吧。”没等柯煜说完,秦泽夜已经抬脚向前走去,柯煜遂不再说话,急步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