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大的榕树,茂密的生长着,女孩柔顺的头发随着风轻轻地扬起,汗珠沿着姣好的额头滑落,手里的衣服早已因努力的搓揉而变得发白,房间里的争吵愈演愈烈,即便是衣服早已洗净,可女孩不愿进去,她害怕,怕那些恶毒的字眼,就那样在她脑海重复着,死死缠着她。

  “哼,还要多久,我们还要养她多久,我真怀疑那是你和颜如那个贱人的孩子,不然,你怎么对她这么好。”女人尖细的声音仿佛穿透一样,清晰明了。

  “你疯了吗,说什么呢,你小声一点好不好,代离那孩子本来就够可怜了,不要再说了好不好啊!”男子的声音低低地传来。

  院外的女孩缓缓地站了起来,远离了那些争吵。是的,她不属于那个家,甚至她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没妈疼没爸爱。叔叔告诉她,妈妈是个很美很美的女子,究竟有多美,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每当叔叔说起妈妈的时候,眼眸处的惊艳就那样放着难以名状的光。

  妈妈是美丽的,她记住了。在街上看到那些漂亮女子,她总是在想,妈妈也是这样的吗?可爸爸呢?爸爸是怎样的,每当她问起时,叔叔摇摇头,满脸抱歉,女孩失望地握紧了手,就连叔叔也不知道吗?

  樱花的香气,散在风中。一步一步,妈妈的墓就在前面,那里的樱花开得是那样的好,就像妈妈,虽然不在了,却一直存在于心里,想起就会有满满的希望。女孩把在路边摘的野花轻轻地放在墓碑的前面,每次来看妈妈她都会拿着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中妈妈是喜欢花的。

  “妈妈”代离轻轻低喃着,“我是不是应该走了,我不能再麻烦媚英阿姨和诚斌叔叔了,不是的,妈妈,不是因为他们对我不好,他们,他们很照顾我,但是,我长大了,我应该自己去养活自己了,可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能常常来看您了。”代离微微仰仰头,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道,“不过,妈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我会来看你的。妈妈,再见。”

  她朝着来时的路回去,不时地回头望望,仿佛再见亦是很久很久之后了。

  回到家中,似乎一切都归于平静了,可谁又知道呢?代离朝叔叔笑笑,是那样的真诚,是啊,这个男人就这样养了自己14年,不求回报的把自己当做亲生的孩子。算是仁至义尽了。

  诚斌显得有些尴尬,他,有些愧对这个孩子,让她一直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而更重要的是他没脸去面对颜如,颜如是那样的相信他。

  代离是知道他的苦楚与为难的,媚英阿姨和诚斌叔叔都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作,辛苦的维持着生活,他们有一个还在重点大学读书的儿子,也就是慕世。

  哥哥很照顾她,她从小就知道,那时哥哥还没去读大学,会给她细心的讲解习题,带她去放风筝,代离总是喜欢放尽最后的线,欣喜看着它自由地飞走。哥哥就那样看着代离,漂亮的眉微微的纠结着,眼睛里有着莫名的情绪。

  ,更新"#最1《快^上酷;匠网

  慕世走的那天,细雨打湿了路,犹如代离此时的心情,半是明媚半是忧伤,高兴哥哥能够有一个好的前程,伤心哥哥要远她而去了,她痛着,有谁会陪她挨着,她开心,有谁会陪她笑着。可是,她不能这么自私,她应该祝福哥哥。

  随即,她扬起甜甜的笑,“慕世哥哥,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叔叔和阿姨的,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把自己照顾好就好了。”

  慕世看着这个只有14岁的女孩,眉颜已经微微长开,甚至可以推测出长大后的她该是怎样惊艳的美,他稍稍低下了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拍了拍代离的小脑袋。

  “恩,我知道,代离,答应哥哥,好好读书,不要想太多,哥哥会一直都陪在你身边,会等着你的。”代离知道哥哥担心什么,可是,小小的她不知道那个等待会那样的刻骨铭心。

  诚斌叔叔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媚英阿姨眼睛里含着泪,紧紧地握着慕世的手,仿佛所有的话都在那紧握的手中。这个女人其实也有善良的一面,那便是对于慕世,慕世就是她的一切,代离清楚阿姨倾注了全部的精力在哥哥的身上。慕世也回握着,最后终是放开了手,远远地走了。

  代离就那样看着,风混着泥土的气息充斥在空气中,再见,哥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