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完温热的姜汤,时间已经是凌晨2点了,代离有了浓浓的睡意,来到了刘妈安排的房间,床上早就放好了柔软的睡衣。刘妈交代了几句,细心地为她关上门。她简单地洗漱了一下,穿上睡衣,渐渐进入了沉睡。

  一夜好眠,代离是被冬日里暖阳的光线弄醒的,缓缓睁开眼来,昨日的雪已经消了大半,落光了叶子的树上有小鸟自由自在地飞来飞去,代离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不,美好就在这眼前。

  咚咚咚,清脆的敲门声传来,代离起了床,小跑着去开了门。门外,刘妈慈祥地说着,“韩小姐,早餐做好了,下来吃吧。”

  代离看了看手表,天啊,竟然睡到9点了,尴尬的吐了吐舌头,抱歉地说道:“刘妈,真是对不起,我马上就下来。”刘妈笑了笑,说着好,转身下楼了。

  她来到桌前看到了满眼丰富的早餐,便看到里面有好多都是她从没吃过的。她吃得极慢,细细品味着。突然,她想到了昨天的少年并没有来吃饭,本来想在走之前当面道谢的,可是,他似乎并不在一楼,难道还在睡觉吗?

  这时,刘妈走了过来,代离就开口问了出来,“哦,你说少爷呀,他去上学了,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你找他有事吗?”刘妈见她已经吃完了,就收拾了起来。

  走了吗?那,应该怎么说谢谢呢?

  她站起身来,帮刘妈收起碗来,刘妈推辞说不用,但拗不过她的坚持。等收拾好了,代离向刘妈说出了离开,刘妈忙拉着她的手,说道:“韩小姐,马上中午了,就在这里吃午饭吧,少爷晚上就能回来了。”

  代离早就觉得很是麻烦别人了,昨晚的收留已经让她觉得感激不已,怎么能这么继续呢?不再迟疑,委婉地拒绝了刘妈的挽留。

  刘妈见她如此,又想到早上少爷似乎没有特别吩咐要留着那位小姐,于是,就不再坚持了。

  与刘妈道了别,她离开了那个华丽的房子,想是自己再不会来这了吧。太阳依旧是暖暖地照着,不由得想着自己应该怎么在这个城市生活下去了。

  顺着路牌走着,人渐渐多了起来,原来是到街道上了。刚刚走过的应该就是电视上所谓的富人居住的地方吧,她默默地想着。

  ☆酷#!匠F●网(正(3版C首?发0

  走了更久,都没有在那些电线杆上看到她所想的――招聘广告。高高的电线杆上全都是光滑的,没有一丝贴过广告的痕迹。难道这个城市都不用工人吗?

  代离是不知道的,这个城市与她生活的地方存在着天壤之别,信息化的普及远不是她生活的沁水镇所能比的,街道是永远整洁干净的,也不像沁水镇上的街道那满是小广告的满目疮痍。

  她,自然也是找不到工作的,至少,想要在小广告上找到工作,那简直是不大可能。

  在街道上不知道晃荡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什么地方,不知不觉,已是下午5点了。代离已经累的走不动了,抬眼看到了前面一家占地面积极大的医院,医院的前面有一个巨大的喷水池,旋转门后的布置让她觉得不像医院,更像是一家豪华酒店。

  天色在冬日里总是黑的那么早,看来,今晚只能歇在医院了,至少,这里,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秦泽夜回来的时候,却没有看到那个瘦弱但漂亮的女孩,他看向刘妈,刘妈似明白他无声的询问一样,忙笑道:“少爷,韩小姐今天早上吃过早饭就离开了,本来想跟您说的,可您的手机一直关机。”

  是了,今天心喻生他气了,一直要他陪着她,手机也是在那个时候被她关了机。

  想起心喻那美丽的小脸,秦泽夜的眸子里的爱怜与温柔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倘若旁人看见了,怕是要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了。

  秦泽夜是温柔的,但也是嗜血的。也只有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才会表现出温柔的一面,旁的人只会是漠然对待。对于代离,他有些特别,许是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他的心有了些柔软。让他想到了那个小时候一直哭哭啼啼地跟着他的女孩,那个因病早逝的妹妹。

  琥珀色的眼睛在此刻里蕴含着巨大的痛苦,秦泽夜的胸膛有着起伏,他用力地捏紧了双手,却因为手心里的疼痛让他回过神来,手上躺着的是一个身份证,上面的照片明媚动人,灿烂的笑容上有着浅浅的梨涡,很美。

  是的,这是代离的身份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